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走进奥地利(张晓岚)

发布时间:2019-09-15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张晓岚 收藏

中国国家交响乐团 - 莫扎特#土耳其进行曲

Richard Clayderman - 梦中的婚礼 (钢琴曲)

  2015年11月曾去过奥地利西部城市因斯布鲁克,那是一个阿尔卑斯山谷中,位于因河岸边的山城。城边因河清澈见底、潺潺流过;从古镇向山上望去,阿尔卑斯山上的森林和山顶的积雪泾渭分明、相映成趣。我们住的宾馆在山边上,远远望去,宾馆掩映在大片的森林之中。那一夜,住在山边宾馆,我曾幻想从此不再离去,远离尘世的繁杂喧嚣,过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田园生活。今年又来到维也纳和萨尔斯堡,对奥地利有了更多了解。

  奥地利是中欧的内陆国家,面积80000多平方公里,东面是匈牙利和斯洛伐克,南面是意大利和斯洛文尼亚,西边是瑞士和列支敦士登,北边与德国和捷克接壤。国土形似蝌蚪,东面蝌蚪的头部,是宽广的平原,蝌蚪细长的尾部向西穿过德国和意大利之间的阿尔卑斯山脉,直抵瑞士和列支敦士登。东部平原经济发达,文化底蕴深厚,西部山地约占全部领土的30%。当我们乘坐大巴从维也纳前往萨尔斯堡的时候,一路上,既浏览了奥地利东部平原的田园风光,也观赏了西部山区秀美的湖光山色。

  维也纳位于奥地利的东北部,正是蝌蚪眼睛的部位。海顿、莫扎特、贝多芬、舒伯特和约翰·斯特劳斯父子等著名音乐家都曾在此生活多年。这些音乐大师在两百多年里,为世界留下了丰富的音乐文化遗产,形成了奥地利自己的民族文化特色。奥地利萨尔斯堡音乐节是世界上水平最高的古典音乐节,每年金色大厅的新年音乐会吸引着全世界人民的目光。维也纳国家歌剧院建于1869年,是世界最著名的歌剧院之一,而维也纳交响乐团更是享誉世界。维也纳确实不愧为“世界音乐之都”。

\

维也纳国家歌剧院

\

维也纳金色大厅外观

  说实话,这次的东欧之行对我吸引力最大的就是维也纳了。首先是希望在维也纳听一场交响音乐会,享受一下世界音乐之都的音乐之美;其次是我父亲上世纪80年代曾经在维也纳大学参加学术会议并做过演讲,想照些现在维也纳大学的照片,给他看看。然而这两个愿望都没有实现,不免留下一丝遗憾。好在此行去了莫扎特的故乡萨尔斯堡,参观了莫扎特故居。看着莫扎特及其父亲的生平介绍的录像,目睹故居中的遗物,我心中的遗憾终于得到了一点补偿。莫扎特(1756年1月—1791年12月)是音乐神童和天才,他4岁跟随作为宫廷乐师的父亲学习作曲,6岁跟随父亲做巡回演出,1773年17岁时成为萨尔斯堡大主教宫廷首席乐师。从1781年莫扎特结束了8年的宫廷乐师生涯前往维也纳,到1791年12月不明原因地去世,他在维也纳生活了10年。这10年,是他音乐创作的黄金时期,也使他成为欧洲主流音乐流派“维也纳古典乐派”的代表人物之一。

\

萨尔斯堡的莫扎特故居

  回到北京的这几天,我每天都在听莫扎特创作的音乐作品,《小夜曲》《梦中的婚礼》《土耳其进行曲》《小星星变奏曲》……沉浸在他创作的优美旋律中。莫扎特儿时是音乐神童,去世时不满36周岁,因此他的许多乐曲中充满童趣和年轻人对未来的向往。我想,如果莫扎特能活到老年,经历更多人世间的沧桑,他还会创作出更多波澜壮阔的音乐史诗。1791年12月5日,莫扎特猝然长逝,那是世界音乐史上的重大损失。

  美泉宫位于维也纳西南部,是一座巴洛克风格的建筑。在美泉宫内部参观,为其艺术之精美、装饰之奢华所震撼。据导游介绍:一间大厅顶部的壁画,耗费了一名画师20多年的时间才完成。遥想当年一位站在梯子上,仰望天花板作画的画师为艺术的付出,不能不为画师的精益求精所折服。奥匈帝国时期,茜茜公主曾经是这座皇宫的主人。

  到了美泉宫,一定要去后花园,一个由喷泉、森林、步道、花园和小山组合在一起的大花园。美泉宫后面正对面约一公里处是一座小山,山上是一座“凯旋门”。从美泉宫后门的广场经过一个接一个的各具特色的小花园,到达小山下的喷泉,再往前就是小山上的“凯旋门”了。小花园两边是宽阔的步道,步道两边是森林,森林内是林荫小道、小的喷泉和小的花园。这样大面积的皇家花园,似乎可以和著名的圣彼得堡夏宫后花园相媲美了。但是就我个人的看法,美泉宫与清代慈禧的夏宫颐和园相比,如果不论皇宫内的艺术品,在园林湖面的面积和长廊的曲径通幽等方面都显得略逊一筹。

\

美泉宫的后花园

  小镇哈尔施塔特位于哈尔施塔特湖的湖边,漫步于小镇街上,一边是天鹅游弋于湖面,一边是沿山坡建设的三层欧式小楼,一层作为商店,面积都不大。那天,我们上午11点多到达哈尔施塔特,导游来自台湾,他告诉我们游船中午1:00才开船,大家可以在小镇游览,并买些食品在游船上吃中饭。我走到湖边的一个快餐商亭购买三明治,接待的小伙子20岁左右,很热情,在等待后厨制作的时候,我们就聊了起来。我手指着哈尔施塔特湖说:“这里真美。”他听了我的话似乎找到了知音,说道:“我从维也纳来旅游,因为这里太美了,就留在这里工作,已经一年多了。”我夸他:“真棒!”他高兴地笑了,是那种还未脱去年轻人稚气的笑容。这些年轻人的自信、自立、浪漫,让人甚感欣慰,我相信,他们工作一段时间又会走入学校,选择他们喜爱的专业,继续学习。

\

奥地利西部小镇哈尔施塔特

  哈尔施塔特湖和沃尔夫冈湖连在一起,水很凉,是山上的积雪融化后形成的。游船行进在前往小镇沃尔夫冈的湖面上,望着游船外的湖光山影,我似乎又一次来到了挪威松恩峡湾的游船上。在北欧挪威山间峡谷中有许多峡湾湖泊,都有如此美景。湖边山上绿树葱茏,间或有瀑布从山上喷涌而出,飞流直下;湖中湖水清澈,鱼翔浅底;空中海鸥围着游轮,争抢游客抛出的食物。那是一幅美丽的风景画!沃尔夫冈湖是内陆湖泊,见不到海鸥的身影,略少了一点生气。

\

奥地利西部的沃尔夫冈湖

  沃尔夫冈小镇主街道的一边是沿山坡建设的三层小楼,另一边是沃尔夫冈湖和湖边建筑。许多别墅的阳台上种满了玫瑰花,既展现着房屋主人热爱生活、热爱大自然的情趣,也为小镇增添了光彩。从小镇的街上,我们可以看到山坡上圣沃尔夫冈教堂的塔顶,导游为我们讲述了教堂的故事:公元10世纪,主教沃尔夫冈来到这里,一天他听到上帝的声音:“掷出斧头,在斧头落下的地方建一座教堂。”于是他修建了圣沃尔夫冈教堂,小镇也因此得名沃尔夫冈。从此,不仅有了这著名的教堂,也留下了这让人流连忘返的小镇。

  两次前往奥地利,在我心中,不仅留下了莫扎特和维也纳优美的音乐,更留下了奥地利西部的山川景色。如果有机会再去奥地利西部,我愿陶醉在那山里,陶醉在那湖边。

 

  (作者:张晓岚,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文艺之旅|亚特兰大掠影(张晓岚)

  拉斯维加斯的《O》秀为何常年场场爆满?(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张晓岚)

  蓝色夏威夷遐想(张晓岚)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