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每天让世界美好一点点

2020-03-24来源:《山西日报》 作者:梁静 收藏

  2019年12月31日早6点半,我跟着导航要去北沙滩一号院32号楼,地点是中国文联4楼报告厅,作为粉丝参加第四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推优发布典礼暨2019年中国文艺评论峰会。这是我第一次走进中国文联。年年去北京,都想去看看文联大楼到底什么样,但终归是没有去。

董耀鹏宣读《中国文联、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关于表彰第四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作品的决定》(摄影:布和巴图)

  2010年,我离开山西孝义文联,近十年了,如今还常有初识的老师建议我应该到文联或者作协去工作,觉得那里更适合我。每当这时候,我会尴尬一笑并答,我就是从文联出来的。离开文联,并非初衷,但人总得积极向上啊,但这进步比起一辈子写出等身的书来,也真是微不足道。于是,当主业成了爱好,工作之余的努力更显重要,偶尔还会听到两句不务正业的批评。有时自忖,是什么能够让一个人对一件事持续一生的愿意去追求,或许只能是梦想和爱了,这种不可或缺的精神上的需要,在初高中时期就被雨果、巴尔扎克、勃朗特姐妹、奥斯汀填满了。

  从未想过,第一次靠近中国文联是因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的召唤,也不清楚,自己是怎样从一个写小说的转向了写文艺批评,并在评论的“江湖”里混迹了许久。我不想用“领域”二字,因为,以我的水平,还差得很远。但于内心深处,仍燃着一团熊熊之火,这火星,时明时隐,总不熄着,有人给点柴火,便噼里啪啦地响动起来。比如,这次一看到扫二维码抢位参加“推优典礼”的消息,想都不想,手指一点便抢到了。后来看到许多艺评伙伴们抢不到,还暗自庆幸自己手快呢。

  其实,多年来,特别感谢中国文艺评论家这个协会。2014年成立至今,一直十分平易近人,恰逢自媒体时代,一刊(《中国文艺评论》)一网(中国文艺评论网)和几个微信公众号办得真是风生水起:应接不睱的文章、活动和消息黏性十足,将人们的目光紧紧锁住,稍不留神就会错过参与的机会。而且无论你是投稿还是写信,都只有一个接收邮箱,给广大写作者减少了很多投稿如何选择栏目、给哪个编辑投的分析精力。永远公示的那个邮箱,用一种坚定不移的信念告诉你:只要投到这个邮箱,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真正把协会服务的功能做到了极致。5年了,协会任何活动都直接面对全国的网友,可以从北京辐射到任何角落,尤其是评奖等关乎荣誉的活动开通的自荐渠道更是亲民,这才给了我这样的写作者能够直接和协会的老师们建立联系并保持交流的机会,也是我此次终于能够走进中国文联大楼的原因。

  提前半个小时到了文联,我去得不算最早,但人已很多,大家在忙着照相,为了这一刻而留念。最安静的可能就是粉丝区,共62人,坐在扇形报告厅弧度最大的区域里,每个座位上都已放好一个限量版中国文艺评论的专属布袋,里边有2019年第11、12期《中国文艺评论》和一张设计精美的折叠式宣传页。说是粉丝,其实多数都是文艺评论圈的老人了,可能很多和我一样,报了作品没得上奖,来当吃瓜群众的,但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也许心里盘算着取点真经以待修成正果。

  多年来,最为敬佩的人就是董大中老师,山西省作协党组书记杜学文老师曾在《董大中文集》的研讨会上号召,希望在座的年轻学人都能向董老师学习,拿出板凳能坐60年冷的精神,面对文学评论事业。我永远记着这句话,虽然是无意中走进了文艺批评的世界,却成了我写作生命中最为重要的部分,也是我能够承认自己是写作者的一个理由。这条路上,遇到了太多贵人,也遇到了很多困难,这两天在读王强的《我们的时代》,里边有个鲁总说过一句话:人一辈子不能总挑简单的事干吧。我很认同。还有一位主人公是山西人,叫裴庆华,在互联网发展最为迅速的这30年,他是一个坚守良知与底线的商人,他也说过一句话:咱们每活一天,都应该让周围的世界变得美好一点。

  挑难的做,每一天让世界变得美好一点,可能正是我写得不怎么样却总想要在各种活动中凑热闹的原因,是我作为一个写作者期待自己能够给这个时代和社会贡献一点点力量的原因。

中国文艺评论网友合影

 

  延伸阅读:

  第四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推优发布典礼暨2019中国文艺评论峰会在京举办

  专版|第四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优秀作品

  培根铸魂 守正创新 ——参加第四届“啄木鸟杯”中国文艺评论年度推优发布典礼暨2019中国文艺评论峰会有感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