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评现场 · 受众的广角镜:了解文艺评论生态环境,传递精神场域的审美意涵
站内
  • 站内
  • 全网
当代书法艺术审美自觉的美学精神
发布时间: 2015-10-07 来源:中国艺术报

  

言恭达(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书协副主席)

 

  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命脉,是涵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重要源泉,也是我们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的坚实根基。 ”弘扬中华美学精神,就是在这样一个“世界文化激荡”的时代背景下出的一道新命题,也是实现中华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的一项新任务。我国传统哲学孕育着中华美学内蕴的丰富与深化。中国书画艺术的写意精神我们可从以下四方面略窥其“美学原理”——

  极饰反素,归于平淡。“平淡天真”是中国书画艺术的基本性格。“白贲占于贲之上爻,乃知品居极上之文,只是本色。 ” (刘熙载《艺概》 ) “白贲”之美,即绚烂之极,复归平淡。有色达到无色,有墨达到无墨。自然朴素的白贲之美才是艺术的最高境界。在文与质的关系上,要质本身发光才是真正的美。

  唯道集虚,计白当黑。庄子的“虚”“静”“明” ,老子的“致虚极、守静笃”始终是中国书画“写意”精神的内核。“虚室生白”“无字处皆其意” ,虚比实更真实,没有虚空的存在,便没有生命。“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谓神”此为从实到虚,一直到神妙不可知之的虚空佳境。老子的“有无相生” ,达到“虚而不屈,动而愈出” 、“于空寂处见流行,于流行处见空寂”之境界。

  澄怀观道,穷理尽性。书法艺术的意境不是一个单一浮面的文字再现,而是一种深层的意态创建。“始境,情胜也;又境,气胜也;终境,格胜也。 ”终境,则是作者气格升华的表现。“超以象外,得其环中” ,书画家从传神到妙悟,通过高度的韵律、节奏、秩序,理性地显示着深层的生命、力和激情。

  唯观神采,不见字形。“形”是书法字体基本形式结构,“相”即书艺的意象。“无形之相”为高格隽永之意。“风神骨气者居上,妍美功用者居下” ,在高度技法的基础上,做到“唯观神采、不见字形” ,就是“神采为上,形质次之”的深层体悟。归真返朴,达融法度于无形,传性情于毫端的自由王国。此外,要“无意于书” ,才能“情意磅礴” ,用笔自由驰骋,心笔交运,笔随意到,意不在书而得于书。

  中华美学精神,一是蕴含在中华哲学精神之中,二是体现为一个运动着的历史过程。它既不能仅从古典美学自身出发,也不能从舶来的现代美学观念出发。它不是单一的追求技巧与形式美的递变,更多的是从审美理想、道德、高度与文化价值方面去提升。其精神内核是崇尚真善美的高度融合,是美学的高度“人民性”问题。这种根植于源远流长的中华民族“自强不息” “厚德载物” “以民为本”的思想,是中华民族审美集体意识的精髓与灵魂。这种信仰之美“能够启迪思想,温润心灵,陶冶人生” ,“让人民的灵魂经受洗礼” 。

  当下传承和弘扬中华美学精神,必须实现“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使之与现实文化相融相通,共同服务于文化人的时代任务。 ”中国当代书法呼唤回归传统,不是片面复制传统,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的美学精神高度在于“融古为我” ,其艺术经典性必然是时代的文化创造。

责任编辑:艺评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