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来风 · 艺评天南地北,品评八面来风
站内
  • 站内
  • 全网
八面来风
长篇季播剧,让观众和主人公共成长
发布时间: 2017-02-10 11:15:02 来源:中国文艺网 作者:

\

  《欢乐颂2》今年回归,在新的一年里,22楼五美将要面对来自情感、家庭、事业的新困惑。图为《欢乐颂2》宣传海报。

  电视剧 《欢乐颂2》 确定于今年登陆卫视平台,22楼五美在新一季中的成长成为最大看点。这或许就是季播剧的优势,在剧中人物就像是观众的老朋友,每年的相见,都见证彼此的成长。

  近年各类季播剧集相继出现,题材更是跳出了早年室内情景剧“一家独大”的局面,各类题材纷纷开花。在业内人士看来,季播模式以实际市场反响与口碑吸引广告商,而不是花哨的宣传策略;这又同时为品牌剧延续商业模式和商业价值、为制作公司积累自身口碑,提供了机会。

  然而,从目前的国产剧市场来看,季播剧的题材集中在对长篇网络文学的改编范畴。季播似乎成了将现成“长文本”分段呈现的手法,真正能够做到以不间断原创,让每一季内容随着社会热点事件和市场反应更新的剧集,还是少数。这也导致了国产季播剧对于观众的“成长伴随感”的缺席,在季播剧热播的当下,经得起持续开发的精品季播品牌依然没能出现。

  季播模式:第一季赚口碑,第二季赚广告?

  随着网络剧的走红,近年以季播模式出现的国产剧作品越来越多,题材也愈发多元。其中既有聚焦大都市生活颇具“正剧范”的 《欢乐颂》,也不乏《暗黑者》 《余罪》 《美人为馅》 等悬疑探案题材剧,更有 《无心法师》 《画江湖之不良人》 《蜀山战纪》 等“二次元”审美作品。

  “季播剧有点像热门综艺,第一季负责赚口碑,第二季收获较高的广告收入。”一位电视台采购人员指出,季播模式蹿红是因为它让国产剧的收视价值与商业价值划上了等号———国产电视剧一直存在广告投放滞后性的问题,广告商们往往需要看到一部剧的成绩后才愿意出手,这就埋没了不少前期不被看好、之后却高收视逆袭的电视剧。

  《花千骨》 曾凭借2.213%的平均收视,成为暑期荧屏霸主,谁承想这样一部爆款却因为由剧场栏目统一“打包”的滞后招商模式,成了电视台的“赔本买卖”。这样的结局让人不禁动念,如果这部电视剧作品选择“留一手”,以季播的形式播出,第二季播会否让广告商们“高攀不起”? 其实,《爱情公寓》 在几年前就以自身的经历回答了这个问题。2009年,没有一个明星、市场定位模糊的 《爱情公寓1》并不被电视台看好,甚至差点惨遭未播便被“入库”的命运。兜兜转转近半年,才以“删减版”的形式落户江西卫视暑期档,虽然这部电视剧一经播放便红遍网络,但600万左右的投资成本在第一轮电视台的销售中仅回收一半。然而品牌的沉淀却让5年后的 《爱情公寓4》 成为了当年国内单集售价最高的电视剧之一,光是某家视频网站的单集价格就达到百万元。

  从“剧N代”到“季”,品牌经营意识不可缺位

  《老友记》《生活大爆炸》《欲望都市》《摩登家族》……在美国有不少收视口碑双丰收的长寿季播品牌,这些作品甚至在国内尚无季播剧的时代就让不少年轻观众养成了“追剧”习惯。季播剧的魅力被定义为“成长伴随感”,每一季剧情与当年社会事件的接轨,让观众觉得主人公仿佛就是生活在自己身边,与自己共同成长的朋友。在业内人士看来这种成长伴随感恰恰需要“可持续的原创题材”与“可持续的创作翻新”这两重力量的保驾护航,而这恰是目前中国季播剧所缺乏的。

  “中国的季播剧已经出现,但是还没有一部作品带来可供业界参考的成熟季播模式,它们中的大多数只是改编剧的另一重表达,撬动季播的不是不断更新的原生创意,而是其背后的超长网络文学底本。”一位业内人士点出了目前国内季播剧的现实窘境。

  事实上,不少季播剧只是一种开发策略,《心理罪》《余罪》《无心法师》《盗墓笔记》《青云志》 等头牌季播项目基本都改编自长篇网络小说。与海外季播剧靠着内容与形式创新,积累品牌效应不同,国产季播剧市场甚至出现了一窝蜂争抢网络小说的乱相,这不,靳东版《鬼吹灯之精绝古城》 在某视频网站上刚刚结束播放,《鬼吹灯之牧野诡事》 又被另一家视频网站定为王牌季播项目。在这种对已有文本的模式重复与热点反刍之下,创造可持续挖掘的品牌又从何谈起?

  在海外,季播剧采用一季一季拍摄的方式,能根据前一季的观众反馈进行从内容到人物设定的调节与更新。而这种时时更新的创造力与灵活性却在国产季播剧中缺席。不少国产季播剧其实一次性将剧集拍摄完毕,而后再以季播的形式推出,某部5季体量的玄幻题材电视剧,竟然能够做到每个月都更新一季10集,之后再整体登陆某卫视平台,作为完整的剧集播放。季播仅仅成为影视公司赚钱、网络平台圈粉的一种偷换概念。

  事实上,季播模式虽然从长远看能产生更好的商业价值,但其前期的资本投入与操作难度上往往要大于单季剧。当年《武林外传》成为街谈巷议的热剧,导演被问及要不要拍下一季时却无奈表示:“演员身价大涨,怕是再也请不起。”光是凑齐班底就成了季播剧面对的第一道坎儿,再加上中国编剧早已习惯了“一下子用完所有梗”的单季剧编剧手法,影视剧市场存在的种种不确定性,季播概念火了,“季播剧”多了,但真正敢于尝试季播模式的影视公司却凤毛麟角。

  就这点而言,《欢乐颂》 系列或许开了个好头。该剧在立项之初便与主演签了三季合约,虽然也有原著底本,但主创表示第二季的内容会根据第一季的市场反馈有所变化。从“剧N代”到“季”,呼唤的是电视人从趁热打铁式推出作品,到品牌经营的理念升级,这需要财力与眼力,更需要创新的魄力。

(文/张祯希)

  延伸阅读:

  高小立、赵彤对谈2016年电视剧:品质是王道

责任编辑:品玉

更多中国文艺评论动态,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
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