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文学观潮

红楼人物的整体布局及出场特点

发布时间:2019-09-03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詹丹 收藏

  《红楼梦》不但塑造了几十位形象鲜明、富有个性的重要人物,涉及的次要人物及“群众角色”也相当繁多。上海市红楼梦学会编写的《红楼梦鉴赏辞典》中,就收录了约600个人物词条。

\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从小说内部与外部的关系看,一部具有独创性的新小说《红楼梦》的诞生,必然意味着是给文学的人物画廊增添了一批新人形象。而从小说内部人物关系看,一部长篇小说中的人物出场总有先后之分。相对于前面每一回上场的人物来说,后来者的第一次登场都是新人的一次亮相。如果稍具形象感的话,就可能具有或多或少的新特点,并发挥出此前人物不曾有过的作用。就《红楼梦》来说,如何在小说故事的舞台上合理地、分批次地推出新人物,以一种从容不迫的方式带动情节向纵深处发展,是曹雪芹整体构思中的内容之一。

  通过梳理新人上场的节奏可以发现,约600人的总数,前八十回共有约530人出场,还有约70人,是在后四十回才出场的。如果以中国章回小说每十回作为一个故事单元的话,在前八十回中,除开前二十回人物的上场相对比较密集,为故事的展开奠定了基本格局(例如,前十回借助冷子兴演说荣国府、林黛玉进贾府等,直接或者间接地把近150人介绍到小说里来;第十一回至第二十回,通过元妃省亲、办可卿丧事等大型活动,又新引入了约120人),其余各十回,新出场的人物基本是在30至60人左右的幅度摆动。而后四十回,每十回平均有近20个新人出场。

\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在这一人物上场的整体布局中,有几个特点值得我们注意。

  其一,后四十回相比前八十回,新人的出场不但在人数上有较大的减少,显示出总体的收敛态势,更重要的是,新人的性别比例,被大大打破了。统计显示,前八十回的530人中,男性约为270人,女性约为260人,基本处在1比1的状况。但是,在后四十回,新增的近70人中,有近60位是男性,只有10位是女性。男性与女性的比例,约为6比1。这一情况的变化,耐人寻味。

  《红楼梦》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续作的变化,从风格上说,是把一种富有诗意的文本改变成了散文,且在艺术创造力方面大大削弱了。然而,对《红楼梦》来说,后四十回的散文化,从文本的深度来说固然是不够的,但续作者在广度上有所拓展,这也是无可否认的事实。续作者不但有意要把当时的占卜、琴艺、酒令等各种文化习俗更为详尽地引用进来,而且,前八十回进入核心内容后的空间格局,即基本局限于大观园那样一种女性世界的格局也被打破。以前很少提及的贾政在外为官的情形,以及马道婆事发、薛蟠再次犯案等,都在贾府以外的广阔天地得到了展现。就《红楼梦》来说,走向广阔天地,在很大程度上就是走向一个男性化的人物世界。这样,在后四十回中,新登场的人物形象主要集中于男性。或者说,能被人记住姓名的一些人物,诸如包勇、何三、夏三、李十儿、赵堂官、王尔调、潘三保等,基本都是男性也就不奇怪了。

\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其二,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新人上场节奏,都有一个与其他各十回不相称的最小值。在前八十回中,是第三十一回至四十回,只新增了13人;在后四十回中,是最后十回,只新增了8人。

  小说最后十回很少添加新人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已接近收场,没有必要加太多的人物来增加头绪。那么,为什么第三十一回到四十回,新添加的人物也很少呢?这是因为,在这十回中的前部分,发生了宝玉挨打这样聚焦式的冲突事件。宝玉挨打虽然动静闹得很大,但前因后果都是围绕着宝玉而展开。虽然占去三回多的篇幅,但线索铺陈得并不很开,主要是把冲突的内容往幽深处发展了,使得对涉及的相关人物数,有一个总量的控制,不便添加太多新人来转移焦点。而在这十回下半部分的第三十七回,由探春发起成立了诗社,并马上开展了海棠社、菊花社等一系列活动。因为诗社参与人数少,是高雅的小众活动,所以虽然办得也热闹,但并无必要也很难马上引入新人来拓展叙事的格局。

  总之,宝玉挨打的聚焦和大观园诗社的兴办,使得这十回的新人加入成了一个低谷。这当然是作者整体叙述策略而导致的一种结果。

\

1987年版电视剧《红楼梦》剧照

  其三,如前所述,前八十回一共上场了约530人,其中男性约270人,女性约260人,男女性别在基本平衡的前提下,男性还要略多于女性。这一统计结果,与认为《红楼梦》是以写女性为主的阅读感受截然不同。我们阅读的第一印象,总认为《红楼梦》主要是写女性的,其中的人物也应该是女性占大多数,但实际的统计结果为什么不是这样?

  一方面,除开贾宝玉等少数几位较具感人的力量外,《红楼梦》中关于男性人物的塑造,总体上都不如女性人物塑造得更生动、更多姿多彩。另一方面,这同样涉及与塑造形象相关联的整体化构思问题。可以说,作者几乎是把主要女性的出场,都当作重要事件来渲染的。林黛玉进贾府,与王熙凤的互为亮相自不必说,许多后来者的各自上场,也都获得了让人瞩目的机会。从而,使得新来的女性,构建了一个富有节奏感的连绵不断的强化印象。这些后来“新女性”的陆续上场,对已有的人物不断进行着烘托、分层和个性的细化,使得女性人物塑造,呈现出一种犹如原子裂变的新生状态。第四十回后的薛宝琴、邢岫烟等,第五十回后的芳官、藕官等,第六十回后的尤二姐、尤三姐等,以富有节奏感的方式持续登场,不断刷新着读者对红楼女性的认识视野。同时,也反衬着那个庞大的男性群体,是多么暗淡无光。从而,让塑造得那么出色的贾宝玉,似乎成了一颗在男人夜空中没有氛围的孤独的星。

 

  延伸阅读:

  1987版《红楼梦》:岁月激流中的潜心之作

  《红楼梦》版本:客观研究 回归历史(赵凤兰)

  越剧《红楼梦》的经典意义(谢柏梁)

  《红楼梦》中的优秀母亲:贾母、王夫人和李纨

  为什么“死活读不下去《红楼梦》”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