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京剧“新现场”——《瑜你台上见》对于京剧传播的示范价值

2020-12-28 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 作者:李阳

  第二届网络文艺评论优选汇经过专家初评、复评、终评和13万+用户网络票选,将推选出30篇优秀文章。如下未在报刊网号公开发表的原创文章拟入围。现发布作者来稿版本,未经编校。

后疫情时代的京剧“新现场”

——《瑜你台上见》对于京剧传播的示范价值

  作为当今京剧界最具票房号召力和影响力的演员,王佩瑜开启了京剧的时尚传播之旅,从“弹幕+直播”的京剧清音会到微信公众号“瑜音社”的京剧小灶,从喜马拉雅音频节目《京剧其实很好玩》到抖音“京剧笑”短视频,依托新媒体传播介质,王佩瑜所推广的国粹京剧逐渐走入“网生代”的视野。疫情期间,中国首档京剧脱口秀《瑜你台上见》应运而生,以“脱口秀+互联网”的形式在爱奇艺网络平台播出。王佩瑜为我们精心打造了一场极具个性化和辨识度的网络综艺,营造了疫情时代别样的“京剧现场”,从传播形式、传播策略到传播途径,均为京剧的当下传播提供了行之有效的探索与尝试。

  用碎片化锤炼中国故事

  脱口秀是极简的艺术形式,王佩瑜仅靠一人一桌一椅便撑起全场,而且主题是与时尚相距甚远的“京剧”。因此“讲什么?怎么讲?”即为这档脱口秀的核心和关键。节目效果极大程度的依托主角的个人魅力,语言输出的内容,表达方式及语境。从叙述逻辑来看,《瑜你台上见》的叙述呈现出“脱口秀式”的跳跃和转换,无论内容编排或是后期包装,无论标题党的吸睛抑或节目预告及花絮,处处都有“逗哏”和“捧哏”,都有出其不意的惊喜和调侃嵌入其中。从叙述语言来看,王佩瑜在“潮趣”语言的把握上下足了功夫,“躺赢”、“素人”、“精致穷”、“打脸现场”、“打怪升级”“饭圈文化”等瑜式金句频出,迅速拉进了与“网生代”的心里距离。《瑜你台上见》的内容及情境均体现出“碎片化”的特质,如“2020-03-29”期“戏服”大起底,先从热播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中名伶商细蕊的矫情谈起,他对所置行头中“一根丝线”的挑剔,引发了王佩瑜“买家差评”的揶揄和感叹。进而谈到梅兰芳的私人行头、梅兰芳对“行头”的品质化追求,并现身说法,结合自己早年演出戴公用髯口的切身体会,让大家认识到“戏服”的形式美及艺术化内涵。细察其素材组织,虽有核心思想的导向,但叙述方式并没有明显逻辑性,每个小故事均可独立成篇,反而以碎片化、故事性、娱乐化吸引观众的目光。《瑜你台上见》的碎片化和潮趣风格还贯穿在后期制作中。后期剪辑采用了各种拼接和重复,颇有鬼畜意味。其中配乐、动漫设置、卡通贴纸、字幕特效,无不贴合现代网络流行的包装方式,与观众产生互动与共情。如卡通吉祥物“多多”,不时插科打混,让观众忍俊不禁,既丰富了镜头,又活跃了气氛。再如王佩瑜谈及:“哪个唱京剧的说不吃,减肥,绝对不是好角儿!”,字幕即刻出现了“吃货认证”加以渲染。在谈及自己年少出走京剧院的尴尬经历时,后期将它的动作重复剪辑,并配乐《闯码头》;在谈及“忘词事故”的空白与绝望时,剪辑师便通过较快的速度切换不同的景别,且转场以闪黑的方式呈现,辅以一段频率变快的心电图声作为背景音效。以上种种,不胜枚举……无不生动自然、潮趣十足。《瑜你台上见》的“碎片化”及“娱乐化”,不仅是为了突出作为脱口秀节目的特征,亦是对当前新媒体环境中叙述方式特征的把握,是顺应互联网综艺发展趋势的一种体现。

  借新媒体助力京剧传播

  用新媒体视角与京剧艺术进行沟通和对话,是当下激活传统文化的最佳突破口。近年来,王佩瑜用微博、微信、抖音、网络综艺等各种新媒体形式、寻求一切机会为京剧发声。《瑜你台上见》此次选择的直播平台为爱奇艺,作为集大数据技术与娱乐艺术为一体的高端视频网站,爱奇艺拥有数亿活跃用户,且用户多为“爱自由、爱韩流、爱青春”的年轻人。爱奇艺在内容上坚持引进正版高品质视频,并通过自制剧,自制综艺等方式,形成自己的内容特色。此次《瑜你台上见》便提供了“独播模式+付费模式”,极大满足了用户的个性化要求,更体现了针对平台受众群体培养潜在年轻观众的良苦用心。作为制作方的唯众传媒,则被业界称为中国人文节目第一品牌。他们致力于追求原创,以提供优质视频内容为核心竞争力。从《开讲啦》到《我是先生》,唯众在节目制作中一直秉承正能量和正向价值观。《瑜你台上见》作为唯众传媒的一次全新尝试,得到了观众与市场的热烈反馈。此外,为了实现多圈层覆盖,爱奇艺推出了“剧综联动”的营销模式。《瑜你台上见》作为一档京剧主打的脱口秀,受到话题限制,导致受众面较小,为了扩大曝光度以及影响力,爱奇艺充分打通了平台生态资源,实现了热播剧《鬓边不是海棠红》与脱口秀《瑜你台上见》的绑定式营销。《鬓边》讲述了民国时期一代名伶商细蕊的传奇故事,剧中涉及京、昆多个剧出、旦角多种流派。《瑜你台上见》的每期节目,王佩瑜都会对《鬓边》剧中所涉京剧人物、故事、流派进行援引、阐发、整合。影视明星和梨园名角互相融合,他们各自的粉丝群也发生着交互式的集结,实现了内容与价值层面的双赢。

  以个性化拓展网综新形式

  不同于《奇葩说》、《吐槽大会》中“自黑式”、“吐槽式”爆款片段传播,也不同于《青春京剧社》、《叮咯咙咚呛》等自娱性明显、网感十足的京剧客串互动体验,《瑜你台上见》打造了京剧的“主场”。从梨园行规到师徒传承、从资深票友到“粉戏”始末,王佩瑜从自身经验出发,无论自爆修容大法,吐槽下腰如“酷刑”,还是谈及梅余交好,四大名旦“C位之争”……王佩瑜细数家珍,梨园掌故信手拈来,所涉京剧历史、剧目、行当、流派、程式、动作、服饰、化妆,集京剧的广度、深度、美感于一体,是对京剧全景式、立体式的重新发掘。2017年上海国际艺术节戏曲论坛,王珮瑜曾提及她对“京剧传播的三个困惑”,其一就是“如何让自己保持一个京剧演员的基本属性,同时又能够非常好的利用今天这个娱乐平台,为自己、为京剧艺术、为戏曲艺术继续发声。”近年来,王佩瑜虽一直致力、深耕于京剧传播。但受节目形态的限制,所展现的空间始终有限,受制于娱乐平台的种种,王佩瑜一直在思考如何最大化的使用娱乐平台传播京剧,如何整合优化京剧的专业性、故事性、娱乐性,打造面向时代与受众的传播路径。碎片化并不意味着内容的空泛、娱乐化也并非流于肤浅。《瑜你台上见》“2020-04-10”期的“车祸现场”,我们看到的是“戏比天高”的价值追求,看到的是对舞台“心怀三分生”的职业素养,看到的是“即兴发挥、即刻适应、及时克服”的人生经验。“戏园者,实普天下人之大学堂也;优伶者,实普天下人之大教师也。”《瑜你台上见》始于京剧,却不囿于京剧,它却做到了寓庄于谐、雅俗共赏。以时下最时尚的方式激活了年轻人对传统京剧文化的认知和自信。可以说,王佩瑜集艺术家的才华与传播者的敏锐于一身,将京剧引向“高定版”的个性化传播。它具有高度的个人化风格,不可复制也不可替代,其“京剧+脱口秀”的形式亦丰富了网络综艺的内涵表达。

  后疫情时代打破了戏曲的“场域”,后疫情的“社交距离”已成常态化,虽然剧场已局部恢复,但30%、50%的上座率对于生产者而言是入不敷出的,戏曲的观演关系正在发生巨大的变化。为此,我们如何欣赏京剧?我们该怎样适应逐渐式微的剧场?我们该如何进行戏曲的传承与传播?戏曲云剧场等“云展播”、“云演出”已成为常态。然而戏曲的“在场”一旦被消解,其观赏性、艺术性势必大打折扣。如果说,英国国家剧院现场(NT Live)以“舞台+电影”的特殊效果,延展了舞台艺术“新现场”的多样性。《瑜你台上见》则实现了京剧和综艺的破壁融合,以“综艺+舞台”的即时性与互动性,打造了京剧的“新现场”。《瑜你台上见》以立足于新媒体的传播视角,立足于京剧本体艺术的守正创新,为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展带来更多的可能。

 

  延伸阅读:

  专题·第二届网络文艺评论优选汇

  京剧:创意72变

  戏曲艺术与年轻观众

  破解新时代戏曲“生态密码”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