网站地图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戏剧戏曲>正文

《奇怪的狗-TAOTAO》:舞台上跨界融合的重要成果

2019-04-26 阅读: 来源:文艺报 作者:林蔚然 收藏

  北京文化艺术基金2018年资助项目、跨界融合舞台剧《奇怪的狗-TAOTAO》日前进行了第三轮公演。自去年12月7日首演以来,该剧以其敏锐的视角、犀利的笔触、独特的气质和全面创新的视听语汇,引起广泛关注。其在文本和舞台呈现方面的诸多实验性探索,对当下舞台剧的创作,无论是题材的全方位拓展,还是风格的立体化导向,亦或是中国当代戏剧的跨界式格局,都有很大的总结空间和思悟价值。

  《奇怪的狗-TAOTAO》讲述了一对小夫妻如何在漫长的婚姻生活中,被对方用“爱”驯化为一条狗的荒诞故事。农村出身的高才生陶涛大学毕业时为了能“一步到位”,当机立断地跟相恋四年的女友白洁分手,迎娶了高门第的钱莉莉,“倒插门”入赘钱家,被钱莉莉的父亲钱鹏飞所瞧不起,钱鹏飞所养的狗起名淘淘,陶涛在如此环境之下深受煎熬。婚后衣食无忧的生活让陶涛离“幸福”越来越远,丈人钱鹏飞对他呼来唤去,妻子钱莉莉对他轻蔑任性,甚至狗淘淘对他的尊严也是肆意践踏,这一切让陶涛的心理处在崩溃的边缘,他的自强被他的自卑压迫着,因无力与这个家庭对抗,所以演变成人和狗的战争……

  很难想象,这部作品是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戏文系的研究生余小卫的处女作,起点可谓相当之高。他把人陶涛和狗淘淘的名字设置成谐音相同,显而易见,人狗TAOTAO是一体两面。他们都在被钱鹏飞所支配,在这个家中,钱鹏飞就是国王,舞台上演员的装扮、语气和神态都显示出人物的傲慢和自信,他从手指缝里漏下一点资源就可以让男主人公的事业有所成就,就像狗淘淘从他手中可以吃到东西一样。而钱莉莉也是家中的公主,她没有主见,依靠着父爱所生活。她对于男主人公的境地不抱有同情心,甚至很难体察男主人公所处的境遇。她认为男主人公的所有都是钱家所给的,不再需要再给予他的原生家庭多余的回馈,连去参加陶涛二弟婚礼都不愿意。男主人公陶涛是委曲求全的,但也是有着野心的。他有才华和能力,却被钱鹏飞所蔑视。他想在钱家人面前证明他是行的,不过钱家并不在乎,他处于从属的位置,并且看不到家庭生活的乐趣和希望。

  男主人公陶涛有着自己的事业,在家庭之外也有着一定的社会地位。而在家庭之中,由于“入赘”的原因,被一家之主钱鹏飞所轻视。陶涛家里家外的地位错置,不但使陶涛本身深受折磨,同时由于被自己放大了的自卑和所谓的屈辱,以及由此而引发的诸多生理和心理的反应,也让其与钱莉莉的关系日趋紧张。重重压力,迫使他不得不把这些不满的情绪发泄到了狗淘淘的身上。而狗淘淘由钱鹏飞所养,它对于陶涛也是轻视的,并且喜欢捉弄陶涛。最终,陶涛怒而打了狗淘淘,狗淘淘则离家而走,再也没有回来。狗淘淘的死,是此剧的转折点,其灵魂“转世”是精彩看点,画龙点睛地显现出这部具有当代寓言气质的黑色心理剧的本质特征,狗淘淘的灵魂在“训导”着陶涛的混沌,陶涛终于回归到应有的自省、自悟和自强。

  该剧的荒诞现实主义气质,在当下的舞台剧创作中并不多见,人与偶的无缝对接更是妙趣横生,意味深长。该剧呈现出社会生活中某些画面和现象,这些问题并不是新的,而是从古有之,只是披上了一层时代外衣。戏剧所呈现出的是社会问题,而不是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法。这些社会问题是关于个人和家庭的,是关于亲情和爱情的,是关于心灵自由和父权霸权的。从小而见大,显然编剧和导演是有过对于社会问题的观察,耳闻目睹过的。正是主创人员对于社会和人性的敏锐观察,才有了这部剧所呈现出的种种奇思妙想。

  导演方毅恒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2010级导演系,是“90后”新锐导演个中翘楚。该剧舞台上的表现是出色的,用木偶呈现出狗和主人公所幻想出的东西,是对剧本进行深入挖掘的结果。木偶的参与推动了剧情发展,是活起来的,并不是死气沉沉的。而演员既要饰演剧中人物,又要操纵木偶,这是对演员极大的挑战,更是对于导演在调度和安排上的极大挑战。从舞台呈现看,整个团队出色地完成了,这是跨界融合舞台剧所取得的重要成果。当然,这只是第一步,期待这出戏在今后的持续创作中能够有良性、健康的延续开拓,进而去开发更多的作品。

  目前看来,偶的元素在后半段出现的并不多,虽然这是由于剧情安排而定,仍希望能够看到更多偶的表现手段出现,把特点用足。另外,狗淘淘跑出家门,被车撞死的情节点,有这样的细节:陶涛把淘淘掩埋,沉重的心跳声夹杂着时钟的滴答声,电话铃响,老丈人要听淘淘的叫声,陶涛手足无措,在老丈人在电话的另一端的再三催促之下,无奈的陶涛对着电话学起了狗叫。这一桥段对阐释主题具有极大作用,而在第三轮演出中没有呈现,略可惜。

  总之,《奇怪的狗-TAOTAO》是近年来舞台剧创作的重要收获。它是沉重的,也是励志的;它是焦虑的,也是哲思的。作为一部以话剧为主并融合木偶剧、肢体剧、音乐剧等剧种的非现实主义手段所呈现的一台现实主义作品,该剧倡导年轻人要面对现实、剖解自我,遇事从主观上向内寻因,而不是迁怒于客观人事,用智慧去担当才是应有的人生态度。

 

  (作者:林蔚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北京文艺评论家协会专业委员会名单

  如何提升文艺评论的传播力和影响 《新剧本》

  二刷舞台剧《鹅笼书生》有感:让传统说新话也是创造

  现实题材舞台剧创作十题(于平)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