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文学观潮

《山中人语声》:向县乡“沉默者”致意

2017-09-19来源:北京晚报 作者:曹雪萍 收藏

  

 《山中人语声》  庞兴顺 著   中国青年出版社

      在高度媒体化的当代社会,短短百来字的微博、微信朋友圈发言似乎已经成了最常见的“日记”,有些也许可称之为“微型散文”,和这些社交网络中存在的信息流相比,大多数文艺作品似乎都有点赶不上趟,静下心来写一本书、读一本书实在算是难得。单就文学生态而言,散文集的出版数量虽然多,可如今流行的是那些具有名人效应、新奇信息冲击的叙事、议论文章,讲究文字语言功夫的散文似乎有边缘化的危机,偶然几个特出者就格外让人瞩目。

  在这个时代,仍然愿意潜心打磨散文,愿意几天几夜思量一个字眼、一段话是否合适的作家都值得人们郑重对待。唐兴顺的《山中人语声》就是这样一本致力于文学性散文创作探索的著作,其中不仅包括作者最拿手的、写山水草木的文章,这早已经得到贾平凹、李敬泽等大家的推崇,不用多说,更展示文学野心的是他在“人物”这一辑中收录的一系列写乡镇村社小人物的作品,它们嫁接了小说式的叙事技巧,用精确而淡定的笔触描摹当代人的生动情态。

  读了开头几篇便可以感受到作者的用心,他并不想猎奇地展示某种巨大的城乡差异和社会变迁,宁愿用克制的语言描述那些人具体的生活状态和言行举止。这些文章也不是刻意写给某个群体或者说“目标读者”,更像是作者和自己心灵的对话,也是在和朋友闲聊,彼此都温和地低语,不试图用险怪的、时髦的东西招引读者的瞩目。他总是怀着“同情之理解”看待周遭的一切,他自己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他知道生活本身的意义要大过文字的表征。

  唐兴顺写的是太行山内外、红旗渠左右的人家,写的是身边人的经历和日常,这是他自小长大的地方,近三十年来他也一直致力于呈现太行山地区社会生态、历史变革的大背景下身处其中者乐观、怀旧、惶惑、无奈、憧憬等多元的情感和行为,在他灵动的笔触下就连山水草木也如男男女女一样生动,可以呼名唤姓、相知共处,亲切如友邻。

  从这些山水中依稀可以认出这就是中原大地的一隅。算是和地域文化有了关联。上个世纪地缘文化曾对中国文学有深刻影响,沈从文的湘西、贾平凹的商州、莫言的高密以及西藏、陕西、江南等地作家有浓重地方风情底蕴的小说、散文等都曾成为文学现象。散文创作方面,近年来刘亮程、李娟将新疆的乡村、牧民生活和人文景观用散文笔触介绍给世人也引起广泛关注。相比刘亮程、李娟,唐兴顺笔下描写太行山中、红旗渠畔的中原乡镇人文景观少了浓烈的异族、边疆特色,多的是对日常生活、日常物事的独特观察和细微领悟,在日常的体验中发现诗意,在此时此地怀想彼岸。

  作者对乡村到县城各种小人物的书写甚至可以说是有意识地进行的“文化研究“,就像贾樟柯电影中的小城群像、刘小东笔下百无聊赖的青年人一样给人鲜明的印象。他以单篇、组合的形式记叙半个世纪以来乡镇各阶层生活状态的变动,犹如画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图谱。唐兴顺笔下的小人物常常无意识地就遭遇了种种事情,被挟裹,有时候也挣扎,够不上有什么大成就、大举动,就那么平凡地走在街巷、村社中,可那些轻轻一笔带过的小变故常常让人觉得惊心怵目。

  或许可以说,这些写人的散文创作赋予了县乡众多“沉默者”以文化意义,在他的文字中小人物的行为获得了有同情心的摹写,每个人的生命状态受到尊重,这种温厚的、诗意的写实风格在当代散文创作中具有独特的意义,显示出与众不同的美学追求。

(文/曹雪萍)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梁启超家书:半部晚清民国史

      《人类简史》作者:我们遭遇人类史上最重要变革?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