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文学观潮

40年,文学与时代同行、为时代放歌

发布时间:2018-11-05来源:光明网 作者:党云峰 收藏

  改革开放40年来,作家始终在一线记录、见证时代的苦难与辉煌、曲折与胜利。40年来,作家始终与时代同行、与人民同心、与改革开放同频共振,坚持关注现实与艺术创新相统一,在反映时代变迁、拓宽读者视野的同时,也成为改革开放的重要收获。

\

  由文艺报社主办的“回首40年,放歌新时代——文学发展系列研讨会”于近日在北京举行,与会专家学者和见证当代文学发展的业内人士,就改革开放以来文学创作的特点、经验、启示进行研讨。大家认为,文艺工作者被新时代不断前行的脚步鞭策着,要努力创作出有筋骨、有道德、有温度的作品,来反映时代、回馈人民。

  观照现实:把握时代命题

  “文学应该怎样把握时代命题是一个艰巨的任务。现在很多人认为上世纪80年代是一个文学的时代,一部作品可以洛阳纸贵,一部作品可以改变一个人或一批人的命运。”评论家潘凯雄说,从伤痕文学起步,到反思文学、改革文学、寻根文学,再到先锋文学,这是上世纪80年代小说创作的主流。前3种文学样式多聚焦社会事件,后两种则向内寻找精神滋养,由关注文学以外的东西变成关注文学自身。

  改革开放以来,文学作品在创作题材、叙事话语等方面发生了巨大变化,为人们的精神文化生活提供了丰富的宝藏。以人为中心,展现人的基本面,是40年来小说创作的重要收获。评论家施战军看到,从1985年到上世纪90年代末,小的个人现实和大的历史叙事在文学创作中并行。作家路遥的小说《平凡的世界》问世30多年来至今仍拥有广泛的读者,就是因为路遥不仅记录了时代的热点,更写出了人生的困境与渴求。

  中国文学的繁荣发展需要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大作品,比如全景式展现一个时代的生活画卷、反映一个时代的发展趋势、书写一个时代人们观念的变迁等,这不是说题材越大越好,关键是能不能做到小中见大。施战军指出:“部分作家在创作中存在一些误区,比如作品一旦涉及历史、现实题材,动辄就以百年、70年为时间跨度,把几代人从头顺到尾。史诗性的追求在上世纪90年代之后形成一种套路,但这种套路的生命力并没有焕发出来,甚至有枯竭、重复的倾向,很多作品中人物之间的矛盾、各种势力角力的设置都差不多,没有新鲜的东西,这是一个值得警惕的现象。”

  塑造典型:立体呈现精神与生存状态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文学思潮迭起、现象纷繁,涌现出大批反映时代呼声、展示社会生活多元画卷的优秀现实主义作品。这些作品直面现实生活、反映社会问题、传达人民心声,讲述中国故事与中国经验,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应。这一方面有赖于作家以充分的自觉和自我意识来回应时代,另一方面有赖于改革开放的历史语境,对作家和文学生态多样性的尊重和维护。

  文学是人学,对人的塑造是衡量作品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尺。评论家何言宏认为,改革开放以来,文学创作中形成了一种价值理念,并以此来回应历史,进而参与到改革开放的伟大实践中。这种价值理念主要体现在对人的重视上,作家关注人、书写人,特别是关心和书写改革开放中人的生存状况、命运变迁、人性受到的考验、人际关系的调整和冲突等。作家对波澜壮阔的时代进行真切生动的书写,塑造了一系列典型人物形象,如贾平凹在《浮躁》中塑造的金狗、阿城在《棋王》中塑造的王一生等。

\

  “一时代有一时代的文学,有变也有不变的方面。不变的就是以人民为中心的写作理念、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评论家王泉根说,就儿童文学而言,以人民为中心就是以儿童为中心,为儿童服务,为儿童精神层面的健康成长“系好人生的第一颗纽扣”。儿童文学中涉及的很多问题都是随时代发展变化而出现的,从整体上说,改革开放40年来,儿童文学经历了从回归文学到回归儿童个性的过程,让文学真正向儿童世界靠拢。

  1981年北京儿童电影制片厂成立,1986年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设立等一系列事件,为儿童文学的繁荣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评论家张之路看来,虽然后来商业元素进入到儿童文学出版领域,作家不同程度地受到影响,但坚守艺术品质,为少年儿童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一直是儿童文学创作的主流。新世纪以来,大量儿童文学作者的涌现,更是为儿童文学的发展带来了勃勃生机。

  接轨国际:在借鉴中创新

  改革开放以来,现实题材作品与现代派作品形成并立潮流。进入新世纪,虽然作家风格各异,但在创作中呈现出继承传统与关注现实、借鉴西方与表现自我相结合的特点。中国文学的国际影响力相比过去有了显著提高,越来越多的中国作家逐渐被世界各国的读者熟悉。评论家吴义勤表示:“改革开放让文学回归正常的发展状态。中国文学与世界文学的关系,从隔绝、滞后、追赶的状态向同步发展迈进。”

  以寻根文学为标志,中国作家在拓展国际视野之后,马上考虑如何呈现本土经验的问题。没有本土意识,国际视野就没有意义;缺失世界眼光,本土自觉也不可能产生。评论家张清华说:“上世纪90年代,中国作家所讲述的中国故事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国题材,而是具有中国美学、中国精神内涵的作品,比如王安忆的《长恨歌》等。这些具有传统艺术品质和美学风尚的作品,可能是中国文学历经百年之后成熟的标志。”

\

  社会的日新月异为文学的繁荣发展提供了素材宝库,作家应该创作彰显中国气派、中国经验的中国故事。源于生活、高于生活如何实现?这是作家、评论家共同的责任,需要在实践中用作品做出回答。值得一提的是,上世纪90年代市场因素进入文学领域,引发了新的分化:一方面是纯文学经历低迷又回到一个比较正常的位置;另一方面是网络文学从诞生到壮大。新世纪以来网络文学迅猛发展,展现出蓬勃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并且带动了电视剧、动漫、游戏等衍生产品的发展。网络文学还逐渐向欧美、东南亚等地区扩散,成为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正因为网络文学影响着如此广大的读者,作家应该担负起社会责任,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

 

  延伸阅读:

  散文,本身就是一种生活方式

  网络时空下的文学异化与同构

  网络文学进入2.0时代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