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家园 ·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工作最新速递
站内
  • 站内
  • 全网
评论家园
胡一峰评《鸡毛飞上天》:书写改革年代的“创业史”
发布时间: 2017-04-05 14:34:38 来源:i看影视 作者:

  编者按:

  由浙江省委宣传部、省新闻出版广电局主抓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3月3日—4月1日在浙江卫视和江苏卫视播出,不但收视率一路走高,其清新大气的现实主义风格也在 “IP” “玄幻”“小鲜肉”等概念、风潮盛行的电视剧市场中独树一帜,豆瓣评分高达8.6分,成为三月电视剧市场一匹最大的黑马。今天特别刊发两篇《鸡毛飞上天》的剧评,在分享专家观点的同时,也借此呼吁市场出现更多优秀的现实主义力作。

\

  《鸡毛飞上天》:

  书写改革年代的“创业史”

  刚刚播完的电视剧《鸡毛飞上天》,让不少网友大呼过瘾,被誉为“良心剧”。确实,不论思想内涵、故事情节,还是角色塑造、演员演技,这部剧值得评点的地方不少,但我以为,若举其大者,还应是这部剧试图探讨并引导人们去思考一个重要的话题。这就是:改革年代的中国人如何书写创业史。

  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以其快速发展创造了一个人类经济史上的奇迹,这一点,即便敌视中国者,也不得不承认。不过,仅仅经济的增长,并不足以塑造一个国家的荣耀,就像仅仅叙述为这种增长立下汗马功劳的创业者的艰辛与成功,至多也不过是讲了一个关于财富的故事。而只有那些有道德感的故事才能凝练出一股精神,和故事一起流传下去,让后人怀念,供后人借鉴,并激励后人满怀信心地继续前进。同样,也只有发掘出增长中的价值内涵,才能成就一部真正改革年代的“创业史”。

  这一点,《鸡毛飞上天》基本做到了。全剧以陈金水在还没有完全解禁的年代,偷偷带着村民鸡毛换糖挣钱开篇,一上来就把小商品交换在民间如原上之草,烧之不绝的事实摆在人们面前,接下来,邱英杰和陈江河在火车上偶遇并作了一番对全剧的思想内涵具有提纲挈领意义的对谈,借此在理论层面揭示出,当代中国民营经济是在百姓求生存的欲望下诞生的,它产生于“文革”结束后全面拨乱反正的年代,本身也是对此前过度压抑“私心”的思想观念和政策制度的一种拨乱反正,它的精神源头是对人性的解放,而这,无疑是具有强烈的价值内涵的。正是思想解放带来的原动力,最终让鸡毛飞上了天。

  这种价值发掘的努力,也贯穿全剧以及一些细节设计中。比如,在玉珠集团发展为现代企业的过程中,陈江河与骆玉珠面对种种困难,沉着应对,一一化解,不但演出一幕幕戳中人泪点的情感故事,还浓缩但全景式地描绘了现代企业及其制度在中国的形成过程。故事曲折好看,表演也真诚走心,然而更耐人思考的是,在解决这些矛盾的过程中,真正发挥作用的不是所谓商人的心机或手腕,而是正义、良心的道德恪守。陈江河为了支持政府打击假货,不惜牺牲自己的利益;他不顾自己也陷入三角债的囧境,卖掉货车还债;他还以德报怨,感化了曾经伤害过他的制假者大狗及其团伙,让他们进入自己的企业工作,发挥一技之长并成为受人尊敬的技术工人。这些细节,未必发生于现实中某一个企业,但杂取种种,合为一个之后,洋溢着中国生意人独有的精神气质。这就把中国文化中的优秀因子与一个现代经济故事融合了起来,并使之互相映证,展现出中华民族先义后利的价值观,以及对信义、互助的坚守。有人把这部剧定位在“浙商精神”或“义乌故事”,这当然没有错,但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中国式的企业精神。

\

  马克斯·韦伯曾提出,要重视西方经济发展中的精神力量,受其支配下的人们,自觉地辛勤工作、理性地追求财富,并在其中获得个人的价值实现。他还认为,这是西方文明独有的。如果借用一下这个提法,陈江河身上洋溢的,其实是一种“中国式的企业精神”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人物形象,是中国文化精神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人格化。这样的形象,不论讲好中国故事,还是我国电视艺术的形象谱系的自我完善,无疑都是需要的。

  当然,或许是我个人的观剧偏好所致,《鸡毛飞上天》大约后三分之一,特别是玉珠集团扩张海外市场以及转型发展的剧情,似乎偏离了它最初引人入胜的主旨,不但枝蔓过杂而且走向了不恰当的传奇化。但不管怎么样,《鸡毛飞上天》即便还没有以艺术的手法完满地回答问题,至少提出了问题,中国式的企业组织乃至经济结构,应具有何种独特的价值内涵,才符合民族文化自我更新的方向,才能把创业故事更加精彩地讲下去,并把这个古老的民族带往一个更光明的前途。在中国经济迫切需要转型升级的今天,这一点尤有现实意义。

\

  (文/胡一峰 《中国文艺评论》杂志副主编、编辑部主任)

 

       延伸阅读:

       《鸡毛飞上天》:追求故事人物“精神颜值”

责任编辑:品玉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