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从初绽到盛开(毛时安)

发布时间:2019-12-03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毛时安 收藏

  像准时的候鸟,每年10月中旬会有大批的青年艺术家和青年艺术爱好者,从中国和世界的四面八方云集到黄浦江畔,栖落在高楼林立的谷地,走进戏剧人的学府,上海戏剧学院。

  10月20日,就在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开幕的次日,为时7天的青年艺术创想周像一团熊熊的篝火,在上戏热烈而奔放地燃烧起来。近百场青年的演出、展览、讲座,争奇斗艳地在创想周平台上亮相。坐落在华山路的上戏南门敞开着永远热情的胸怀,迎接潮水般涌来的年轻人。

\

  上戏剧场门口的沉浸式集市,新搭建的“上海老街”上支着一顶顶白色的帐篷,帐篷里挂着一盏盏亮得晃眼的白炽灯。灯光下,五颜六色的小饰品,吹来一阵阵青春的创意之风,透着现代大都市的摩登气息,时尚与怀旧的食品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少男少女们的目光在摆满的饰品和食品之间细细搜寻。这让我们想起古时花木兰在东市、西市、南市、北市的忙碌,想起熙熙攘攘的古罗马集市。校园大草坪上,炫目的聚光灯把夜空渲染得如白昼一样明亮,在轰鸣的乐声中,上戏舞蹈学院多彩的舞姿令人目不暇接、心旌荡漾。那座中国戏剧界人人皆知的教学楼“红楼”,那座曾有众多演员受教的“红楼”,每个教室都在上演着由国内外年轻戏剧人创作的话剧、音乐剧、喜剧、木偶剧、现代舞,《你跑什么跑》《非典型捧腹爱情》《等待告别》《匕首》《十五岁喜剧》……王晓鹰、葛剑雄、宋怀强,还有俄罗斯、意大利、丹麦、美国的各路名家等亮相主讲,诗化意象、俄罗斯歌剧教育、浸入式体验、语言的人文关怀,话题广泛得就像我们生活的世界。创想周揭幕当天,由我登场向上戏附中的学生做《新时代、艺术和我们》讲座。平时很少和中学生接触,一时有点“晃范儿”,但他们渴望、憧憬的目光,还有听讲过程中会意的表情,让找不到北的我有了满满的信心。课堂上,大家互动得很融洽。

  佛西楼旁的新空间剧场,黑匣子的两边,淡淡的水墨映衬着中间一道宛如瀑布流泻而下的透明圆柱形纱幕,两边和着一块宽宽的幕布。正在上演的是委约创作的寓言剧《捉影》,7个来自话剧、戏曲、木偶、舞蹈等不同艺术领域的青年艺术家,真人、皮影、傀儡,共同演绎着捕捉影子献给国王换取活命的荒诞故事。今年的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收到世界各地华人青年艺术家的111份申报作品,经三轮遴选,6部作品入选委约作品。马兰花剧场里,钢琴音乐新媒体《际空之响》在黑白琴键上演绎着都市里虚无的空气、飘浮的尘埃、高耸入云的建筑、步履匆匆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流、无处不在的媒体,还有水、光、电波,“泛生命体”给人现代迷离的美感,乐音和变幻炫目的多媒体急速互动,激起我们对平时熟视无睹的现代都市“泛生命体”的陌生体验和思考。夜色中的端钧剧场,玻璃外墙被灯火照得如水晶宫般玲珑剔透,年轻人自由而有序地等待入场看戏的队伍,像一块晃动的皮影。“2019青年艺术创想周”醒目的红色横幅悬挂在剧场上方。来自云南的3个女生,身着白色的轻纱裙,像若有若无的云岚轻轻挪动着,她们生活在现在、过去、未来的时态中,在钢琴孤独的伴奏下,喃喃倾诉着《一封陌生女人的来信》,倾诉着那些无人倾听的内心的波涛,忧伤的话语爬满了她们青春的容颜,清晰地敲击着观众的心灵。现代舞和古典舞刚刚在这里无拘无束地打开现代人通向古老的《易》的幽径,接着就有《冷感人》探索现代人内心的寂寞荒凉。他们背负着物质的重负,渴望交流而不得。男女舞者跳跃、奔跑、呐喊、升腾,摆动着躯干,他们的每一块肌肉都绷得鼓鼓的、紧紧的,青春的生命透过肌肤投射到观众席上。他们如此的投入、忘我,明亮的双眼时而迷惘、时而清醒、时而激动、时而平静、时而焦虑、时而满怀着希望,即使冷峻也充满了力度。舞台合成非常严谨,灯光、音响与整个舞蹈节奏的变化严丝合缝。看得出,每个作品,年轻人都下了大功夫。观众席上有四五排远道而来的金发碧眼的外国朋友。许多没有座位的观众坐在台阶上,我和他们一起席地而坐。身边,几个稚气未脱的孩子脸上闪着渴望、憧憬的光彩。一聊才知,他们是安徽蚌埠的高三学生,结伴而来,就住在附近的宾馆。演出结束,全场观众起立,拉直了嗓子,大声喝彩。

\

《一个陌生女人的来信》剧照

  春播秋收。8年前的那个春天,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总裁王隽迈着春天般轻快的脚步来到那条名叫“黄金城道”的步行街,坐在那个名叫“早安,巴黎”的街边咖啡馆。年轻的她,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侃侃而谈。就在那次交谈中,一颗名叫“扶持青年艺术家计划”的种子,播进了上海文化的土壤里。上海国际艺术节要为有才华、没机会的青年艺术家提供平台,让艺术节张开青春的翅膀飞翔。这是一个多么雄心勃勃又充满青春热情的计划,虽然还没有实施,却已经能够让人看到它的美好愿景。经过不到半年,实际仅有三四个月的时间,2012年10月19日,扶青计划开出了第一朵小花,一台由6个作品组成的“上海·梦”。第二年,这个计划得到了上海戏剧学院的热烈响应,扩展成为期7天的青年艺术创想周。开门办学,文教互动,扶青计划的创想周,就是要让青年们的艺术想象在广袤的精神原野上无拘无束地驰骋,让他们一时被压抑的才华像节日的烟火那样尽情地盛开在艺术天空中。7年来,扶青计划委约85位艺术家原创71部作品,10多台剧目赴亚洲、欧洲、美洲、大洋洲国家演出,让世界感受到当代中国青年朝气蓬勃、积极向上的精神气质。

  演出结束,我看见几个学子走出校门,沿着延安路高架,穿过时亮时暗的路灯光圈,渐行渐远。蓝色的泛光灯托着延安路高架,像一道彩虹伸向远方。前方是四通八达的虹桥枢纽中心。其实,上海国际艺术节扶青计划就是一座文化的延安路高架,让那些有理想、有追求的年轻才俊沿着它一路去往艺术的“虹桥枢纽”,然后再从那里奔赴艺术王国的四面八方,成就自己轰轰烈烈的艺术人生。

  夜深了。赤橙黄绿青蓝紫,在不断变换着色彩的景观灯的映照下,戏剧大师莎士比亚、易卜生、布莱希特、歌德、雨果、奥尼尔的塑像,星罗棋布于上戏校园深处的树荫花丛中,用深情的目光打量着还在校园里漫步的青年艺术家们修长的身影。大师们知道,对于所有的青年艺术家,青涩是难免的,而且无需担忧,甚至青涩就是他们的特色。也许,未来的大师就在他们中间……

\

《易》剧照

  目睹扶青计划从初绽到盛开,我和艺术界的朋友们始终认为,对于青年艺术,可怕的倒是带着过分圆熟和世故的老成。如果青年艺术家们老气横秋,还有什么意思、有什么价值呢?青年艺术就是“生长的艺术”。扶青计划,就是为青年艺术绽放和盛开独辟的一方旷野。

 

  (作者:毛时安,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上海市人民政府参事)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第十二届中国艺术节观后:把现实和梦想书写在舞台上(毛时安)

  毛时安:何为好的艺术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