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电视评论

“百花迎春”好在哪里?

2021-02-19来源:“中国艺术报”微信公号 作者:陈建忠 收藏

  (点击本页标题下方的“来源:‘中国艺术报’微信公号”,查看网络报道,链接为:https://mp.weixin.qq.com/s/pTVz7kzYeRhzrIRMvXvpBw

 

铭记百年征程 一路百花迎春

——观中国文学艺术界2021春节大联欢

  又是一年春潮涌动的美好时节。“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2021春节大联欢”如期在春节期间登录东方卫视、北京卫视等各大卫视和网络平台,以清晰的定位、鲜明的主题、准确的表达、丰富的内涵和一如既往的专业品质、文化内涵获取业内外的赞誉。在网络留言和弹幕中,有观众用了“欣赏”“审美”的字眼,我认为这是对这台演出最直观的感受和最准确的反馈。“百花迎春”如一股“清流”,可以让观众坐下来,静静地欣赏艺术的芬芳与隽永,细细地品味创作者的表达和匠心。而这,恰是“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春节大联欢”越来越深入人心、形成品牌的独门秘笈。

  “百花迎春”举办以来,我有幸先后四次在现场观看了演出,并曾参与过2012年“百花迎春”的方案策划、节目遴选,对其立意、思路、风格稍有了解。历届“百花迎春”都遵循着这样的初衷:凝聚全国文联、各文艺家协会的力量联欢互动,集合老中青几代艺术家欢聚一堂,展现文艺创作“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繁荣景象,最终表达同一个主题:文艺与祖国同命运,与时代同呼吸,与生活同步伐,与人民同甘苦!它是年终岁尾全面展示人民团体桥梁与纽带作用的盛典,也是倡导继承与发展优良传统,倡导为人民书写、为人民抒情、为人民抒怀创作风尚的标杆。

  2021年的春天令人格外期待:经历了过去一年全民抗疫的众志成城和决胜全面小康胜利收官,迎来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崭新征程乘着春风开启。广大文艺工作者情系于心、抒发于外,以饱满的热情、激情,打造了2021“百花迎春”。虽然因疫情影响不带观众录制,少了许多互动环节和场上场下同声唱和的现场感,但整台演出一样激励人心、提振士气,唱响了文学艺术界给牛年春天的第一声礼赞!

主持人:朱迅 任鲁豫 佟丽娅 尹颂 王凯

  结构明晰:以“致敬百年”为主的叙述脉络贯穿始终

  建党百年的特殊意义,决定这台演出有较强的专题性。创作者以“致敬百年”为结构,带着致敬历史、穿越岁月、展望未来的情怀,以“春之回声”“春之烂漫”“春之向往”三重视角展现了一幅从延安时期、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抗美援朝时期、新中国初建时期、改革开放时期直至新时代的文艺繁花图景。整个演出分序曲《春满人间百花开》、上篇《百花颂百年》、下篇《百花报新春》和尾声《盛世欢歌百花艳》。其中,上篇《百花颂百年》的“颂”,是歌颂,是对百年文艺经典的回顾与致敬,撷取了中国共产党成立以来到改革开放之前的优秀文艺作品片段。《白毛女》的歌剧、舞剧与电影版,钢琴曲《黄河大合唱》,现代京剧《智取威虎山》选段,电影《英雄儿女》插曲《英雄赞歌》,《唱支山歌给党听》等经典歌曲以及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结合的精品《梁祝》……这一个个镌刻在人们记忆中、甚至已经上升为民族共同记忆的文化符号,是文艺与时代、与生活、与人民心手相连、水乳交融的典范,是文艺坚持“二为”方向,在各个历史时期发挥作用、展现力量的印记。

  而下篇《百花报新春》的“报”字,是文艺家对祖国的汇报,对人民的报答,也是报送又一个百年乘愿而来,新的纪元和文艺的春天即将开启。这一篇章,从歌唱改革开放的歌曲《在希望的田野上》到反映戍边卫国的歌曲《国旗之下》,从礼赞“飞天”之美的杂技《逐梦飞天》到歌颂抗击疫情大无畏精神的歌曲《坚信爱会赢》,从反映决胜小康之年中无数文艺志愿者在祖国四面八方点燃艺术星火,带去希望与慰藉的一组声乐作品《永恒的歌谣》《志愿中国》,到包括歌曲《少年》等在内的年度流行作品荟萃以及《我和2035有个约》《欢聚吧 第一百个春天》等写给未来的作品,均跃动着清新生动、蓬勃向上的气息。它是上篇文艺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延续,更是党的十九大以来广大文艺工作者在文联团结引领下“深入生活、扎根人民”的真实反映。如果说,上篇着眼于经典传承,下篇则更着眼于文艺家与火热激荡的时代与生活的共生关系。正因如此,尾声歌曲《到人民中去》才显得那样水到渠成。

在“百花迎春——中国文学艺术界2021春节大联欢”上,陈军、陈依妙、赵聪、唐俊乔、任洁、王佳男表演《在希望的田野上》

  这种先“颂”后“报”的递进结构,清晰简洁,并形成了一以贯之、绵延回荡的力量。在这一大结构中,将13个文艺家协会拜年、艺术家代表拜年以及艺术家采访散点穿插其中,信息量更大,也使整个演出更为丰富和饱满。在色彩上,因为上一篇章“颂”的内容多为红色经典,在舞美、灯光和服化道上,整个色彩偏浓偏重,大色块的红和较富有质感的服装、造型,让这一部分充盈着戏剧感、历史感;下一篇章表现的是改革开放之后的内容,在色彩上更为清新、时尚和现代,LED屏上摄影家、美术家的山水田园作品,也营造着绿水青山,如诗如画的今日中国。摄影家们为疫情一线的42000多名医护人员逐一拍下的肖像为晚会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42000多次快门,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张张脸,更是2020年这一特殊年份中最为独特和可贵的“中国表情”!

  以我个人参与诸多晚会策划、撰稿的经历来说,能给观众留下深刻记忆的,一定是那些线条清晰、叙述逻辑和情感逻辑通畅的演出,一定是那些有着文学意蕴和独特表达的作品。“百花迎春”能在举办多届之后依然保持着好口碑,正是对这一点的清醒认识与实践坚持。

  以情动人:对几代艺术家的采访累积情感高潮

  文化养心,艺术育人。百年中,几代艺术家创作的优秀作品,曾鼓舞了多少人走向觉醒,投身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洪流。而艺术家的身世、成长、创作、感受对于普通公众而言,永远是具有吸引力的,那些幕后的故事同样有着动人的力量。当老一辈艺术家田华说起“我没演过电影”,但因为照片与电影《白毛女》结缘:“一看就是河北出来的农村姑娘。我就出生在发生白毛女故事的这地方,我不用演,就像自个儿生活的翻版就行了”,谁都会被艺术家与作品之间奇妙的缘分打动;当一生边走边唱《北京的金山上》的才旦卓玛老人讲述自己在“汉语说得还不精准”的情况下,就因为在歌中听到了对党的赤诚,对新生命的热切而主动要求试唱这首作品。她的那句质朴表达“没有党解放西藏,我们这样的人不可能到内地,特别是到上海音乐学院那么高的音乐学府里学习”,更是瞬间打动了我。艺术家们的个人记忆,因为浓烈的家国情怀,激起了观众的情感认同。

老一辈艺术家田华

  实质上,“语言”,已经成为“百花迎春”的一大亮点。这一“语言”,并非特指语言类节目,而是艺术家们的真情表达。从往届现场艺术家们的交流,到这一届包括马识途、郭汉城、刘国枢、刁蓬、郭兰英、靳尚谊、冯骥才等老一辈艺术家在内的三代文艺家拜年小视频;从致力于为孩子创作古诗词歌曲集《新学堂歌》的作曲家谷建芬,到襄阳农村电影放映队和常年带着文艺志愿者队伍深入偏远小学进行舞蹈美育的文艺志愿者金淑梅……一代代文艺家在生活中俯下身去,向人民学习,从生活中汲取,又反哺人民和社会。他们的讲述、表达,真挚动人。尤其是马识途、郭汉城、刘国枢、刁蓬等“百岁艺术家”,他们是中国文联这个“文艺家之家”中的长者、尊者,总能带给我们“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的深沉感喟。

  形式创新:各艺术门类之间的跨界融合

  “百花迎春”在节目编排上,更加突出一个“深”字。确定一个节目,就会不断深挖,使之给观众留下印象。今年“百花迎春”,更加注重各种艺术手段在一个片段中的跨界融合,形成审美叠加:如《白毛女》是影视片段+人物专访+舞剧+歌剧,再打开形成歌舞画面收尾;《黄河大合唱》采用的朗诵+钢琴演奏+情景舞蹈表演+合唱大场面收尾;《梁祝》则以创意魔术《化蝶》变出的蝴蝶作为开场,巧妙衔接舞蹈“梁祝”,并以古典舞、现当代舞、芭蕾、拉丁舞四对双人舞,贯穿起梁祝爱情故事中“同窗”“相送”“抗婚”“化蝶”四个主要段落。舞蹈由近年来活跃在舞台上的优秀青年舞者和综艺节目《舞蹈风暴》中脱颖出而的舞蹈演员共同演绎,这也很好地实现了电视节目的人才选拔与“百花迎春”的人才推举。下篇中,街舞《青春的约定》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街舞男孩与维吾尔舞蹈女孩,将两种不同的舞种如此和谐地结合在一起,演绎了一段俏皮、可爱、甜蜜、青春的爱情故事,非常清新、活泼、自然、动人。在我看来,这样一段或许不经意间的跨舞种融合,也许能拓宽街舞进入其它舞种的疆界,让街舞拥有叙事和表情的能力,可喜可贺。也希望街舞能以这个实验性“小”作品开始,而进入到更宽泛、更广阔的叙述艺术行列,以它的现代性、城市性、生活化来表达世界、表现生活,那样的话,街舞的天地会比任何一种舞蹈都开阔。

街舞《青春的约定》

  铭记百年征程,一路百花迎春。一百年来,文艺是民族精神的火炬,是时代前进的号角,最能代表一个民族的风貌,最能引领一个时代的风气。连续举办了19届的中国文联“百花迎春”大联欢,也正如春之信使,召唤、凝聚着广大文艺工作者高举火炬,吹响号角,引领风尚,继往开来。在“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之路上,迎来一个又一个盛大的文艺的春天!

 

(作者:陈建忠,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驻会副主席)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铭记百年征程 一路百花迎春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第二届理事会理事名单

  唱出当代文艺评论的美好和声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