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音乐舞蹈>音乐评论

打通主题创作走进观众心灵的最后一公里(朱小松)

2021-05-26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朱小松 收藏

  (点击本页标题下方的“来源:《中国艺术报》”,查看报纸文章,链接为:http://www.cflac.org.cn/zgysb/dz/ysb/history/20210524/index.htm?page=/page_6/202105/t20210524_545767.htm&pagenum=6

 

打通主题创作走进观众心灵的最后一公里

——大型原创交响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观后

大型交响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成功登台国家大剧院(来源:央视影音)

  时逢4月23日南京解放纪念日,由南京出品的大型原创交响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在国家大剧院隆重上演。强大的阵容、优美的旋律、走心的歌词、动情的表演,使观众的情绪沉浸在缅怀、追忆、思考、感动之中。一台主题创作之所以能引发观众这么大的反响,笔者以为,这与组歌主创人员的真情表达、辛勤努力是分不开的。他们在这部大型的主题创作中,始终坚持了以下几个方面的有机结合:

  点和面的有机结合。进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这样大型的主题创作,自然会面临如何处理烈士英雄群体与烈士中的优秀代表人物、有名烈士与无名烈士之间的相互关系问题。《雨花台——信仰的力量》的主创人员处理得恰到好处,既突出我党的早期领导人在狱中斗争的光辉形象,又兼顾了烈士群体和无名烈士的全心付出和勇敢牺牲。像歌曲《播火者》 《坚强些,同志们》,歌颂了我党的早期领导人邓中夏、恽代英的坦荡胸怀和革命气概。歌曲《愿将赤血流》《热血赤心》《献给无名烈士的歌》《苍生之问》等,则歌颂了烈士英雄群体和无名烈士们的默默奉献。

  仰视和平视的有机结合。所谓:“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形容高尚的德行,令人仰慕神往。以往一些歌颂英雄人物的主题创作,大多采用仰视角度,过多宣传他们与众不同、顶天立地的精神品质。有的创作人员还曾经豪言:“我想他有多好,就写多好”。这种一厢情愿、过度拔高,以为是正能量就可以天马行空的结果,往往造成所塑造的舞台英雄形象是神不是人,可敬不可爱,艺术真实与历史真实差距过大。尽管作者卖力写之、演员卖力演之,但观众却姑妄看之。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的主创人员注重仰视和平视的有机结合。既告诉受众烈士和英雄身上有值得我们学习仰慕的优良品质,又揭示烈士和英雄是人不是神。他们也有普通人的情感,只是经过革命斗争的考验和锤炼,才成为信仰坚定的革命者。他们的英雄壮举与我们平凡的生活紧紧相连。比如歌曲《雨花石情思》《烈士雕像》《走进你的世界》就是采用仰视角度凭悼英雄。而歌曲《我们的将来》《请让我把你追随》则用一个平视的角度、平等的口吻让烈士与当代人、当代人与烈士进行隔空对话交流。

  昨天与今天的有机结合。也就是历史感和时代感的有机结合。我们离在雨花台牺牲的烈士,最近的时间也有72年了。他们的英雄事迹对于今天的当代人来说,已经是昨天的故事。如何在昨天的故事与今天的现实之间找到一个契合点,非常重要。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的主创人员,特别是词作者,采用了一种“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水乳交融的手法,使昨天的初心使命连结着今天的美好现实,今天的努力进步连结着昨天的热血付出。比如歌曲《坚强些,同志们》歌词中“抬起头,同志们,我们是为将来的人,创造美好生活的战士,不为自己的痛苦伤心”。歌曲《我们的将来》中,烈士们对未来具象化的描述,又是我们今天所目睹的美好现实。再就是在歌词语言和内容上,把烈士的豪言壮语、领袖的深情嘱托以及词作者诗一般的语言三者紧密结合。比如《坚强些,同志们》歌词中的“我身外没有值钱之物,只有一副眼镜和身上的磷。我愿我的磷燃烧起来,烧掉旧世界,燃亮新乾坤”引用了烈士恽代英的原话。歌曲《中国正青春》歌词中:“我们的青春就是这样,这样度过,无怨的承诺,无悔的选择。以青春之我,奋斗之我,永葆青春,青春之中国。”词句化用了习近平总书记对青年一代的殷切希望。这些语言的化用混搭,既增加了作品和人物的真实性和历史感,又在历史和现实之间架起了一座拆不散、割不断的情感桥梁。

  精神品质和动人故事的有机结合。主题创作最怕“假大空” 。即使创作人员主观愿望是美好的,如果没有与主题相关的真实动人故事相映照,精神品质和高尚人格也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雨花台——信仰的力量》由“序曲”“信仰篇”“气节篇”“情怀篇”和“尾声”等5个篇章构成。其中“信仰篇”“气节篇”“情怀篇”都与发生在雨花台烈士身上的动人故事相连接。同时,组歌通过雨花无名英烈和陵园纪念馆年轻讲解员的跨时空对话以及演员的角色扮演和情景带入,观众仿佛身临其境,如同当年故事发生时的目击证人,和演员们一起读着烈士史砚芬牺牲后留下的诀别信,看着烈士丁香与丈夫阿乐的相爱相守到分离,抚摸着郭纲琳烈士用铜板精心打磨的一枚铜心和枕套上绣的一只大雁……

  歌词与旋律的有机结合。以往听新作品音乐会,总会有部分作品由于词曲作者磨合少、搭配不紧密,而使作品产生生硬、生涩之感。像《雨花台——信仰的力量》这样由15首全新作品组成的大型交响组歌,居然能做到几乎首首好听且有个性,实属不易。旋律如同行云流水,歌词好像春风化雨。虽然每首歌曲的曲风不尽相同,有的舒缓,有的激昂,既有深情款款的《雨花石情思》,又有雄浑起伏的《烈士雕像》;既有无限眷念的《我们的将来》,又有斩钉截铁的《热血赤心》;但整场听下来,犹如一气呵成。歌词中烈士语言和领袖嘱咐的灵活运用,更是自然贴切,没有任何“排异反应”,像同一根血管里流出的血。

  乐景写哀与哀景写乐的有机结合。从某种意义上讲,站在我们今天幸福生活的角度,来描写和展现当年雨花台的血雨腥风,是一种乐景写哀和哀景写乐。具体如何表现,考验着主创团队的思想境界和艺术水准。通过舞台上的精彩呈现,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主创团队交上了一份精彩的答卷。真正实现了明末清初著名思想家王夫之在《姜斋诗话》中所提出的“以乐景写哀,以哀景写乐,一倍增其哀乐”的审美观点。像乐景下写哀的《雨花石情思》《走进你的世界》《丁香的故事》,哀景下写乐的《坚强些,同志们》《我们的将来》《请让我把你追随》等等。这些也是革命的现实主义与革命的浪漫主义有机结合的成功范例。

  音乐艺术与其它艺术门类的有机结合。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作为音乐艺术,无疑是成功的、精彩的。同时它作为舞台艺术,其成功也离不开其它艺术门类的有力支持和有机结合。比如主持人没有话剧腔和朗诵腔的讲述,有强烈的带入感和故事性。灯光、舞美、效果、服装艺术营造的情景再现和人物塑造,还有导演艺术、指挥艺术、演奏艺术等等,诸如此类,都为组歌《雨花台——信仰的力量》增彩不少。

  正是由于上述诸多元素的有机结合,才使打通主题创作走进观众心灵的最后一公里,成为实际的可能。有两点建议,愿与主创团队商榷。一是主持人和角色扮演的出出进进,对音乐的整体表现起到分散观众注意力的作用,建议将主持人和角色扮演放在中心表演区,与音乐演出浑然一体。二是歌曲《苍生之问》的标题容易产生歧义,既然是“之问”,直观上给人多少有点爱之深、责之切的成分在里面。严格来说,王晓岭老师的《苍生之问》隶属于公木先生的“赞歌之问”。如果换成标题《历史的回声》可能会更贴切,因为王晓岭老师的歌词中也有“历史回声是我们的初心”大体的内容。

 

  (作者:朱小松,中国音乐家协会会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南京市文广新局舞台艺术委员会委员、国家一级编剧)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由《中国好声音2020》原创作品受追捧所想到:我想念那个遵从内心写作的“我”(朱小松)

  谈谈民歌与创作歌曲的“CP感”——由歌曲《天边》想到的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