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文学观潮

散文的艺术品格(柏峰)

2020-06-02来源:《文学报》 作者:柏峰 收藏

  探究散文的艺术品格,如果不去研究散文独特的“地磁力”和“吸引力”的内在美学逻辑,那就得不到正确的艺术结论。只有把握了散文这个独特的内在美学逻辑,才能找寻到散文在古代之所以兴盛的本质规律。

  什么是散文的艺术品格?先说品,按照现代汉语的解释,就是器物等级和性质的含义,而格呢,具有规格、推究等义项。关于品格,一般来说,大都涉及到人的格局与精神,法国学者拉布吕耶夫曾经专门写过《品格论》这部书,来探究在伦理道德范畴下人的美德与恶习,其理论基础自然与亚里士多德的《尼各马可伦理学》相关,也是沿袭泰奥佛拉斯托斯的《品格论》的思路的进一步论述——这里所说的品格,是指散文的性质与规格。

  散文是一种抒发作者真情实感、写作方式灵活的记叙类文学体裁。这就是散文的艺术性质,或者说是散文文体的特征。性质决定品格。散文既然讲究“真情实感”,那么,散文的艺术品格应该具有“真实”的内质。真实,在某种意义上,也就是要反映真实的现实社会和生活,这是散文与小说、戏剧和诗歌共同具有的性质,只不过在艺术表现上有所区别而已。相对其他文体来说,散文偏重于作者通过“叙事”而“抒情”,但与诗歌的纯粹抒情有所不同——散文在反映现实社会和生活方面,较之小说、戏剧和诗歌更为直接,也更为切近。

  散文在我国古代文学艺术中占据重要的美学地位,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为了阐述各家经纬天地的学说,写出了大量的散文佳作,创造了轴心时代的文化昌盛景象,到了汉代,更是史传散文的兴盛时期,出现了《史记》和《汉书》这样的伟大作品,而唐宋则是古典散文的再次复兴,一直到明清,高贵而典雅的散文,代表了古代文学艺术的最高成就。而散文能有这样的美学地位,就在于它敢于直面现实社会和生活,选取社会和生活里的人与事,或者山水名胜,做为审美对象物,但其艺术的视野,始终关注着足下的土地,不曾游离这个主线。这才使散文有了强大的“地磁力”和“吸引力”,保持了自先秦两汉以来的优秀写作传统,这是散文兴旺发达的主要原因——韩愈是唐代的“古文运动”的提倡者,并身体力行贯彻自己提出的“文以载道”的艺术论点,把散文写作的关注点紧紧与现实社会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现象联系起来,与个人的得失际遇联系起来,写出了至今仍然熠熠生辉的散文杰作。

  探究散文的艺术品格,如果不去研究散文独特的“地磁力”和“吸引力”的内在美学逻辑,那就得不到正确的艺术结论。只有把握了散文这个独特的内在美学逻辑,才能找寻到散文在古代之所以兴盛的本质规律——从遥远的《尚书》开始,到《周易》《论语》《道德经》《庄子》《孟子》,一直到韩愈、柳宗元和欧阳修、苏轼和曾固,蔓延到王弘道、张岱和“桐城派”诸散文家,一个非常显著的现象,就是他们的散文写作,不曾偏离了“文章合为时而著”和“礼教治政”这个路径,简单来说就是,坚持散文彻底拥抱现实社会和生活的美学追求和有益于社会向着文明健康的方向迈进的底线意识——这就是散文内在的艺术特征。

  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散文又出现了新的灿烂时期,按照鲁迅先生的意见,散文取得的成就远在其他文学体裁之上——这话是非常有见地的。这个时期,散文大家迭出,陈独秀、胡适、鲁迅、周作人以及冰心、林语堂、梁实秋,甚至诗人徐志摩、沈从文等人的散文,在继承我国古典散文的优秀传统笔法的基础上,不断吮吸外国先进的散文艺术方法,为我国现代散文的发展,做出了极大的艺术贡献。而当代散文呢,从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现的杨朔、刘白羽和秦牧等作家,到后来出现的巴金、孙犁、汪曾祺、余秋雨等散文艺术家,其共同的美学特征还是以上说到的我国古典散文内在的艺术规律,都保持了中国散文的艺术品格。

  散文的艺术品格,首先是真实客观地反映现实社会与生活。这是散文区别于小说、戏剧和诗歌的重要因素。散文强调的是真实,真实就是客观的存在,也就是现实社会和生活呈现出来原本的自然的状态。这给散文带来了艺术的难度。而这一难度,其症结就是真实与客观地进行艺术的描绘。在这里,不能够虚拟和变形,只能如实地又有艺术剪裁地反映这个世界。这里就需要正确认识现实社会和生活,要有学会分析现象与本质、偶然与必然、局部与整体的关系,才能把握住现实社会和生活的主流和前进的趋向,才能站立在时代精神的高度,写出接“地气”而又有“眼光”的优秀散文作品。

  其次,散文要抓取现实社会和生活里的“典型”。因为散文不像长篇小说,一般来说其艺术容量有限,所以,散文属于“窥一斑而知全豹”的文体。既然散文的艺术容量有限,如何真实客观地反映现实社会和生活,如何写出具有本质的社会和生活“片段”,这就需要散文艺术家善于寻找“典型”的美学能力。恩格斯在致玛·哈克奈斯信中说“除细节的真实外,还要再现典型环境中的典型人物”——这个著名艺术论断,虽然指的是整个文学艺术而言,但是,就散文写作来说,尤其重要,善于抓取“典型”,实际上就是选取现实社会和生活里能体现本质的“一斑”或者“片段”,借以反映整体的现实社会和生活的历史过程,这是散文写作者应该具有的艺术能力。而具有这样的艺术能力,散文写作者就得先具有认识现实社会和生活本质的能力。而获得这个能力需要散文写作者哲学、思想和精神的不断提升,也需要其艺术表现水平的不断提升。

  再次,散文要有历史性的要求。散文,特别是描写宏大社会历史画面的散文,甚或是描写崇山峻岭和江河大地的散文,一个不容忽视的美学要求,就是必须具有历史性。所谓历史性,就是指时间性。散文的艺术生命力是要用时间来检验的,开放在现实社会和生活“土壤”里的“艺术之花”,是永远不会“凋谢”的,因为,从历史过程里“筛选”出来的带有“金含量”的“典型”的人与物,其自身就表现或者带有一定的历史本质特征,经过散文写作者的艺术描写,成为令人叹服的“金蔷薇”——而“金蔷薇”是不会被漫长的时间所湮灭,而是具有散文的历史性的艺术品格。

 

  (作者:柏峰,陕西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正高级教师,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建立新时代文艺批评话语体系(柏峰)

  读经与散文写作(柏峰)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