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音乐舞蹈>音乐评论

民族歌剧《党的女儿》复排启示:在创新中传承经典(张萌)

2021-08-11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张萌 收藏

在创新中传承经典

——民族歌剧《党的女儿》复排启示

  一部文艺作品之所以能成为经典,除了其深邃的文化意蕴、鲜明的时代特征和独具特色的艺术表达所构成的坚实艺术内核,更因作品可以为不同时代艺术家提供展示才华的空间,受到不同时代观众的喜爱。近日,国家大剧院版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以下简称《党的女儿》)便彰显出这样的特质。

  这部首演于1991年的革命历史题材民族歌剧,系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政治部歌剧团为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70周年创排演出。此次,在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重要历史时刻,国家大剧院再度将《党的女儿》搬上舞台。

  《党的女儿》在一度创作上的成功,得益于该剧原创班底继承和发扬了“集体创作”传统。这一体现党对文艺工作直接领导、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文艺传统,肇始于民族歌剧《白毛女》,后在小提琴协奏曲《梁祝》、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歌剧《江姐》、大型合唱套曲《长征组歌》、钢琴协奏曲《黄河》等经典作品的创作得以接续发扬,成为中国文艺创作中值得探讨和总结的规律。《党的女儿》显示出集体智慧的光芒。当年,剧作家团队与作曲家团队强强联手、紧密配合、各展所长,仅用18天时间,便高质量地完成全剧主体部分的创作。参与主演的歌唱家也贡献了高超的艺术智慧,以精益求精的艺术追求激发了作曲家的灵感和热情。由彭丽媛、杨洪基等歌剧表演艺术家完成首轮创演,成功塑造了第一代“田玉梅”“七叔公”等经典舞台人物形象,堪称民族歌剧的典范。

  经典作品历久弥新,得益于一代代艺术家的创造性演绎,为其注入新的内涵和生命力。国家大剧院版经典民族歌剧《党的女儿》的创作团队在复排之初,便确定了“守正创新”的艺术准则。作为剧中主角田玉梅扮演者,女高音歌唱家雷佳在大量案头准备工作和借鉴多种舞台表现手段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了兼收中西唱法之技术、熟稔传统戏曲之韵律的优长,在歌剧舞台上成功塑造了一个坚毅果敢又不失柔情母爱的女共产党员形象。男中音歌唱家廖昌永以深厚的舞台表演功力,出色地塑造了七叔公这个沉着稳健、明察秋毫的人物形象。在《天大的重任我来挑》一曲中,廖昌永在腔字关系的处理上可圈可点。在戏剧的综合呈现上,此次复排的《党的女儿》更契合当代观众审美,在表演、舞美、服道等方面都进行了大胆而严谨的创新,运用多媒体技术手段使整体戏剧表现更为丰富多彩、淋漓尽致。比如,全剧结尾处《万里春色满家园》一段采取了诗意化处理,伴随着音乐的铺陈,在一片灿烂光芒中,即将英勇就义的田玉梅站立在舞台中央。这种处理十分巧妙,充分表现出田玉梅对革命胜利的向往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也将田玉梅这个共产党员形象留在观众心中。

  演出现场不时响起热烈掌声,观众的思绪和情感与歌剧情节同频共情。这是创作团队、表演艺术家们的成功。从中,我们能感受到这部歌剧中蕴含的中华优秀文化传统及其强大生命力。在戏剧结构方面,剧作家们充分借鉴西方歌剧的创作经验,精准把握人物个性,体现出叙事脉络简洁清晰的歌剧思维。无论是意志坚强、勇敢泼辣的田玉梅,沉着稳健、机智勇敢的七叔公,还是奋起抗争的桂英,每个人物都有血有肉,其行为表现合情合理。对反面人物的形象塑造也没有脸谱化。在剧诗的写作方面,创作者充分把握语言之美,蕴含着诗意和韵律,为作曲家和演唱者提供了广阔空间。

  《党的女儿》的艺术魅力,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作曲家团队对于戏曲音乐板腔体结构特征的运用和把握。全剧以江西赣南民歌风格的唱段(如《杜鹃花》《天边有颗闪亮的星》)来凸显故事发生地的地域文化特色,并以此凸显抒情性。同时,借用山西蒲剧的音乐语汇和山东吕剧的板腔体结构思维,创作了《万里春色满家园》这样的戏剧性唱段,大大增加了音乐的戏剧张力。由此可见,在当代歌剧中运用板腔体结构思维创作主要人物的重要唱段,并通过腔调变化推动戏剧发展,仍是一种具有强大艺术生命力的表现手法。

  善于继承才能善于创新。民族歌剧《党的女儿》复排的成功,再一次揭示:只有把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和发展当代文化有机结合,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才能创作出经得起历史考验、为广大人民喜闻乐见的经典作品。

  (文中图片来源于“国家大剧院”微信公号,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作者:张萌,中国音乐家协会《人民音乐》杂志副主编,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春天里的歌声(张萌)

  原创歌剧《血色湘江》的创作特色和启示(张萌)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