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来风 · 艺评天南地北,品评八面来风
站内
  • 站内
  • 全网
八面来风
侯鸿亮谈网剧:就想让观众尝鲜
发布时间: 2017-02-14 10:57:28 来源:中国文艺网 作者:

\

  和著名电视制片人侯鸿亮见面,是在一个风朗气清的上午。来到他的工作室——东阳正午阳光影视有限公司时,他正在聚精会神地工作着。侯鸿亮在办公室特意隔出一块接待宾客的地方,摆上檀木桌椅,配朱红陶壶和白瓷茶杯,像是《琅琊榜》里梅长苏会客的厢房,“我就是个拍电视剧的,人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儿,还能靠它挣钱养家,还有什么理由不幸福!”

  网络开始抢占电视剧用户,面向年轻人的题材更有市场

  对于过去的丙申猴年,无论对公司市场指标的达成,还是剧目的品牌化,侯鸿亮都十分满意:“猴年,是我确定公司发展方向的一年。从2014年11月正式离开山东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到2016年4月《欢乐颂》开播,一年多时间,把原来对公司3到5年的规划都达成了。”

  描写5位性格各异都市女性生活和情感故事的《欢乐颂》、网络剧《如果蜗牛也有爱情》等是2016年侯鸿亮向电视剧市场交出的新作。由于延续了正午阳光的一贯风格:故事周到、拍摄细致、人物饱满、制作精良,作品的收视点击和业内外口碑都不错。

  在侯鸿亮看来,猴年的中国电视剧市场最核心的变化是网络开始抢占用户,通过付费形成用户群,从而形成除贴片广告外的盈利模式,“电视剧在网络上的售卖价格会飙升,网络的话语权也会越来越大,电视台之类的传统平台走向势弱不可避免。”

  网络对电视剧行业的颠覆也在这一年愈发明显。数据显示,2015年视频网站独播剧占比只有5%,2016年上半年占比达12%。与此同时,付费会员也成为网站用户的选择。以腾讯视频为例,2015年全年有4部付费剧,2016年上半年已经有了20部,增长率达400%。腾讯针对几万名用户的调查显示,有53%愿意为电视剧付费,电视剧的网络付费机制正逐渐成熟。

  网络受众主要是年轻人,因此面向年轻观众的题材拥有更大的市场空间。猴年年初《欢乐颂》等现代都市剧盛行,下半年谍战剧又火了一把。在收视率前30名中,有超过半数是现代都市情感题材的电视剧。“这些都是年轻人喜欢的题材,时尚、刺激、有趣。以前观众对国产剧大多拍家庭琐事、婆婆妈妈的印象,在鸡年应该大有改观,那些大妈风的作品,现在投拍得越来越少了。”侯鸿亮说。

  电视剧不能只有量的堆积,还要给观众带去新鲜的体验和观感

  据《全球电视剧产业发展报告(2016)》显示,2016年我国电视剧年总产量400多部,较上年度减产100部,但每部集数比上一年多了4.7集。在侯鸿亮眼里,电视剧不能只有数量的堆积,目前很多同质化的国产剧只是在老套的方式里打转,根本不能给观众带去新鲜的体验和观感。“新鲜感是我做电视剧的首要目标,《欢乐颂》里5条人物故事并行、《琅琊榜》塑造一介布衣的梅长苏形象、《闯关东》第一次从民俗角度去理解中国人的大迁徙和大移民,这些想法在当时都是创新的。”

  在电视剧IP的全产业链开发上,国产剧还相对落后。2016年上半年,侯鸿亮带着公司团队赴美国好莱坞考察,发现美剧除了版权售卖外,其他衍生产品的开发也很火爆,“我们受益最多的是他们商业流程的完善,而我们目前更多地停留在作坊式生产阶段。比如大火的美剧《权力的游戏》,除了视频,原声音乐、演员形象等所有周边可以授权的产品,都能在全球范围进行版权售卖。我还体验了一次它的主题游戏机,通过屏幕能看到电视剧里各种人物和道具,让人身临其境。”

  据介绍,《权力的游戏》的电视剧拍摄速度目前已经超过了原著图书的出版速度,实现了剧作对文学的反向影响。侯鸿亮期待有一天,国产剧也能发展出更科学、更完善的授权和售卖模式,而不是单纯拍戏卖给平台:“我们目前还是一次性打包售卖的模式,卖出后就没人管,在版权延伸开发方面,与国外的差距真的很大。”

  季播或是以后的主流方向,由此形成品牌、扩大商业利益

  赴美考察给了侯鸿亮很大触动,也为公司日后的发展提供了参考。国内许多年轻观众已经习惯了美剧、英剧的播出模式,侯鸿亮认为,按季播的节奏来拍摄和制作电视剧会是以后的主流方向。“《欢乐颂》最初策划就是季播,不是一次性拍完。第一季收视基础不错,对于即将开播的第二季,我们充满信心。”

  据侯鸿亮观察,一般来说,美剧第一季基本不挣钱,但要凭借精良的制作在观众和广告商中形成良好印象,打下口碑基础。如果第二、第三季还能保持水准,就会吸引更多资本关注。一旦形成品牌,衍生品市场就能打开了。“能拍到八九季的美剧,一定是有巨大的利润。比如《权利的游戏》到了第六季,单集成本可以达到2000万美元,但带来的商业利益更是惊人。《欢乐颂》就是想尝试这种模式,现在来看这条路走得对。”

  2015年,由侯鸿亮团队制作的《他来了请闭眼》成为国内第一部网台联动的电视剧。侯鸿亮认为,电视剧生产者对传统平台(电视台)和新媒体(网络)都不应放弃。“电视剧要满足不同人需求。年轻观众上网看,但还有很多40岁以上不上网的中老年人,他们还依赖电视。电视文化本身就是家庭文化的体现,虽然现在互联网很发达,但是一家人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的场面还很常见,电视就像是家庭成员之间的粘合剂,它的功能还会继续存在,我们不能放弃对电视台受众的照顾。”

  2016年10月,由侯鸿亮团队制作的《如果蜗牛有爱情》在东方卫视和腾讯视频同时播出,延续了网台联动的模式,这也是侯鸿亮对以后电视剧播出形式的基本判断。“这两年新媒体竞争激烈,有的平台为了抢夺好的内容甚至亏损投入。像《他来了请闭眼》每集制作费用达140万元,当时我认为已经很高了,但《如果蜗牛也有爱情》居然翻了一倍。视频网站也需要电视台分担一些成本。”

  对于电视剧产业链的延伸,侯鸿亮也有考虑。“《琅琊榜2》很快就要播出了,如果效果不错,希望能在全商业流程上向前走一步,不仅是为了赚钱。探索产业的多种可能,是我最愿意为之付出努力的事情。”也许在不远的日子里,《琅琊榜》的粉丝能在影院里看到《琅琊榜》大电影,买到梅长苏和靖王的公仔,甚至去“琅琊主题公园”里亲身体验剧中的场景。在侯鸿亮今后的布局中,这一切皆有可能。

(文/康岩 史一棋)

  延伸阅读:

  107部网剧因“缺证”下架

  郑晓龙:IP热潮明年就会退烧

责任编辑:品玉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