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文学观潮

从诗歌创作到影像呈现,中华创世神话拥有了一张张现代面孔

发布时间:2018-05-07来源:文汇报作者:许旸 收藏

\

  ▲边巴画作《有羿善射》

  “开天辟地——中华创世神话"文艺创作与文化传播工程又有新突破。从诗歌创作的文学表达、新诗演出的舞台打造,到电视节目、动画改编的影像呈现,上古神话拥有了一张张现代面孔。

  记者5月5日采访了解到,目前史诗系列新诗、旧体诗创作初步完成,预计年内出版,将填补中华创世神话文学表达的空白;与上海轻音乐团合作的新诗歌词版已完成,将邀请美国知名作曲家谱曲,神话诗歌演出正在筹划中;48集电视节目《中华创世神话-电视书场》邀请名师解读神话知识点,自今年初开播已面世30集,反响颇佳;创世神话动画片四部曲整体构思稳步推进,第一部"女娲补天"正打磨剧本,预计明年完成。

  有学者说,中华创世神话是民族续脉铸魂的所在,是可以感动世界、并与世界文明平行对话的文化元素。如何将神话中蕴含的创意宝库,以人们喜闻乐见的方式再度提炼,引发与时代共振的情感共鸣,对创作者构成了挑战。

\

  ▲贾宝锋画作《钻木取火》

  恰如承担了新诗统筹的上海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诗人赵丽宏在序诗“追溯文明之源"中所写:“站在日新月异的现实时空/回望隐匿在岁月深处的迢迢来路……让我们寻找天上的第一颗星辰/让我们追溯地上的第一滴流泉/从哪里绽开草中的第一朵蓓蕾/从何方传来生命的第一声歌唱”。

为上古神话母题注入现代思考,让经典角色"活"起来

  中华创世神话中辽阔璀璨的文学原乡,有许多可挖掘塑造的鲜明形象。“神话经过了漫长岁月流变,史诗创作要为传统古老的母题注入现代意识,比如精卫填海、伯鲧受命、大禹治水等故事都融入了上海诗人的思考,经典人物更饱满立体,有深层的价值提炼。”上海作协党组书记王伟说,史诗创作分新诗和旧体诗两个版本,分别由市作协诗歌专业委员会、上海诗词学会牵头负责,参与创作的都是上海写作经验丰富的诗人。

  目前,新诗和旧体诗均已完成初稿,新诗共计91118字、7245行,旧体诗共计19768字、1495行。近期上海作协将召开论证会,根据专家意见进一步打磨,诗作预计年内出版;此后陆续转化开发,包括与轻音乐团合作歌词演出版,后续计划展开诗剧、海上心声朗诵会等多种舞台表现形式,让史诗母本为美术、音乐、戏剧创作提供素材。

\

  ▲施大畏画作《鲧的故事》

  “不写不知道,一写进去就别有洞天。”上海大学教授、上海作协诗歌委员会主任张烨,创作了《巫山瑶姬》《伯鲧受命》《窃取息壤》《大禹治水》等8首新诗作品。当那些有情有义、有血有肉的古老人物穿过时空隧道逼近时,张烨被打动了,她坦言创作中数度落泪,代入了自己作为现代女性的思考。

  比如,瑶姬对爱情的灼热渴望,在文学书写中得到正视,而她死后精魂化草,守护故乡和村庄的执着也令人动容;比如塑造两位治水人物时,对伯鲧和大禹进行了“角色分析”——“这是两种不同的英雄,前者有点像项羽,是失败的英雄,从神依然回到神;后者敢于质疑神,人性层面的闪光点更多。”于是,她在诗句中穿插了“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典故,大禹的内心独白是:“非也,草木皆有情,人独无乎?三过家门均适逢治水工程告急/无暇他顾,直奔工地也,能不思家人?”工地上,大禹也曾托人转交三封家书,倾吐对爱人的思念。

\

  ▲刘大为画作《大禹治水》

  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原上海诗词学会会长褚水敖参与了旧体诗创作,他深知“古味重、没新意”是行不通的,只有利用古典诗歌传递当代意识,才能赢得更多读者吟诵。“这次的旧体诗创作中,语言尽可能通俗易懂,不佶屈聱牙,也没有加注,尽量不让读者有美学接受的障碍。”

  据悉,除了写诗,从古体诗和现代诗中梳理与神话主题相关诗词的编纂工作也基本完成,共计14500字、1860行。

不是简单转码,而要找准打动人心的情感密码

  倾注现代思考以外,创作者们也从神话母题中寻觅与读者情感共振的密码。

  上海作协诗歌委员会副主任、诗人杨绣丽,创作了《精卫填海》等4首新诗,她坦言“一开始无从下手,忐忑不安”,但在与精卫“耳鬓厮磨”的过程中,当精卫变身海底破浪而出的花脑袋、白嘴壳、红脚爪小鸟时,她为这位少女的英雄主义所撼动,写下荡气回肠的诗句:“她振羽归来了,年轻的失踪者。/她振羽归来了,整个部落最闪耀的宝石。……我得承认,我成了一个失败者。/我远未抵达大海的那一边。/我得承认,我从未想象过世界如此艰难。/我从未想象过以失败者的身份归来。/但我们是这样一个民族:/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天破了,就自己补起来。/在海里淹死了,就把海填起来。”

\

  ▲马小娟画作《精卫填海》

  与文学表达一样,电视节目、动画改编也需洞察市场需求,捕捉受众的“情绪共鸣点”。《中华创世神话-电视书场》今年1月起每周五、日晚9点在炫动卡通卫视播出,主讲人是复旦大学附属中学特级教师黄玉峰,一堂堂生动的“神话语文课”,以战国时期楚国诗人诗篇《天问》开辟路径,顺着人类诞生、炎黄战蚩尤、夸父逐日、禅让帝位等故事节点,梳拢成有脉络的体系。

\

  节目组密切关注现场中小学生的口味,发现跟战争有关的“炎黄大战”“擒杀蚩尤”“战神刑天”等故事,戏剧性相对强,更受男生喜欢;女生则对“五音和谐”“制作衣裳”“牛郎织女”更感兴趣。

  炫动传播总经理郭炜华告诉记者,如果只是把神话形象简单“挪搬”到影像里,很难喂饱如今视野开阔的青少年。比如大禹在一些漫画作品中多是以全知全能型君王亮相,崇高威严,但不太接地气;而正在打磨中的中华创世神话动画片四部曲,则偏重大禹的成长史,聚焦他一路跌跌撞撞的蜕变故事,“这更容易让青少年有共鸣,在作品中能投射自己的成长心路。”

\

  ▲洪健画作《神农尝百草》

 

  延伸阅读:

  叶舒宪:神话是文化和文学的源头

  神话、现实与想象的一体化实践 ——吴宝民先生首创喻象派

  当代文艺对瑰丽中华神话的系统性重构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