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艺评现场>文学观潮

军旅文学:在时代精神版图找到新坐标

2017-07-31来源:人民日报 作者:李存葆 收藏

  军事文学以其独特的魅力,在中国文学史上始终占有显著地位。新时期以来,军旅作家在历史战争、当代战争与和平军营三个领域不断开掘,涌现出一大批脍炙人口的力作。这些作品或直面人生,入木三分;或力道深藏,秀丽内含;或洗尽铅华,真纯毕现;或信笔写来,风致自显。或豪放或浑厚或缠绵或委婉,众多优秀作品虽表现手法各异,但却无一不以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作为其底色。

  爱国是人的最高道德,更是军人至高无上的美德。国家不同,民族不同,爱国主义的内涵当然不会完全一样,但没有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不倡导自己的军队和人民为祖国和民族的未来而奋斗。古今中外,大多数名垂青史的文学家都有强烈的爱国情愫,并留下流传至今的爱国名句。陆游的“位卑未敢忘忧国”,至今仍被人们反复引用;纤纤弱女、吟诵“绿肥红瘦”的婉约派词家李清照,面对国破家亡,也写出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慷慨诗句。

  自人类伊始,英雄主义就被人们所崇尚。最初,它仅是源于生命的艰难和对生存的渴望,只有那些最勇敢和最充满生命力的个体或群体才能得到命运的眷顾。英雄主义作为一种价值判断和道德规范,则是在国家和领土的概念出现之后。当人们以审美的目光看待英雄主义的时候,它就成为集体记忆的一部分,而被编码融进人类生命的“基因”之中。

  爱国主义和革命英雄主义,之所以成为我国军事文学作品最绚丽夺目的底色,是由军事文学尤其战争文学的特质决定的。血与火的战争常常把人生最严肃的命题,诸如国与家、群与己、誉与毁、理与欲、浮与沉、生与死……统统集中摆放在你的面前,让你做出抉择。血与火的战场,常把人生的经历最大限度地浓缩,爱与恨、喜与悲、无畏与恐惧、高尚与卑劣等人类的一切情感,无一不在战争这一特定的环境下被大大强化。这些情感,有的人在10年、50年甚至一生中都不见得全部经历,而在战场上,人们只需几天、几小时甚至几分钟内,就把这些情感全部体味了。正义的战争,也常使人们的情感在瞬间发生“核裂变”,而这些情感的“爆片”无不闪耀着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的色泽。

  意志和毅力是衡量灵魂轻重的天平,自制力则是美德的保障。一支人民的军队,它必然要求所有的成员都具有超出常人的意志、毅力和自制力。即使在和平环境中,军队也须以铁的纪律去向生命所能承受的极限挑战。军队是性格、爱好和见解不同的人组成的集合体,但有一种比个性更强烈、比爱好更深刻、比见解更广泛的精神纽带,将这个集合体高度统一,那就是爱国主义和英雄主义。人民军队,无论走到哪里都能征服一切艰险,赢得民心;天塌地陷,军人是擎天之柱,风狂雨骤,战士是巍峨的高山!

  一个没有信仰的民族,是精神瘫痪的民族;同样,一个没有伟大英雄的民族,是患有“软骨症”的生物种群。军旅作家应饱吮自己的心血,在作品中留下军人的风骨和血肉,去展现我们这个民族的精神坐标。

(文/李存葆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揭示新世纪军旅文学新变化(陈晓明)

       凝望古今军旅文学中的诗文之美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