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真·妙笔千山》:国风游戏的审美理想

2020-12-28 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 作者:姜磊

  第二届网络文艺评论优选汇经过专家初评、复评、终评和13万+用户网络票选,将推选出30篇优秀文章。如下未在报刊网号公开发表的原创文章拟入围。现发布作者来稿版本,未经编校。

《绘真·妙笔千山》:国风游戏的审美理想

  郭熙在他的画论著作《林泉高致》中曾言,“世之笃论,谓山水有可行者,有可望者,有可游者,有可居者。画凡至此,皆入妙品。”[1]由网易游戏和故宫博物院联合开发的国风游戏《绘真·妙笔千山》(以下简称《绘真》)能占“望”“行”“游”三者,可谓现代电子游戏之佳作。

《绘真·妙笔千山》场景

  一、可望

  游戏作为一种互动式、体验式和商业性的综合媒介,对视觉效果的表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绘真》中的游戏角色做扁平化处理,这与现在市场上大多数游戏追求更立体、更逼真的角色形象大相径庭。主创团队在制作人物形象时,充分研究了中国传统绘画的人物画法,将“平涂”“晕染”“轻勾线”等中国画技法运用其中。人物的衣物极少使用高饱和度的颜色,多是采用过渡色或渐变色;衣物褶皱部分不用重线条描边,采用结构化和轻勾线的方式处理衣纹的转折;人物面部亦不突出透视关系,而是采用平涂上色,以此来弱化人物于画面中的突兀感,去除繁琐夸张的设计效果。《绘真》在对整体场景的布置与构建中,力图还原传统青绿山水的画面质感。游戏开场玩家便跟随着一只仙鹤的视角畅游在一方古色古香的动态山水画之中,波光粼粼的溪水、若隐若现的远山、泛舟执桨的渔父、一派浓郁的中式风情。现在很多游戏为了增强操控性,往往将衬托人物的环境和背景做成灰暗色调,但《绘真·妙笔千山》却反其道而行之,玩家目光所及之处皆是考究的设色、优美的线条和精心布置的画面元素。

  所谓“可观”,不仅仅只是赏心悦目的画面效果和新奇的画面体验,更指其中一份能让人神游和回味的眷恋——意境。“什么是意境?意境是中华民族古典艺术的审美理想。中华民族对艺术审美的独特见解成熟于此,凝结于此。”[2]很多所谓的国风游戏往往通过技术手段绘制一张国风的“外壳”,但国风在骨不在皮。真正的国风游戏是要将“中国风”背后所积淀的审美理念淬炼于游戏的“形”之中。《绘真》采用了诸多的视觉手段去尽可能地还原传统山水画中的意境表达。例如,游戏主创团队对部分场景中“水”的处理,就颇有传统山水画的神韵,借用了“留白法”,通过舟船、荷叶、野凫、游鱼的存在来衬托水的质感。正所谓,“山以水为血脉……故山得水而活”,如此巧妙的处理方式确实使得整体的画面有了“鲜活”之趣味。诸如游戏中“水”的观感,它是视觉的,又是超越视觉的。这种“超脱”的趣味,实为游戏主创团队对“意境”深度理解的结果。

《绘真·妙笔千山》截图

  二、可行

  《绘真》的创作内容灵感均来自于中国古代图书典籍及神话传说,在游戏叙事上具有浓郁的“国风”味道。玩家深入其中,恰似漫行于一条由地道的“中国故事”和“中国物象”铺砌而成的虚拟文化长廊。

  《绘真》游戏内容分为六个章节。序章《秒山》像是一条匝道或是一副药引,通过三个主线人物,让玩家更快地熟悉游戏中的世界观、调性和玩法。第一章《比翼》化用了《山海经》中“比翼鸟”的传说,《山海经·西山经》云:“有鸟焉,其状如凫而一翼一目,相得乃飞”[3]。游戏主创充分考虑了文本描述和游戏3D空间的特点,设计了一个令人惊艳的“翻转湖面”,既增强了游戏的趣味性,又将“比翼”传说所寓意的夫妻恩爱通过技术手段传达给了玩家。第二章《沧海》化用了上古神话“精卫填海”和《博物志》中记载的古典传说“鲛人泣珠”的故事,并将二者糅合于一体。第三章《两仪》向玩家讲述了一段恰似伯牙子期的知己友谊,并将易学中崇尚的“阴阳平衡”之道溶于其中。“两仪”出自《易传·系辞上》,“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4]第四章《太真》参考了杨贵妃的历史故事,“太真”是杨贵妃的号,在该章节玩家需要收集以前四章命名的四幅画作排列于长生殿中,方可见到太真其人。终章《希孟》如游戏最后的一个彩蛋,用以致敬《千里江山图》的作者王希孟。

  《绘真》除了在叙事内容的设置上让玩家有“行于国风”的体验感外,游戏中还存在诸多的“中国物象”也不失国风底蕴。《绘真》中需要收集的物品有“琅玕”“缪琳”“辰砂”“砗磲”“红绫”“阴阳鱼”“琵琶”“卯盘”“蹴鞠”“《山海经》”“杭伞”等,每一件物品背后都积淀着中国文化的智慧。更难能可贵的事,这些中国物象并不是生硬地堆砌与叠加,而是附着于游戏剧情与叙事演进的需要。如“红绫”,中国古时,新婚夫妇大婚之日,常以红绫系住夫妇二人。因此“红绫”后来也成为夫妻之间爱情的象征物。游戏《比翼》一章所隐含的正是一对深情夫妇矢志不渝、生死不离的爱情故事。

《绘真·妙笔千山》角色

  三、可游

  现代电子游戏的驱动机制多为满足玩家感官愉悦的快感需求。游戏为玩家提供超现实的体验:冒险、破坏、杀戮、创造、扮演、部署等,为玩家构建一个非现实但类现实的异度空间。玩家在异度空间内寻求自我解放,通过游戏设计的奖惩机制和成就系统,获得一种短暂的即时反馈,并进入忘我与自我实现的“心流”[5]模式。从这种意义而言,《绘真·妙笔千山》的游戏体验感极差,毋宁说它甚至是“反游戏”的:在游戏叙事中,充斥着大量诗意化的人物对白和漫长的“观景式”的角色移动路线;在视觉层面上,永远也跳不过二周目时片头近一分钟的动画引入等,这些都与当下语境中追求“即时反馈”的“游戏感”背道而驰。约翰·胡伊青加在其学术著作《人:游戏者》开篇就提到,“游戏也远不止是一种单纯的生理现象和心理反应。它超出了肉体活动或纯粹生物活动的范围。它是一种有意义的功能”[6]。胡伊青加认为,就算是动物水平的最简单形式中的游戏也存在着“意义赋予行为”的品质。而《绘真·妙笔千山》正是将这种广泛而具有不确定性的品质限定于具体而确定的审美之中,才使得它在与其他游戏的比较中显得另类和格格不入。但从另一个维度来看,正是这种牺牲“游戏感”的取舍才使得《绘真》具有了黑格尔口中艺术品才具有的能“显现出一种内在的生气、情感、灵魂、风骨和精神”[7]的意蕴。

  《绘真·妙笔千山》在游戏的玩法设计上也进行了大胆的创新——基于“国风”的技术表达。游戏主创团队在游戏主线故事之外,设置了一处“制印台”,玩家可以利用在章节中解锁的图案,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设计一枚独一无二的印章;截图作为现在玩家保存瞬息时刻的常用手段,也被赋予了“国风”内涵。《绘真》中有自带的截图功能,截取的图片可以利用不同的画框和底纹,被装裱成一幅幅具有山水画气质的分享佳品;主创团队在游戏中嵌入了《千里江山图》的电子还原品,设色、线条、景致与画面质感均在现代技术的加持下进行了处理,让观者仿佛穿越千年又见到了那辉煌博大的千里江山盛景。游戏还内置了VR(增强现实)模块,玩家可以利用VR技术,将一块块山石、一株株草木、一座座古建筑用不同的搭配方式放置于现实之中。以上种种身临其境的沉浸式体验方式能极大的激发玩家的代入感和参与度。

《绘真·妙笔千山》VR模块和《千里江山图》电子还原品入口

  结语

  根据中国音数协游戏工委发布的《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游戏产业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游戏市场实际销售收入为685.22亿元。游戏除了成为拉动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外,作为一种新兴的审美样态和网络媒介,其也承担着引导青少年的审美价值取向和支撑国家文化发展战略的时代责任。《绘真》在视觉设计、叙事设置和游戏体验等方面均立足于传统艺术,通过一幅“活态”的青绿山水图卷,向玩家展示现代技术与传统文化有机融合的奇妙“景致”。同时,《绘真·妙笔千山》也为探索游戏走出社会文化“精神洼地”提供了一个好的路径和参照——曾经被大众视为“精神鸦片”的电子游戏,也可以成为传播和弘扬传统文化的时代载体。

  (文中图片均来自《绘真·妙笔千山》官方微信公众号或笔者本人设备截图)

 

  [1]郭思编,杨伯编著.林泉高致[M].北京:中华书局,2010:19.

  [2] 薛富兴.意境:中国古典美术的审美理想[J].文艺研究,1998(1):3-5.

  [3] [清]郝懿行撰,沈海波校点.山海经笺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19:40.

  [4] 转引白发红.转道成儒,由《易》而《范》——蔡元定、蔡沈易学思想研究[D].济南:山东大学,2018.

  [5] “心流”(Flow)是美国心理学家Mihaly Csikszentmihalyi提出的心理学概念,指人在专注于某种行为时的心理状态,常表现为痴迷、全身心投入、忘我等高峰体验。

  [6] [荷]约翰·胡伊青加.人:游戏者[M].成穷译.贵阳:贵州人民出版社,2019:1.

  [7] [德]黑格尔.美学:第一卷[M].朱光潜译.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17:30

 

  延伸阅读:

  专题·第二届网络文艺评论优选汇

  通过数字游戏传播传统文化

  利用“游戏”窗口挖掘文化瑰宝

返回
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