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技术弥补遗憾——评“2020年全国舞台艺术优秀剧目网络展演”

2020-12-29 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 作者:谢坤宏

  第二届网络文艺评论优选汇经过专家初评、复评、终评和13万+用户网络票选,将推选出30篇优秀文章。如下未在报刊网号公开发表的原创文章拟入围。现发布作者来稿版本,未经编校。

以技术弥补遗憾

——评“2020年全国舞台艺术优秀剧目网络展演”

  2020年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让所有人都陷入了紧张、焦虑的心情,对于剧场人来说,这个冬天更是漫长的望不到尽头,对于观众来说亦是被不同的消息充斥,艺术仿佛离他们越来越远。为了进一步拓宽全国文艺院团传播推广渠道,发挥网络对促进文化艺术资源共享的重要作用,推进“互联网+演艺”平台建设,探索新型文化服务和消费业态的健康发展,文旅部推出的“2020年全国舞台艺术优秀剧目网络展演”带着破冰之势上线了。选自“文华大奖”、“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扶持剧目”、“中国民族歌剧传承发展工程重点扶持剧目”、“时代交响——中国交响音乐作品创作扶持计划重点扶持剧目”、“黄河文化题材优秀剧目”的22台剧目以极高的艺术价值行丰富精神世界之事。本次展演将文旅部官方网站为视频播出主平台,统一发布播出22台剧目全剧视频,所有剧目均为免费观演。从5月15日20时开始,22台剧目将同时在该网站上线;至6月8日24时,22台剧目全部下线。

  作为舞蹈人,看到22台剧目中有3台非常优秀的舞剧作品我感到欣喜。整个网络展演的上线时间是5月15日,与中国舞协的“5.15一起舞”中国舞蹈节活动的时间不谋而合。这种巧合恰也让舞剧作品在其中变得突出而夺目。此次参加网络展演的舞剧作品包括上海歌舞团的《永不消逝的电波》、内蒙古艺术学院的《草原英雄小姐妹》以及国家大剧院的《天路》。从前期宣传和观众反馈来看,微信号“中国艺术头条”关于本次网络展演的推送共有3.9万的阅读量,微信公众号“舞蹈中国”对于三部舞剧作品上线的消息也有8901的阅读量[1],其中最受瞩目的应该是《永不消逝的电波》(以下简称为“电波”),单一家微博自媒体@舞剧bot对于该作品上线的讯息转发量就有9842[2]。

  在公众反应上看,本次网络展演在舞蹈圈和舞蹈观众中形成了非常大的影响范围,取得了良好的宣传效果。在观众反馈中,除了舞剧本身业已形成的“粉丝群体”外,大部分观众在观看了线上展演后也表现出了对于线下剧场演出的期待,表示会在线下巡演重新开启后前往当地剧院观看演出。根据不同受众的分类标准来看,本次展演在回馈戏剧、舞剧现有受众的同时,进一步增强了边缘受众的情感认同,挖掘了剧场演出的潜在受众,在推动剧场演出、打开文化市场上提供了切实的推力和助力。

  《电波》在网络展演中崭露头角一方面是其本身已经具有的票房号召力,另一方面就是其作品呈现也符合网络作品对于“网感”的要求。《电波》第一个突出的特点应该就是商业性和艺术性的平衡,具体表现就是情感上夸张和克制相对比、画面上细节和写意相照应、结构上精简和复杂相融合。

  常看电影的观众应该会熟悉这部舞剧的叙事逻辑,这部以舞蹈为表达媒介的舞剧仿佛做了一个悬疑故事。而以战争为背景的悬疑类型片,本身有着庞大的年轻受众群体,具体在电影上的案例可以参见《风声》。改编红色经典的前提下,克制就变成必要的情感表现手段,否则很容易就变成了口号式的舞蹈套路。为了避免以上的问题,该剧的编导做了大量的工作。

  首先舞蹈语言本身对于观众来说就是一套陌生的语言体系,所以情感上的克制更好掌握,此外编导也没有通过文字补充过多的内容和信息,字幕只是对于角色的信息进行补充,而将叙事全权交还舞台本身,让表达和观众的距离保持在了合理的范围,制造的距离感也给了文本解读更多的空间和可能性。除了纯舞性段落对于动作要求比较严格外,大部分的叙事性舞段其动作幅度减小了很多,对镜头的要求更低了,而在网络展演中只能局限于电脑或手机屏幕的观众也能获得较好的视觉体验。

  在画面上,舞剧也通过舞台屏风和光影技术制作了大量的物理切割空间,通过对于结构、节奏的把握让舞台不止停留在物理空间上而是创造了不同的精神空间,通过舞台美术丰富叙事的结构和空间。这种光影分割的舞台空间,通过镜头特写的方式捕捉下来,强调了氛围的紧张,与特务搜捕、男主隐藏形成了情节上的补充。比如我最喜欢的电梯戏,首先通过光影的下降来反衬电梯的上升,以舞台美术的逻辑思维加强了作品缜密的思维空间,于视觉上创造情景,于情感强化紧张情绪,在这种固定的置景里动态地延伸了纵向维度空间,在有限的屏幕空间里塑造出了影视作品的转场效果,符合现代观众的观看习惯和审美期待。

  最适合屏幕观看的部分是后半部兰芬和李侠双线并行的那部分叙事性舞段。李侠的部分用了类似电影的倒放效果,而兰芬的部分用了类似电影的升格效果,两个空间维度两个时间维度,从屏幕上看是荧屏在视觉上被切割成了两个区域,时间的快慢对比形成了强大的张力,感官上带来的视觉冲击是非常强烈的。除了以上两点,剧目里还有大量的强视觉冲击和听觉冲击的场面,为聚焦的屏幕视角提供了非常强的沉浸感。

  《电波》在戏剧性和舞蹈性中的平衡让剧更完整了,不过内容变多了节奏变快了,重复、对比、渐强...通过编导的结构技巧,在情感上垒起了一座山,于是扑面而来的坍塌给观众的感受一定是震撼的。作品中唯一会被苛责的就是舞蹈性的弱化了,不过有趣的是编导自己也只是把舞蹈当做表达的工具,毕竟舞蹈语言的纯粹性要靠一部舞剧来全权承担对于一部作品来说就太过沉重了。

  因为《永不消逝的电波》在构图和结构上非常具有电影感,而且注重细节上的美感,所以在网络展演进行荧幕表达时不仅不会失色,反而会强调空间上的对比以及演员情绪上细微的表达。可以看到从电波到电影再到网络戏剧,虽然呈现的方式、使用的媒介不断在变化、更新,但传递的情感和价值却通过互联网而熠熠生辉着。

  除了上述提到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本次线上展演的剧目如京剧《红军故事》、儿童剧《火光中的繁星》、歌剧《沂蒙山》、秦腔《王贵与李香香》、豫剧《重渡沟》、滑稽戏《陈奂生的吃饭问题》、民族交响合唱《畅想京津冀》等[3],为广大群众提供了不同剧种方便快捷的艺术体验。

  在文旅部官网上一个特殊的办件很吸引我的注意,这个编号为“gzly20200515273”的群众在官网上写下来这样的话:“这次文化和旅游部组织的舞台艺术优秀剧目网络展演,让我们很方便地看到好多好戏。像我这样的老年人,非常爱看戏,但当地无戏或少戏可看,智能手机看戏搞不来,即使看到也因屏幕太小难以看,而现在中央电视台的戏曲频道,几乎无新戏可看,是“老戏老看,老看老戏”,所以你们在部的官网展演优秀剧目,实在太好了。希望由此开头,继续搞、多搞些!谢谢!”[4]这位老人通过自己的嘴代表了一批普通观众对于精品艺术的期待,以及对于网络等技术手段消除资源获取的障碍也表示出了他们的需求,能够看出这样一个大规模的网络展演为更多的观众提供艺术欣赏的机会,同时确定的上、下线时间,也为创作者提供了相应的尊重。

  当然,如果说网络展演中唯一的缺点是什么,在本雅明“光韵”的阐释中,官摄作品仿佛“由于它制作了许许多多的复制品,因而它就用众多的复制物取代了独一无二的存在”,但在现实操作中我们才明白本雅明接下来的半句话,“由于它使复制品能为接受者在其自身的环境中去加以欣赏,因而它就赋予了所复制的对象以现实的活力。”[5]

  网络展演的意义在于打破原子化的个体,形成更美好的群体记忆。知名剧作家史航在采访中提到“技术的意义是弥补遗憾,填平差异”。在逐渐疏远的人际关系中,通过无数光缆连接起了每一个对于真、善、美有追求的观众,这是技术的慈悲,亦是艺术的伟大。

 

  [1] 微信公众号:舞蹈中国https://mp.weixin.qq.com/s/3_4EsvNqCwObCqOSAZrzYg

  [2] 微博自媒体:@舞剧bot,https://m.weibo.cn/5982534124/4504848337206824

  [3] 文旅部官网https://www.mct.gov.cn/whzx/whyw/202005/t20200514_853353.htm

  [4] 文旅部官网https://www.mct.gov.cn/jact/front/mailpubdetail.do?transactId=137119&sysid=3

  [5] 瓦尔特·本雅明, 本雅明, Benjarnin, et al. 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M]. 中国城市出版社, 2002:10

 

  延伸阅读:

  专题·第二届网络文艺评论优选汇

  在场与在线(徐粤春)

  抓住“百年300部”机遇 创排高质量舞台精品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