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微谈 · 传递网友声音,你评我谈互动
站内
  • 站内
  • 全网
网上微谈
电影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了吗
发布时间: 2017-03-17 13:30:56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

\

好莱坞制片人汤姆·雅克布森接受澎湃新闻专访。

  “具体的电影制作中导演是最重要的,但在好莱坞整套的电影制作体系才是幕后最大的老板。”

  上海科技大学与美国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联合办学的影视制片人班上周末迎来了2017年度的开班第一课。作为第一讲授课老师的是曾制作《小鬼当家》系列、《虎胆龙威》系列、《反斗神鹰》、《生死时速》、《断剑》、《真实的谎言》和《独立日》等众多著名电影,并担任过派拉蒙、20世纪福克斯等大制片厂高管的好莱坞知名制片人汤姆·雅克布森。在他的课堂上,有来自国内影视公司、媒体集团的业内制片人,也有来自不同行业背景的新晋制片人,他们中有人从话剧演员转型,有人有着房地产上市公司的投资背景,也有从新疆来的体制内导演。

  南加大毗邻好莱坞,强大的校友群几乎运作着好莱坞幕后的半壁江山。该校创立的Peter Stark制片人项目是美国的王牌制片人项目,从这个项目走出的好莱坞知名的制片人包括Jon Landau(《泰坦尼克号》、《阿凡达》)、Stacey Sher(《低俗小说》、《八恶人》)、Megan Ellison(《猎杀本·拉登》、《她》)。

  雅克布森去年也是影视制作人班的授课者之一,在他看来,这里的学生们“真诚、机智、充满求知欲”。

\

汤姆·雅克布森上课中。

  尽管有时候,中国制片人们提出的问题他给出的答案未必真的适用。例如在讲解美国电视剧的制作流程时,雅克布森介绍通常好莱坞的演员们在签订一部剧集的时候合同会直接签下4到7年,也谈到《生活大爆炸》的演员们最近合同到期集体要求涨价的风波。在课后,国内的制片人们则相互交头接耳地“吐槽”中国的年轻偶像们几乎可以在几个月的时间里片酬翻上数倍。

  又或者雅克布森谈到当他选择导演的时候,曾经因为一个年轻新人导演提供了一个“升级”剧本的绝妙主意,于是他就选择了对方导演整部电影。而中国的制片人则提出了“如果我要用他的创意而不打算让他做导演”这样在本土影视制作过程过中司空见惯的现象,让雅克布森大呼:“我的职业生涯里没有做过这种事,这是不道德的。”

  雅克布森现在运营自己名下的雅克布森影业,是一个独立的影视制作公司,有不同的项目正处于不同的开发和制作阶段。

  “在我担任大制片厂的高管的时候,我每天要见大量的人,他们带来各种各样的项目,而那些项目中,十有八九是要被否定的。所以我是一个一整天都在拒绝别人,对别人说‘不’的人,那种感觉其实还蛮糟糕的,所以我又回去做制片人了。”

  在中国上课,对于雅克布森来说,也是发现和了解中国影视行业的途径。在三天的课程之后,他又赶赴北京去与好几个电影公司的高管见面,谈论有可能合作的项目。

  在课程结束后,雅克布森接受了澎湃新闻的专访。采访中,他谈到了对中国电影市场的部分观察,和作为制片人多年的一些思考。

\

  【对话】

  中国的电影环境对好莱坞制片人是个机遇

  澎湃新闻:中国制片人的一些问题其实揭示了好莱坞的规则也许并不完全适用于此,对此你怎么看?

  汤姆·雅克布森:我认为你应该从好莱坞的体系中学习经验、规则、职业分工和建议方式,然后使它们能在本地适用。你不能完全将之照搬到一个新的体系,所以我在课堂上的部分内容就是介绍我们在好莱坞是怎么做的:如何做一个制片人、如何经营你的产品、如何群策群力……这些经验是可以借鉴、可以转嫁到不同文化中去的。我觉得应该让他们知道好莱坞的商业运转体系,然后寻找可以在本地适用的点。它是一个运转了百年的体系,但不该被完全照搬到中国。

  我认为最需要与学员分享的是孵化一个创意产品和实际制作电影二者之间的交集:当你开始依照剧本拍摄电影,你如何让演员演绎,你如何讲述这个故事,以及你作为一个考虑市场的制片人如何让它达到你关注的预期点……我认为这些电影制作中的实际工作是通用的。

  澎湃新闻:你在什么契机下开始关注中国电影,好莱坞这几年比较关心中国电影的哪些情况?

  汤姆·雅克布森:作为一个制片人,我个人一直对新鲜的、与众不同的事物感兴趣。中国的电影制作领域是一片新天地,当它的环境开放时,对于制片人是一个机遇。我认为好莱坞的投资者在寻找在中国制作电影的机会,制片人则在寻找有资本并且对他们电影感兴趣的人。一些中国的电影公司和投资者,大概对能在中国电影体系中使用的好莱坞的执行制片人感兴趣。我喜欢中国电影,所以我想找出我可以做的,或是可以在双方合作中做的方面,这是一个挑战,因为合拍片仍需要时间去变得成熟。

\

奥斯卡主持吐槽《长城》

  澎湃新闻:在前不久的奥斯卡颁奖礼上,马特·达蒙被狠狠吐槽了,这毕竟是中国和好莱坞最大手笔也有野心的一次联手,不知道你怎么看待《长城》的得失?

  汤姆·雅克布森:我无法对《长城》下一个定论,也无法从中得出对中美合拍的判断。它仅仅是一部电影,不能代表所有;而且我也还没有看过它,所以无法判断。但就我所知,这个电影的核心故事和表现形式对我来说不太有趣,其他人能说它好或不好,但我没看过所以不能。目前看来它不成功,我想可能仅仅是因为它不够好,而不是因为它的文化特性或者它是谁的作品。

  我也不迷信所谓的“阵容”,我更相信电影的故事,还有故事带来的化学反应。如果你有一个好故事,人们对这个故事感兴趣,那么你是不是使用了世界上最好的导演和演员都会有良好的效果。我认为所有演员都很努力,没有一个人想让电影失败,因为做一部糟糕的电影比做一部好电影还要难,但有时事与愿违。我有很多失败的作品,但我对它们投入的心血不比成功的作品要少。

  所以事实就是这样:你永远不知道。你不尝试,你不会成功。当然奥斯卡典礼本身就有喜剧元素,《长城》被吐槽应该只是个玩笑,因为主持人杰米和本片的主演马特相识已久。

\

《长城》剧照

  中国市场很独特,不会演戏的偶像“霸屏”不会持久

  澎湃新闻:全世界的电影其实都因为信息和媒介发生着变化,以一个制片人的眼光来看,如何在大众潮流和自身审美之间找到平衡?比如中国的许多制作方已经很难不追逐着IP和当红年轻偶像拍电影了。

  汤姆·雅克布森:你需要幸运地让你富有创造性的品位和大众的喜好挂钩。我始终认为你无法成功做出“我自己不相信,但观众喜欢”的电影。中国的市场也许很独特,年轻的偶像可以成为电影的主演,但在美国也有流行明星加入拍摄电影,不过不会是最核心的主演。比如说你要拍一个年轻人的浪漫喜剧,让两个完全不会演戏的红人当主角,它注定要失败的,因为观众不会被表演打动,他们就不会买账。这些明星在社交媒体或杂志上或许很亮眼,但在电影中不会,这是我在美国看到的趋势。

  澎湃新闻:而且许多演技并不被认可的明星片酬还相当贵,在口碑扑街和高关注度之间,好莱坞制片人如何评价这种“性价比”?

  汤姆·雅克布森:我们也是商人,当然希望能够有很高的票房。如果一个明星没有什么演技但能带来巨大的票房,我也不反对使用他。但我认为你要保护你的电影,分清核心的人物是谁,比如可以让小鲜肉去演一个配角,偷别人车的任性孩子之类的。真正的主角,还是得让会演戏的人来担当。

  不过,我认为这种高价偶像“霸屏”这不是持久的。明星演电影是一直有的事,你要明白该如何使用这些人,因为宣传和曝光总是好事,但会分散对你电影的注意力。当年猫王也演过电影,因为他有巨大的粉丝群。你可以让某些人参加你的电影以换取更多的关注,这很好,只要确定这不会毁了电影。

  《小鬼当家》出乎意料,《巨猩乔杨》意外惨败

  澎湃新闻:你过往的履历已经足够辉煌,对你个人来说,有哪一部电影意义是特别重大的吗?

  汤姆·雅克布森:当然是我第一部制作的电影(《春天不是读书天》)。我们不曾预料但它成为了一部经典,这让我们很自豪,它就像我的一个有活力的孩子。电影还关系到和人的相处,在制作中我和不同的人打交道,有的敏感,有的富有灵气,他们都教会我很多,这也是我坚持下来原因之一。

\

《春天不是读书天》

  某种程度上每一部电影都是具有变革性的。两年前我制作了一部电视剧(《灵动证据》),尽管作为一个新项目它只持续了一季,但对于我这是有变革性的一段经历,因为它与众不同,它是我制作的第一部电视剧。

  澎湃新闻:那么在你的职业生涯中,是否有出乎意料的成功或低于预期的意外作品?

  汤姆·雅克布森:任何制片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都会是“毫无疑问”。我很幸运参与到一些成功电影的制作,然后电影被观众喜欢,获得了巨大反响。《小鬼当家》是第一部出乎意料的成功作品,发现大家喜欢它之后,我们就制作了续集,《生死时速》同样是这种情况。

  为迪士尼制作的《巨猩乔扬》则是意料之外的失败之作。我喜欢那部电影,感觉它很迪士尼,合家欢,拥有几乎过往迪士尼成功的各种因素,但它失败了。我们很惊讶,也感到沮丧,因为我们花了很多心血。

  投资者怎么知道一部电影一定会赚钱呢?答案是就是永远不知道。我们只能在拍摄时尽自己所能。所以投资的首要法则,是你要喜欢你所做的项目。但你需要知道你从这些电影的制作中学到了什么经验教训,有时候是讲述故事的方式,有时候是拍摄表演,但最好的经验教训是,如果这部电影不成功,那就把心放到下一部的制作中。

\

《小鬼当家》海报

  澎湃新闻:离开大制片厂又重新开始创立自己的影业公司,重新成为一名制片人,你下一个阶段的野心是什么?

  汤姆·雅克布森:我有多段不同的电影制作经历,在这个商业体系中逐渐成长为一名制片人。为大制片厂制作影片相对更容易,你为他们服务。我很自豪我制作的电影都是我的电影,我有两段在大制片厂工作的经历,我很享受那段时光,因为我制作了不同的影片也遇见了很多不同的人。这段经历很珍贵,但你的客户不是一部电影,而是大制片厂。当我逐渐成长,明白我的真正客户是电影,我更希望与每一部电影产生直接关联。

  澎湃新闻:这些年也有其他一些好莱坞大制片厂的高管离职去做自己的公司,是不是意味着大制片厂其实也面临某些瓶颈或者限制?

  汤姆·雅克布森:不,我认为那些人只是被解雇了,大多数人在大制片厂中并不能胜任。

  澎湃新闻:你自己是耶鲁毕业的高材生,也谈到自己一路在这个体系中成长起来。但现在很多人觉得电影的门槛变得越来越低,甚至老一辈的人痛心疾首觉得这个行业的尊严都在日益丧失,你怎么看待电影的门槛这件事?

  汤姆·雅克布森:电影的标准一直在变。人们能用手机拍摄电影,能花更少的钱拍电影,这是很好的,我们会有机会看到一些以往从事特殊或边缘工作的人拍摄的电影。但是拍摄的障碍减少了,拍摄的人仍然需要训练。就像让人们放手去第一次做松饼可能不成功,但第二次可能就做得更好了,拍摄的门槛降低了有助于他们更好地去接触了解电影的制作流程。至于老一辈的人,这个行业永远在更替,新的规则和新的人在创造他们的时代。在我刚入行的时候,我的前辈们也对我颐指气使,我就在心里说,是啊,我特别尊敬他,他过去拍了那么好的作品,可是那仅仅代表过去了。我们要承认这是个鱼龙混杂的时代,这个过程中也会产生很多水准参差不齐的电影,但抱怨从来无用,更不要“上纲上线”到这会不会降低电影的“尊严”,毕竟人们一直想看到的是好的电影。

\

影视制片人班合影

(记者/陈晨 实习生 梁严艺)

 

       延伸阅读:

       传记片:国产电影的品质担当

       李春:规范网络大电影,在路上

责任编辑:品玉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