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来风 · 艺评天南地北,品评八面来风
站内
  • 站内
  • 全网
八面来风
十大幻想文学中的虚构世界
发布时间: 2017-03-15 10:52:42 来源:界面 作者:

  作家们凭借不受约束的想象力,创造出了精彩纷呈的虚构世界。英国作家Samantha Shannon总结了自己眼中的十大幻想小说场景。

\

根据乔治·RR· 马丁小说改编的《权利的游戏》剧照

  如果提及出类拔萃的想象力,就当下的文坛而言,我们实在是有太多的选择了。JK·罗琳、钱纳·米维埃尔(China Miéville)、厄休拉·勒奎恩(Ursula K Le Guin)、罗伯特·乔丹(Robert Jordan)、布兰登·桑德森(Brandon Sanderson),他们仅仅是这种欣欣向荣的虚构文学的一部分中坚力量,这种文学还衍生出了无数的亚文学流派。想象是一片拥有无尽可能的疆域,在这里想象力不受约束,我们瞥见万镜之屋中自我的投射。

  当我开始创作我的第一本小说《骨头的季节》(The Bone Season)时,想象力就成为了根植于我内心的一种艺术形式。我开始描绘我们世界的景象,那个世界由魔幻体系建构而成,在那里读心术是真实存在的。在第三本连载小说《四面楚歌》(The Song Rising)中,我的女主角从危险的伦敦逃到了读心派掌控的曼切斯特。从曼城她又铤而走险逃至爱丁堡,但读心派的思绪已经追踪到了南桥(he South Bridge)拱顶上。在这个虚构的世界中依然存在规则,但是我制定它们时从未受到现实世界的束缚。以作者和读者的双重身份来推荐它,真的没有比它更令人兴奋与沉醉的故事了。

  很多优秀的虚构类创作存在于青少年文学领域,不仅青少年而且成年人都广泛地阅读这些作品。我还有许多热爱的世界没有发现——但这几年我一直出于喜爱坚持阅读着——以下是几个我最爱的虚构世界。

  1.阿卡兰(Akaran),选自罗莎妮·查可欣(Roshani Chokshi)的 《摘星女王》 (The Star-Touched Queen)

  以印度神话中的地狱为原形,阿卡兰是印度神话版珀尔塞福涅和冥府的完美设定。想要进入这座地下城的人必须游荡着穿过狂欢夜的市集。在这个集市上来自另一个世界的鬼怪贩卖着各种各样的珍奇异宝,从用于水晶占卜的五彩水果和骨头到爱情魔咒和白日梦。而远处,在阿卡兰统治者的宫殿里,无数的秘密藏在紧锁的城门背后。以及一只食肉的怪物捉弄你,你不知道你该做些什么。

  2.阿尔达(Arda),选自《指环王》(The Lord of the Rings)及托尔金(JRR Tolkien)的其他系列作品

\

托尔金的中土世界和不死之地

  一个世界统治了所有人。那么多作者将托尔金视为对自己影响最大的作家是有理由的。我们知道中土世界只是阿尔达的一部分疆域,阿尔达是托尔金传说故事集中的地球,而反之阿尔达也只是一个更为宏大的想象中的宇宙的一部分。托尔金不仅仅创作了一个复杂瑰丽的异想世界,这个世界拥有悠久丰富的历史和形形色色的人物,而且他还发明了他自己独有的语言和方言。真是绞尽脑汁啊。

  3. 埃里茨(Eretz),选自 莱尼. 泰勒(Laini Taylor)的《烟雾和骨头的女儿》( Daughter of Smoke and Bone)

  埃里茨隐藏在人类的眼睛里,它被毁于吐火兽和六翼天使之间爆发的一场血腥战争。有很多大门通向这个世界,其中包括一个布拉格的小店,那里有一个神秘的悍妇,她出售愿望并收取牙齿作为报酬。泰勒用魔法为我们召唤了一个战争和舞蹈的世界,在那里长着羚羊角的女人手捧香炉,香炉里关着无数灵魂,上面刻着六翼天使图腾,他们手指数量提示着他们所杀戮的灵魂数量。这是一个以天使和恶魔间古老的冲突为灵感所创作的故事。

  4.艾里利亚(Erilea),选自沙拉·玛斯(Sarah J Maas)的《玻璃王座》(Throne of Glass)

  不同于其他乐忠于以中世纪为历史背景进行创作的奇幻文学作家,玛斯的《玻璃王座》系列小说更有十八世纪的风韵。当我阅读这本书时,我常常想到乔纳森· 斯威夫特(Jonathan Swift)笔下的女更衣室——他的西莉亚会契合玛斯作品中所营造的氛围的。在《阿达兰》(Adarlan)的一个章节《里福特霍德》(Rifthold)中,美妙的幻景下隐藏着一个满是犯罪与淫荡的幽暗地带。里福特霍德本身是一个极致扑朔迷离的地方,但是艾里利亚的领土是广袤的,而且在这个系列的每一卷新书中她依然继续拓展着她笔下王国的疆域。

  5.金丝街(Filigree Street),选自娜塔莎·普利(Natasha Pulley)的《金丝街的钟表匠》 (The Watchmaker of Filigree Street by Natasha Pulley)

  尽管这个故事是真实发生在伦敦和牛津这两座城市的——以及对日本的明治维新时期匆匆一瞥——但你并不能在任何地图上找到这条有名无实的金丝街。普利将现实和幻想编织进她眼中1883年的英国。内政部职员纳撒尼尔·史迪普勒东(Nathaniel Steepleton)发现自己迷上了日本钟表匠凯塔·莫里(Keita Mori),他住在金丝街上,屋子里满是古怪的钟表装置发出的滴答声——外加一只令人难忘的叫胜利(Katsu)的章鱼。莫里拥有一种神秘的天赋:他能记起还没有发生过的事情。在满是维多利亚时期生活的细节的基础上这部蒸汽朋克风格的奇幻小说在以科学解释神秘事物的边缘摇摆,但从未让人感到缺少想象力。

  6.埃朗 (Herran),选自玛丽·洛克斯基(Marie Rutkoski)的《赢者的诅咒》(The Winner’s Curse)将这部放在奇幻文学领域里会让人感到有点奇怪,因为不管怎样它不包含任何魔幻元素。

  埃朗是一个占据优越的军事地理位置、易守难攻的富饶半岛,但它却被瓦洛里(Valoria)一族攻占了——一个与古罗马相异的无情的帝国——自此三部曲开始了。洛克斯基有一双洞察细节的眼睛,但是她从不漫无目的地和读者分享信息——与之相反,她与我们分享足够的细节让我们了解她已经考虑到了方方面面,从饮食、音乐和纸牌游戏到战略、政治和贸易。

  7.已知的世界(The Known World),选自乔治·RR·马丁(George RR Martin)的《权利的游戏》(A Game of Thrones)

  如果你已经阅读了小说或者看了电视剧你就会体会到《冰与火之歌》中的地图是多么地广袤。尽管小说叙述是建立在维斯特洛和埃索这两大大陆上,它们本身完全是两个复杂的异想世界,但是马丁的想象力继续无尽延伸开去,到了未被发现的索斯洛斯大陆,遥远且神秘的亚夏港口以及撒落在海面上无数岛屿。尽管马丁将自己形容为一个园丁而视托尔金为一个建筑师——一个建筑师型的作家会在开始创作前规划好一切——毫无疑问他有关自己笔下的宇宙的知识越来越深邃,而这使得这个宇宙愈发广袤浩瀚。

  8.地下伦敦(London Below),选自尼尔·盖曼(Neil Gaiman)的《乌有乡》(Neverwhere)

  作为一个对自己的城市历史抱有巨大兴趣的伦敦人,我兴致盎然地读完了《乌有乡》。我们跟着多尔(Door)和理查德·梅林(Richard Mayhew)一起来到地下伦敦,或者说伦敦的阴暗面——在这个地方地铁站名和地名充满了肉欲和生活气息。黑人修道士执行宗教教规,伯爵统治真正的法院,天使伊斯灵顿(Islington)筹划着回归天堂。与此同时,战士们在水上市场上打斗,而你必须留意那些缝隙,以免自己一不小心被怪物抓走。这是一个独具创造力的领域,满是盖曼型的幽默与黑暗。

\

从地下冒出来……罗伯·考兹拉里克 (Rob Kauzlaric)在芝加哥生命线剧院《乌有乡》演出的舞台上。摄影:Suzanne Plunkett

  9.洛寐(Lormere),选自梅琳达·索尔兹伯里(Melinda Salisbury )的《食罪人的女儿》(The Sin Eater’s Daughter)

  洛寐属于《食罪人的女儿》三部曲中三大分离的大陆之一,随着本月《稻草人皇后》的出版这部三部曲也已终结。和它的更为科学化的邻国塔里茨不同,洛寐建立在宗教和传统的基础上。在残暴的女王海丽斯(Helewys)的统治下,它的子民崇拜天神Dæg和女神Næht。叙述主体,塔薇拉(Twylla)是天神Dæg和Næht孩子的化身,她被人尊崇为法庭上的女神。索尔兹伯里从点金术、傀儡和药水中汲取灵感丰富她笔下的世界。

  10.米拉吉(Miraji),选自阿尔文·汉密尔顿(Alwyn Hamilton)的《沙漠的反叛者》(Rebel of the Sands)

  源于早期西部人传说和《一千零一夜》的结合,米拉吉是由血和沙铸成的沙漠民族。在飞尘(Dustwalk)的死水城里第一代先民的力量——就像暴躁的布拉吉和冷淡的天行者——受到来自他们武器工厂的铁灰的抑制。在远方的光明城市伊兹曼(Izman)苏丹们正在策划控制不朽的神灵和他们半人半神的孩子丹姆吉(Demji)。汉密尔顿在所构建的世界中描绘了遥远的西岔(Xicha)海岸和在亚米希人和珈蓝人之间不间断的宗教战争,非常值得一看。

  (文/Samantha Shannon)

 

       延伸阅读:

       余秋雨:白先勇摸到了灰烬深处的余温

       叶小钢:呼唤文艺家创作出属于这个时代的扛鼎之作

责任编辑:品玉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