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艺评现场>文学观潮

“90后”写作的兴起与文学的新变化

发布时间:2016-01-14来源:天津日报 作者:张颐武 收藏

  最近,大冰、卢思浩、张皓宸、沈煜伦、苑子文、苑子豪等年轻畅销书作者的新书,在短期内占据了当当、京东等图书销售排行榜的半壁江山。而“80后”的张嘉佳更是成为最近的最引人注目的作家。这些人在传统的纯文学领域中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关注,但他们在“80后”、“90后”的读者中都引发了相当大的反响。这些以“90后”为主的作者很多都是以篇幅短小、语言幽默与温和的小感伤相结合的方式来表现日常生活,这些作品有一点像过去的所谓“小小说”。但他们的写作很接近短小的段子,用一个小故事来表现温情和感伤的混合复杂的情绪。

  这些作者的作品受到年轻读者的欢迎绝非偶然。一方面是生活环境的影响。“90后”生活在中国发展比较顺畅的时候,温饱有余,受过较好的教育,没有遭遇大喜大悲,过着庸常的生活,日常生活中失个恋可能就是大事。反观过去,牺牲、苦难、生活的艰窘都是稀松平常的事。他们的体验和前几代人不同,但同样有许多生活的挑战。因此写作是在当下的环境中出现。另一方面则是读者的需要,这些作者面对的读者主要是上世纪80年代以后出生的人,他们面临结婚生子、毕业就业、考试升学,有着人际关系、抗压能力不足等一系列的困扰,需要有文学作品来给他们更多的抚慰和激励。

  与韩寒、郭敬明这些早年成名的“80后”作家相比,张嘉佳等虽然年龄接近,但写作显然和他们不同,他们和“90后”的作者的写作相当接近。“90后”作家出来较晚,他们经历了长期的市场磨炼,从写段子开始,对市场的运作很熟悉,有高度的敏锐性。他们作品中反叛性不强,就是生活的平常性,人物也是不好不坏,有点小感伤、小同情,又有调侃机智,似乎对社会看透了的感觉。没有大喜大悲,写的就是生活中恋爱失恋等小波澜,这也是全球的中产生活的一种常态的表达。这种表达受到了他们的年轻读者的欢迎。这些“90后”的作品所反映的也是现实的一部分。韩寒、郭敬明接触现实和“90后”还是有所不同,当时的文学界对这几位作者有相当的关注。当然韩寒一度写过一些社会随笔,但关于他的写作存在诸多争议。他们的写作似乎还引起了不少反弹,这种反弹其实说明他们对文学界本身还是有相当冲击的。他们所表现的那些生活和表达方式,对于传统的文学还是构成某种震动的。但今天的新的作家则似乎仅仅存在于一个新的阅读空间之中,似乎完全和传统的文学界井水不犯河水,是完全平行发展的。

  当然他们也是关注现实的,但只能说是关注社会、关注现实的路径不同,无法评论谁好谁坏。但这些作者已经和传统的纯文学领域完全隔离开来,是独立发展的。有人就此说到纯文学不存在了,这显然是不合乎实际的。文学随着上世纪90年代市场经济的发展产生分化,一部分是纯文学,另一部分是通俗文学。90年代末到21世纪初期间又产生了网络文学,目前这三部分是平行发展。莫言、刘震云、苏童等都在写作,纯文学仍然是很庞大的一块,2012年中国作家莫言还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很明显“纯文学不存在”是一种很没逻辑的说法。但“90后”以及以张嘉佳为代表的一些“80后”作家的作品都和纯文学关系不大,这也是客观存在的情况。我们可以看到,对于这些年轻的畅销书作家,主流文学界和批评家们很少发声。因为在以往的文学界,纯文学作家和文学批评家是一体的,而现今文学的分化已经很明显了。包括青春文学在内的类型文学,拥有了一大批读者群,还有网络文学,大家都是平行发展的,相互也不关心了。当下这些年轻畅销书作家写的短小故事和段子,跟传统文学的结构模式不一样,没什么可比性,而且传统的纯文学在“90后”当中也没什么影响力。

  现在看来,虽然当下的“90后”作家和纯文学没有多少关系。但日后会有“90后”纯文学作家的出现。现在的“90后”写作能否成为经典也要看时间的检验,我们不能很着急地说是否有价值,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年代一定会沉淀下来一些东西。谁能脱颖而出,哪部作品能够流传千古,还要时间和历史去检验。比如金庸的武侠小说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有些人由此关心纯文学的未来命运。所谓纯文学指的是小众的、复杂的、对人性进行深入挖掘,有着非常长的文学传统,尤其是20世纪现代主义兴起以后,逐渐发展完备的技巧和文学运作方式。毕竟纯文学还是有小众的、但相对很稳定的读者。读者有需求,我们的社会对纯文学的发展也有很多关注,还是会有一小部分作者在这方面延续纯文学写作的路径。西方纯文学出版一直很小众,但保持着很好的延续性。中国将来也很可能向这样的形态发展。中国的网络文学是全球最发达的,创造了西方不能比的独特的范例,这一部分的发展值得社会高度关切。但纸面出版结构和西方差不多,纯文学占一小块,但很稳定。通俗或类型文学占一大块,也会稳定发展。类型文学现在也取得了相当的成就,比如科幻小说《三体》就获得了雨果奖。应该说是各有读者,各有发展空间,各有自己的出版和运作的路径。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