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中国评协>家园

“饭圈”治理,“唯流量”观要先破(赵丽瑾)

2021-08-10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赵丽瑾 收藏

  吴某凡被刑拘前后,不乏粉丝照旧刷数据,试图为偶像翻盘“洗白”。在事件相关账号、不当话题遭到封禁后,竟有粉丝组建“吴某凡救援群”“探监大队”,继续以无知、法盲言论刷屏。但是这一次,法律不允许擅长控评、“反黑”的“饭圈”粉丝再用数据和流量拯救昔日“顶流”。

  吴某凡涉及的刑事案件有待警方侦办公布。不过身为流量明星的吴某凡,在互联网已查“吴”此人,“赛博死亡”的“顶流”撕开了正视偶像身份、治理“饭圈”乱象的一幕。

  事实上,对“唯流量”的批评之声,对娱乐业“贵圈很乱”的质疑,一直存在于舆论和大众中,“人设”、业务不断“坍塌”的流量明星,已经反复印证其弊病。然而在资本、平台和技术的鼓动下,规则裹挟、情感绑架,粉丝前赴后继地加入数据和流量的生产。流量,已经成为新一轮造星模式的核心规则。粉丝则在虚幻的价值体验中愈加疯狂。

  在一定意义上,“饭圈”乱象始于“流量至上”。

  是谁成就和纵容了吴某凡们

  拓展演艺事业疆域时,有粉丝掏腰包、刷数据,稳固偶像地位;遭遇危机时,有粉丝无条件信任、控评护航,让偶像“安全着陆”。吴某凡就是这个“饭圈”造星故事的男主角。

  6月15日起,中央网信办在全国范围内开展为期2个月的“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日前,已围绕明星榜单、热门话题、粉丝社群、互动评论等环节,深入清理负面有害信息15万条,处置违规账号4000余个,关闭问题群组1300余个,解散不良话题814个,拦截下架涉嫌集资引流的小程序39款。专项行动精准指向“饭圈”的流量操作,切中娱乐乱象和不良粉丝文化形成的要害。

  2016年前后,国内偶像明星、流量经济时代的开启,正是以吴某凡等与韩国SM公司解约后登场国内娱乐圈为开端的。凭借在韩练习生经历所积累的粉丝和人气,吴某凡一回国就出演了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不过,他参演的10余部电影,几乎都遭遇观众差评。2016年,吴某凡一人贡献三部差评“烂片”,还因出演《致青春,原来你还在这里》,斩获第八届“金扫帚奖”最令人失望男演员头衔。也是这一年,流量明星“烂片”开始炮攻大银幕。当评分8.3的《百鸟朝凤》排片艰难的一刻,也是电影业被流量攻陷的暗黑时刻,流量明星随后长驱直入。2017年吴某凡主演电影《西游·伏妖篇》,这部豆瓣5.5的影片,却获得超16亿票房,粉丝们“三刷”该片,刷出当年贺岁档电影票房亚军的成绩单,也为偶像刷出资源加持、资本青睐。在后来的采访中,吴某凡认为,能出演该片是因为自身演技。

  粉丝为偶像“刷”出演技“迷之自信”后,继续“刷”出“华人歌手新纪录”。吴某凡首张专辑《Antares》发行,粉丝趁夜行动,5小时霸占美国iTunes专辑总榜与单曲总榜双榜。一周后虽遭专辑和单曲消失的尴尬,却没有影响偶像团队、狂欢粉丝的自鸣得意。

  此后的偶像吴某凡,依旧没有将注意力转向业务能力的提升,反而一再出现行为失格的“塌房”事件(“饭圈”用语,指偶像爆出负面事件)。在多位女性爆料吴某凡丑闻后,经粉丝控评、制造舆论,竟反转为发声女性有“心机”“有预谋”的戏码,偶像本人成了无辜“被利用”的受害者。

  盘点标签为“歌手”和“演员”的吴某凡的创作,几乎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歌曲《大碗宽面》的恶搞式爆火,是流量与流量之间恶意拉踩的结果。一句“你有freestyle吗?”可以出圈,却不能证实吴某凡是真rapper,反而引爆与虎扑的网络骂战,令公共舆论空间乌烟瘴气。

  没作品、业务能力堪忧、“多次被锤”、丑闻缠身,却依然能坐拥5000万+微博粉丝,坐享优质影视资源,坐收天价薪酬……是什么成就了吴某凡们?又是谁纵容了吴某凡们?吴某凡垮掉了,娱乐圈复杂的利益关系、权力关联也浮出地表。

  不过,对诸多疑问的思考,要回到流量问题。

  粉丝——困在“饭圈”数据系统里不断陷入迷狂

  流量明星,是粉丝“刷”出来的。流量明星的神话,是资本和平台共同编织的。而粉丝,成了困在“饭圈”数据系统里的人。

  流量,是网络用户访问和阅读的数量。在“流量变现”的商业逻辑下,流量具有了衡量商业价值转换的大数据功能。粉丝多、人气高的明星,成为流量明星。2017年《人民日报》曾发文指出,“流量本无原罪,问题在于今天的诸多流量明星只有流量,没有演技”。没有演技、没有作品,凭什么获得海量粉丝和超高人气?对这个问题的解答,能部分揭开“饭圈”迷思。

  “饭圈”与流量明星相伴相生。在日韩舶来的“养成系”偶像制造模式中,粉丝不再是单纯崇拜者,而是偶像“养成”与出道的参与者,粉丝聚集于社交媒体,组织线上线下应援活动,形成“饭圈”组织和圈子文化。情感消费是粉丝的基本义务,其动力深植于偶像“养成”过程中,星粉虚拟亲密关系的培育。吴某凡等初代偶像明星,正是在这一模式下完成了最早的流量积累。

  2018年,伴随我国新媒体和网络文艺迅速发展,本土化互联网“速成”造星模式形成。据《2020年中国偶像产业发展报告》统计,2017至2020年,“明日之子”“创造营”“青春有你”“以团之名”等系列偶像“养成”类网络综艺节目孵化偶像超过200人,腾讯、爱奇艺、优酷三大视频平台、四档综艺节目竞相开拓偶像市场红利。在造星模式从“养成”到“速成”的转型中,大数据和算法成为最直接、快捷量化偶像商业价值的技术手段,数据生产成为粉丝参与造星的核心工作。粉丝情感、消费都可以量化为数据,并根据一定的算法呈现为偶像流量,标榜偶像商业价值,成为媒介平台、娱乐资本获取巨大经济收益的来源。

  数据生产是“饭圈”覆盖粉丝范围最广的“工种”。《2018微博粉丝白皮书》显示,41.6%的粉丝在官方后援会中的角色是数据,84.1%的粉丝参加过数据组的活动。尽管数据生产操作的技术含量不高,却最能通过算法被量化为明星的流量和热度。有组织规划、有教程引导,发帖、转载、点赞成了粉丝的规定动作。而长期、稳定的数据生产,才能形成偶像的数据洪流。

  为保障数据生产成为“饭圈”日常,系统会建立数据生产与粉丝情感连结。微博“明星势力榜”“超话”等,以超话级别、“铁粉”标签象征粉丝情感和劳动付出的多寡,在流量规则的驱动下,数据生产成为粉丝“为爱发电”的战场。这导致流量权力不断升级,成为不可侵犯的领地,任何舆论只要触及流量数据,就会遭到粉丝的疯狂围攻。

  流量明星和“饭圈”粉丝在尝到了金钱优势、人数优势、数据优势所带来的好处后,以“我出钱你闭嘴”的霸道之势,将一切不利于偶像的言论压制于无声、噤声。不但个体在流量面前毫无发言权,即使在公共舆论空间的正常交流,也可能被“饭圈”海量的复制粘贴操控,影响正常交流。粉丝通过做数据为偶像打造漂亮的业务成绩单,更要通过数据反黑,洗白艺人公众形象,往往明知“哥哥”撒谎,也要帮他控评做数据。在资本大量注入、平台不断更新的流量规则下,粉丝既受困于与偶像的情感牵绊,也受制于数据生产的系统规则,在数据生产和情感消费中不断陷入迷狂。

  醒醒,“饭圈”粉丝!对偶像“上头”别“昏头”

  流量作为用户数量和用户活跃度的量化指标,成为互联网注意力经济的通用货币。进入人工智能时代,数据算法已经成为生活、文艺创作的基本逻辑,流量不可能真正下场,因此破除“唯流量”观念,用好流量,必要而棘手。

  治理“饭圈”乱象,首先要打破“流量至上”观念和规则体系,从造星入手。当下的“养成”或“速成”的造星模式中,通常只要颜值高、性格有趣,经选秀节目包装,有粉丝pick(选择、支持),流量加持,有变现潜力,就有出道可能。因此,流量明星、人气偶像往往缺乏演技、唱功的艰苦淬炼,有流量却没有艺术作品;或思想修养、人文知识积累薄弱,出现成名后德不配位的“塌房”事件。将流量与专业素质、人文素养综合考量,建立健全艺人培养和选拔机制,制造既满足市场观众文化娱乐需求,又有实力有作品、德艺双馨的偶像明星,才是促进文艺发展、发挥正向社会影响力的时代需要。

  在“清朗·‘饭圈’乱象整治”专项行动中,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提出严格控制偶像养成类节目的要求,重点加强选秀类网络综艺节目管理,严格控制投票环节设置。通过对“流量明星”制造模式的精准打击,抵制追星炒星、泛娱乐化等不良倾向,以及拜金主义等畸形价值观。

  “饭圈”粉丝也早该醒醒了,对偶像“上头”但别“昏头”。在娱乐资本、数字资本所构建的造星体系中,粉丝不过是流量数字、消费数字、变现数字。粉丝不惜一切代价,付出金钱和时间,帮助偶像生成流量的过程中,会有一定的自我价值实现,在与资本和对手的较量中,甚至可以获得极大的集体狂欢快感。然而这并不能取代非理性粉丝作为资本逐利收割机的本质。

  偶像文化是人类文化的一部分,偶像是人类对美与力量的美好追求,时代需要能够为当代文艺受众提供精神食粮的偶像,能够净化社会空气、凝聚奋进力量的明星,能够以作品为人类历史奉献经典、为人类文明创造新标杆的艺术家。“流量至上”只能驱动数据至上、消费至上,由流量主宰的“饭圈”文化和偶像经济,通过打榜、控评、消费等方式制造数据,通过数据生产和情感消费追捧、制造明星。没有作品的流量明星,被流量支配主宰的“饭圈”文化,只会越来越受制于资本利益,受困于平台系统,在多方利益博弈、执迷数据泥淖中,乱象丛生,危害文艺创作生态,影响社会文化氛围。因此,“饭圈”乱象治理,“流量至上”的观念和规则体系,要先破。

 

  (作者:赵丽瑾,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甘肃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数字技术让作品口碑可视化(赵丽瑾)

  戳破“饭圈”幻象(赵丽瑾)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