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音乐舞蹈>音乐评论

音乐剧《牦牛革命》:大气磅礴的历史画卷

2021-07-27来源:《文艺报》 作者:沈承宙 收藏

  音乐剧《牦牛革命》借助戏剧、音乐、舞蹈、舞台美术、灯光效果等多种呈现方式、艺术手段,把中国工农红军这段艰苦卓绝的历程呈现在舞台上,大气磅礴,震撼魂魄。观剧过程中,我真切地感受到,“革命”是这群红军战士的历史使命;“革命”是这群红军战士的崇高理想;“革命”是这群红军战士的行动指南。红军战士石头说:“红军就是我的家,红军教会了我两个字:革命!”全剧以一个真实动人的故事、一群质朴坚毅的红军,将革命背后的英雄主义精神进行了形象揭示。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主席说过:“中国革命在某种意义上说,就是‘牦牛革命’。”这正是这部音乐剧剧名的来由。

  红军长征时期,在阿坝藏区筹集粮食的真实素材,是零星地散落在阿坝的各藏族居住区的,难以结构成一个完整的传统叙事方式的戏剧故事。梁群导演久久思索,决定另辟蹊径,采取一种有别于常规的叙事方式,运用了在同一时间发生在不同空间的事件的互相切换、闪回和细节拼接等方式,力求提炼故事的精神,而不是按时序叙述故事的过程。不以刻画某几个人物形象为叙事主体,而是努力展现长征过程中的民族命运,这种新的创作理念、新的展示方式,给予观众全新的观剧体验。

  在梁群的执导下,演员们塑造了许多栩栩如生的人物。秦立夫扮演的红军营长田有粮,泽旺准扮演的女红军战士齐婉琳,王静扮演的红军战士小石头,扎西妹扮演的红军女政委,个个人物形象鲜明,演和唱都可圈可点。更令我感到惊喜的是,在梁群的构思中,全剧用相当多的篇幅,塑造了可歌可泣、可爱可信的红军英雄群体的形象。全剧上篇,有战士剧社在红军驻地排练合唱和快板的歌舞场面;有红军战士和藏民一起收割青稞,推磨磨面的歌舞场面。这两个段落主要刻画了红军战士朝气蓬勃,充满活力,以及和藏民亲如兄弟,和谐相处的两个侧面。全剧下篇,有红军在夺粮战斗中英勇作战壮烈牺牲的场景;有红军爬雪山,过草地,和恶劣的大自然搏斗的场景。这几个段落从正面刻画了红军的钢铁意志、战无不胜的英雄本色。

  《牦牛革命》同时塑造了一群善良的藏民形象,刘茂扮演的阿奶,阿英扮演的孙女森措,泽让达吉扮演的孙儿罗尔丹,是这个藏民群体的代表。剧中,国民党特务向藏民宣传红军是“红魔”,并绑架森措,打伤阿奶,嫁祸红军。是红军田营长和婉琳、小石头冒死救了阿奶。可是罗尔丹听信了国民党特务的反动宣传和栽赃诬陷,认为是红军所为,对红军产生误解。幸好,懂汉语的藏民桑吉及时劝阻罗尔丹,并告诉罗尔丹,红军不仅没有伤害阿奶和森措,正是红军冒着生命危险救了阿奶。森措把婉琳、小石头、田营长分别带到阿奶跟前的一段深情的戏,表现了阿奶一家三口,认清了红军才是他们救命恩人的主题。阿奶要把自己家里的青稞和牦牛都送给红军。为了动员藏民们都来支援红军,姐姐森措唱道,“我可以弹起这把琴,用歌声召唤乡亲。”随着琴声歌声,藏民们从四面八方来到阿奶的茅屋周边,听着森措、婉琳、小石头、田营长的歌声,明白了藏汉是一家,要争取民族解放当家做主人。导演在这里编排了一段藏民的舞蹈,没有任何高难度的舞蹈动作,用近似于生活状态的形体语言,清晰地表达了藏民们逐渐懂得了红军是一群怎样的人。这段红军和藏民生死相依的戏,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青稞熟了,红军和藏民一起收割。从红军向藏民学习收割,到红军帮助藏民推磨磨面,再到红军藏民水乳交融情同手足地跳起欢乐的锅庄舞,整场戏没有一句台词,一整段歌舞一气呵成,十分流畅。藏民帮助红军筹足了粮食和牦牛,红军准备离开阿坝藏区,藏民们依依不舍地送别;罗尔丹牵着心爱的牦牛陀嘎尔参加了红军。这场戏没有一句台词,也是一整段歌舞一气呵成的。这两个片段是音乐剧多元素融合的范例。

  泽让达吉扮演的罗尔丹是全剧的亮点。他和牦牛们的深情对话,特别是他和心爱的牦牛陀嘎尔心领神会地互诉衷肠,用两个唱段“我也舍不得你们”和“我的陀嘎尔”,演绎得淋漓尽致,感人肺腑。他的演唱十分精彩,浓烈的地域风格,高亢透亮的音色、千回百转的旋律,情深似晶莹的雪山,胸怀如辽阔的草地。

  《牦牛革命》的作曲和编曲,是由中央音乐学院的作曲家钱琦完成的。剧中阿奶的唱段、罗尔丹的唱段以及藏民的音乐形象,都充满了嘉绒藏族音乐的特色,而且这些唱段都是用阿坝地区的藏语演唱,语言和音乐的结合天衣无缝;特别是山神的唱段,采用的是原生态,更是原汁原味的藏民族的音乐,体现了鲜明的民族性和地域性。

  舞美设计边文彤、灯光设计刘文豪、多媒体设计乔风和整个舞美团队,综合运用多种舞台呈现方式,营造了一种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真实性和象征性相结合、宏大和细腻相结合、大和小、虚和实相结合的氛围,时而美轮美奂,时而壮阔激越,具有摄人心魄的视觉冲击力。我喜欢屏幕上与人共情的牦牛形象,特别是那两滴牦牛的眼泪,令人感慨万千;喜欢遍野的青稞从绿色的海洋幻化出金黄的波浪;喜欢红军夺粮战斗开始时那几株高耸挺拔的松树,象征着红军的铮铮铁骨;喜欢宁静夜晚的苍穹流星所营造的神圣意境;喜欢红军过雪山时的狂风卷暴雪,衬托出红军不怕远征难的钢铁意志……除了这些大场面的营造,还有阿奶的小茅屋,土司的小木楼,这些小巧、灵动的景物设计,以及佛堂内醒目的装饰性设计,既营造了准确的戏剧场景,又给导演表演预留了充分的调度空间。

  (文中图片来源于“川师校园宝”搜狐号,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延伸阅读:

  以红色音乐剧致敬百年党史中的“追光者”

  音乐剧《赵氏孤儿》:善良的微光灼痛灵魂

  音乐剧《刘天华》:内在同构的艺术呈现(北乔)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