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关注 · 读者的透视镜:聚焦文艺评论热点现象,剖析焦点背后的思想观点
站内
  • 站内
  • 全网
展览场的效应和评论
发布时间: 2016-09-24 来源:中国艺术报

      (注:此文始发于2016年1月4日,因专题建设需要,重新发布于9月24日)

      书法展览是一个特定的场、审美的场。在这个场中展示的作品和过去的书法是不一样的,所以评论要从这个场出发。现在书法展览是没有门槛的,但有些看似约定俗成的规定:作品要大,字数要多,装饰性要强等等。写大字,会被人赞赏;字写得小,没人理睬。要把写大字和优秀区分开来。有人说,确实王羲之的书法拿到现在,也得不了奖。这话有道理,确实王羲之的作品不符合现在的审美场域的要求。评论者不能像评价古代书法一样去评价展厅书法。所以,对展厅书法的评论,需要拓展到对审美活动、审美心态等多方面思考。如何评价展厅书法,阐释和界定展览的意义呢?我觉得目前展览的意义没有被充分认识,对展览的不足也没有更深入的研究。书法展览是在既定的文化背景下产生的,展览中工艺美术等各种手段的介入,都是需要研究的。评论不是书法创作的附属品,而是一种对话,是展览美感延伸的创造。评论的创造性产生于评论者的主观能动性、评论的手法、评价的结果,都是评论者面对作品的思想、才华、情调的显示。所以,真正评论必须与书法现象发生关系,要有明晰的审美判断。评论者应该有隐秘的想法,不要去窥探别人的想法。评论要为展览的场寻找一个恰当的坐标,不高估也不贬低,否则就会无所适从、不公允,也就难有可信度。评论家需要警觉,不要脱离展览,或者因为知识储备不足而不能达到评论的有效作用。

  朱以撒(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责任编辑:品玉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