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中国评协>家园

冒犯、举报:大众文化背后的度量与气量(王玉玊 孙佳山)

2021-01-19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王玉玊 孙佳山 收藏

  (点击网页如上“来源:《中国文化报》”,查看报纸报道,链接为:http://epaper.ccdy.cn/zh-CN/?date=2021-01-11&page=3&detailId=%E5%86%92%E7%8A%AF%E3%80%81%E4%B8%BE%E6%8A%A5%EF%BC%9A%E5%A4%A7%E4%BC%97%E6%96%87%E5%8C%96%E8%83%8C%E5%90%8E%E7%9A%84%E5%BA%A6%E9%87%8F%E4%B8%8E%E6%B0%94%E9%87%8F

 

  时值年末,脱口秀演员杨笠因在《脱口秀大会》中,对女性在生活中的日常困境进行了幽默总结,而获得了极高的人气,特别是那句对部分男性的吐槽——“看起来那么普通,但是他却可以那么自信”更是成为金句。也正是因为这句话,杨笠受到了批评。在随后的《脱口秀反跨年》中,杨笠再次提及“普通却自信”这一金句,相关争议进一步发酵,甚至有一些深感被“冒犯”的青年男性观众进行了举报,理由是杨笠的言论“涉嫌性别歧视”“辱骂全体男性”和“宣扬仇恨”。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新年伊始,陈凯歌的律师团队又大批量向B站举报对陈凯歌作品持负面评价的影视杂谈类视频。

  这两个看似不同的文娱类舆情事件的共同之处在于,它们都与大众文化领域的冒犯和举报直接相关。非常巧合的是,对于脱口秀、影视杂谈这两种文娱形式来说,合理、适度的批评和冒犯,恰恰是其精髓所在。

  显然,许多引人发笑的喜剧类文娱形式都或多或少地有脱口秀的特征,在我们既往的相声、小品舞台上,其实也已经出现过许许多多远比杨笠的表演,更具侮辱性也更结构化的冒犯:对女性的性别攻击,嘲笑外貌不那么符合一般大众审美的人……

  之所以是杨笠的表演被举报,因为杨笠选择了一种不够“安全”的冒犯方式。一般意义上“安全”的冒犯,是主流人群对边缘人群的冒犯,是强势性别对弱势性别的冒犯,是拥有更多社会资源的成功者对失败者的冒犯,是拥有强壮体魄的青壮年对老弱病残弱势群体的冒犯……被冒犯的对象,大多没有话语权,难以用对等的音量在公共舆论场中进行反驳的那一部分群体。与这样的喜剧机制和成规相对比,杨笠的冒犯无疑让一部分都市青年男性观众,体会到了被“冒犯”的真实感受。即使杨笠以她在与一位专业而出色的男性医生的相处中感到自由这一光明的桥段作结尾,仍旧让不习惯于被冒犯的一部分青年男性观众“出离愤怒”。

  被陈凯歌律师团队举报的吐槽类影视杂谈视频,是近几年兴起的一种文艺评论形式,主要内容是对糟糕的影视文艺作品进行辣评。尽管在吐槽类影视杂谈视频中也不乏对优秀影视作品的正面评点,但批评和冒犯确实构成了影视杂谈类视频的基本格局。陈凯歌在综艺节目《演员请就位2》中拍摄的短片,因存在美化代孕的倾向而成为B站影视杂谈区的常客。此外,陈凯歌的《无极》与他在《演员请就位2》中的表现,也是影视杂谈类视频的热点话题,而这些也正是其举报的内容。

  脱口秀、影视杂谈类视频失去了批评和冒犯,就失去了灵魂。文艺创作者要虚心接受批评,受众也要对真诚的文艺表达持有必要的宽容。无疑,关于脱口秀、影视杂谈类视频的各种争论会一直存在。怎样的冒犯是合适的,怎样的冒犯是过激的?相关领域的争论不会也不该停止。这种争论,以及允许争论的公共空间,也是文艺乃至文化的生机所在。

  大众文化的繁荣、健康和可持续发展,是需要度量与气量的。在杨笠、陈凯歌的相关争议背后,是我国文化产业自新世纪以来,特别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得到相当程度的发展之后,开始不断深度触及我国社会的不同性别、代际和文化圈层的必然结果。通过文艺评论的方式予以积极引导,并在文艺创作和批评之间建立顺畅、有机的沟通机制,已是摆在我国当代社会面前的一道基本命题,在看似日常、细微之处正真切地考验着我国文化治理能力、体系的现代化水平,也直接关乎我国文化产业能否实现高质量发展。

 

  (作者:王玉玊,中国艺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孙佳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艺术研究院副研究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推动人工智能在文艺领域更高维度的交互与协同(肖涵予 孙佳山)

  面对经典前作,新一代谍战剧如何突围?(孙佳山)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