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 文艺评论家网上家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官方网站
站内
  • 站内
  • 全网
会员风采
评曹志辉《清欢》:反思与守望的交融
发布时间: 2016-09-20 16:02:49 来源:长沙晚报 作者:

\

  《清欢》(敦煌文艺出版社2016年1月版)是我省70后女作家曹志辉的第一部短篇小说集,有表现乡村社会的矛盾现状的,有专注于昆曲和女书等传统文化的命运的,有抒发作者对爱情、婚姻的思考的。作家往往以瑶村普通人物的命运为线索,来呈现他们在不同地域的生存面貌,温情地讲述和深刻地洞察之中,饱含着对乡村社会的关切与思考。

  首先,作家精准地描写了乡村社会的矛盾现状。一方面,乡村社会呈现出普遍的凋敝情状:大量年轻人进城,留下的老弱生活处于贫困状态;人们的道德及价值观念也出现了严重滑坡。《冬青》中的二舅舅在冬青母亲去世时的极端吝啬表明,金钱已让亲情变得淡漠,冬青的表姐小红更是见利忘义,落井下石;《人淡如菊》中的菊对光头的恶意欺诈;《贱狗》中的贱狗遭遇了“古董陷阱”等等。另一方面,尽管遭受了如此侵扰,乡村社会仍然不乏人性、人情的暖色。《女书香》中的卖家亲尝所卖货物,打破了半夏对炸豆腐使用地沟油的疑虑;《冬青》中的冬青因大伟的帮助,得以在广州立足;《人淡如菊》中的光头陷入骗局而背负着巨额债务,妻子仍不离不弃。对这种矛盾状况的双重揭示,显示出创作主体良知、责任感和希望、怜悯之心兼具的精神姿态。

  其次,作家深情地表达了对于传统文化命运的惋惜与希冀。首篇《清欢》为昆曲的没落弹奏了一曲温情的挽歌,经济改革并未改善昆剧团所处的困境,清欢在最后用“内心坚守”来告慰传统文化的衰颓,却并不能挽回昆曲渐行渐远的宿命。终篇《女书香》则为女书这一传统文化形态的命运做了不同的处理,通过充分展示女书中深厚的内蕴与灵动的形式,既实现了对传统文化魅力的体认,还表达了对其传承下去并走向世界的美好憧憬。于此可见,作家既具有对社会现代化进程中传统文化命运的深沉思考,更满怀着期待传统文化自我救赎的美好愿望。

  再次,作家深入地探索了青年一代的爱情、婚姻状态及其中所蕴含的哲理。面对丈夫的欺骗与背叛,季若愚在经历了痛苦挣扎之后终于释然(《玉扣》);面对步入歧途的心上人,小艾放弃了浪漫的爱情,宁愿在平实的爱情中长醉(《茶亦醉人》);因阿宇父母的强烈反对,诗慧最终与阿宇形同陌路,两人经过时间的沉淀后也终于明白:遗憾本身也是一道美丽的风景(《初恋的爱情符号》)。在作品人物释怀与淡然的背后我们不难看出,社会现代性进程中人性的嬗变与传统守旧思想的存在,无情地考验着一代青年的爱情与婚姻。通过这种种描写,作家不仅反思了爱情婚姻领域中传统与现代的碰撞、纠缠,更为我们提供了一种努力持守内心平静的人生态度。

  小说集文笔清丽婉约,注意意境的营造,文本审美境界中现实审视与诗意酝酿相交融,犹如勾勒一幅幅水墨画一般,尽显瑶村原生态的自然和谐之美。

(文/王凤娇)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汇总

责任编辑:品玉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