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新时代现实主义电影的新浪潮(薛晋文)

2020-05-26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薛晋文 收藏

  梳理新时代以来中国电影的创作成就,现实主义电影新浪潮的出现无疑是最大的亮点。诸如《我不是药神》《湄公河行动》《流浪地球》《我和我的祖国》《中国机长》《攀登者》等电影井喷式涌现,标志着新时代中国电影出现了现实主义电影的新浪潮。这些电影的共同点是聚焦中国社会的重大历史事件或基层社会的基本民生诉求,拥有反映现实、引领生活和改良社会的现实主义精神,坚守影以载道、影以明德和影以亲民的民族审美理念,敢于直面社会的热点和焦点问题,善于以艺术感染力引爆大众的爱国主义激情,勇于承担电影艺术应有的社会责任和社会使命,掀起了新时代现实主义电影创作的一股强势冲击波。这批作品的共同特点包括:

《流浪地球》剧照

  艺术家的现实主义立场再度回归。曾几何时,受到极端消费文化等不良创作倾向的误导,一些电影艺术家的现实主义立场摇摆不定。然而,在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的感召之下,电影艺术家的现实主义立场获得了纠偏和校正,创作者普遍追求“市场上有观众,社会上起作用”的现实主义立场,在电影的大众化和化大众方面取得了实质性突破,创造性地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同频共振。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就是典型代表。一方面,创作者自觉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在社会上掀起了广泛的爱国主义热潮,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深入人心作出了突出贡献,有效激发了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为凝聚命运共同体的共识进行了有力探索。另一方面,创作者把自己摆进去,将小我和大我有机融合在一起,自觉为亿万苍生的命运代言,深情抒发一代人共有的时代记忆和时代情绪,站在平民百姓的立场为时代放声歌唱,引发了亿万观众的强烈共鸣。还有,动画电影《哪吒之魔童降世》,一句“我命由我不由天”喊出了时代的心声和正气,契合了自力更生和艰苦奋斗的时代最强音,引发了全社会特别是青年一代的共鸣和通感,为集聚社会正能量和缝合社会裂缝起到了重要作用。同时,该动画电影以民族文化母题引发了普通观众的极大兴趣,依托潜在观众群体和现代艺术形象创造,在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中赢得了广泛的观众基础。此外,《我不是药神》《红海行动》都有这样的共同现实主义立场,很好地将电影的市场观众和社会作用有机结合在一起,创造性地实现了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有机统一。

  深情观照火热的社会历史生活。现实主义创作和伪现实主义创作的最大区别,是创作者对社会历史生活的深度关注和深情介入。比如,电影艺术家直面现实的勇气增强了,一些中青年电影创作者以扎根生活代替了对生活的想象,以导演忻钰坤为代表的年轻一代主动深入农村生活,创作出了颇有震撼力的《暴裂无声》《心迷宫》等农村电影,透过农村社会的复杂现象剖析基层社会的本质内涵,敢于为乡村社会的弊病挤破脓包,具有刮骨疗毒和除旧布新的艺术担当和情怀,表达了创作者鲜明的现实批判和揭露立场,彰显了电影艺术家的勇气和抱负。再如,电影艺术家深入生活的热情提升了,以《我不是药神》为代表的创作团队,他们以现实主义加浪漫主义的温情方式去拯救弱势群体,以人道主义和人文主义精神为市井小民鼓与呼,在这种貌似冷静而客观的视听语言背后,却掩饰不住艺术家对社会生活的火热激情,越是对生活爱得深沉和热烈,在电影作品中的表现越是冷静而理性,他们试图为社会历史的发展而“补天”,为普通百姓的苦难和遭遇“遮风挡雨”,彰显了现实主义电影创作者热心冷眼看生活的激情、敏锐和冷峻的风格,这也是现实主义创作者必备的一种优秀品质。又如,电影艺术家零度介入的风格更加明显了,电影《阿拉姜色》《家在水草丰茂的地方》很有说服力,这几部作品的创作者似乎隐去了自己的情感色彩,在作品中不轻易表露自己的爱恨判断和价值立场,而是最大限度地呈现原生态和纯客观的现实,将真实的生活呈现给观众,相信观众能够读懂和诠释画面内涵,最终将思索和阐释的空间无限放大,这似乎是一种漠不关心的零度介入,实际上取得了令人牵肠挂肚和不离不弃的审美韵味,这种零度介入的创作取向恰恰是现实主义电影的本质特征。

《我不是药神》剧照

  典型英雄充满了现实主义特征。塑造典型人物是现实主义电影的普遍追求,现实主义电影依托塑造的典型人物,引领观众在认识层面抵达了新的境界和高度,这也是现实主义艺术的魅力所在。譬如,《流浪地球》中的中国航天员刘培强、《暴裂无声》中的哑巴张保民、《湄公河行动》中的队长高刚都是艺术家倾力塑造的典型英雄人物。无论是他们身上负载的担当作为精神,还是硬汉的牺牲精神,抑或高昂的爱国主义精神,本质上都是这个时代和社会需要的普遍精神特质。这些本质特征之所以激起了亿万观众的强烈共鸣和通感,根本的一点是他们精准捕获了特定的时代情绪和社会症候,倘若没有抓住新时代的本质特征,这些英雄就谈不上是典型人物,创作者将时代的典型特征汇聚成了恩格斯所说的“这一个”的典型形象,所以既具有时代的特殊性和具体性,又具有历史的普遍性和永恒性。从口碑和奖杯来看,这些电影无疑抓住了现实主义电影塑造典型人物的核心问题,而且将这样的特征进行了艺术的升华和深化,成为一个时代所需要的标志性英雄形象,熔铸了观众对民族和现代英雄的审美理想,满足了观众对当代英雄的想象诉求,承载了国民对实现民族复兴梦想盛世英雄的想象,以及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梦想的大国英雄的期待,这是民族自信和文化自信的最好体现。由此看去,这样的典型人物塑造抓住了要害和关键,对于现实主义电影而言至关重要,也是一种充分而自觉的现实主义,不是掩饰和矫情的伪现实主义。

电影《湄公河行动》剧照

  当然,我们也不能把当前的现实主义电影新浪潮捧得过高,现实主义电影在距离艺术殿堂中一流的“高峰”作品方面还有差距,它们在塑造国家形象新内涵和对外传播新策略方面都有待提升,现实主义电影的新美学还有待建构和完善,我们期待着现实主义电影在未来能够越走越远。

  (文中图片来源于豆瓣)

 

  (作者:薛晋文,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太原师范学院副校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用心用情写好农村剧(薛晋文)

  重建正确的文艺价值观(薛晋文)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