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评协>评论家园

秦腔表演艺术家陈淑玲:梨园再现“山花”红(赵炳鑫)

2019-04-09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赵炳鑫 收藏

  听闻阔别塞上银川多年的秦腔表演艺术家陈淑玲参与编剧和主演的九集现代秦腔广播剧《山花》,在陕西戏曲广播电台播出的消息,我心头一震,遂想起多年前她的专辑《陈淑玲秦腔唱段集萃》出版时的情况。

  9年前,由九洲音像出版公司出版发行的《陈淑玲秦腔唱段集萃》CD光盘(收录了陈淑玲的《柳毅传书》《清风明月》等20段精彩唱段),DVD光盘(收录了《梨花情》《打柴劝弟》等10段演出录像)在银川首发。我有幸担任这两部音像作品集的文字总撰稿。这两套光盘是陈淑玲秦腔艺术生涯中的精品集萃。那时的陈淑玲在宁夏秦腔剧团担任业务科长,科长的官职并不大,但管的事还真不少,全团的剧目排练、外出演出、送戏下乡活动等,哪一样都是她亲力亲为,整个人忙得团团转。那时的陈淑玲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活力无限,她说:“再苦再累,都能顶得住、挺得住”。专辑新闻发布会现场,宁夏演艺界群贤毕至,高朋满座。她即兴表演一曲《黄鹤楼》,赢得满堂喝彩。

  被誉为宁夏“女小生”的陈淑玲,艺术天分极高,自身条件好,唱腔音域宽广、浑厚,音质纯净,唯美大气,是难得的艺术人才。在她离开宁夏时,我曾问她有什么打算,她说,“前路茫茫。”我说:“如果你放弃热爱的秦腔,那就太可惜了。”我从她的眼中看到了闪烁的泪花。后来,我了解到她虽然离开了专业的演艺团体,但仍然会参加一些演出邀请,还参与出国访问演出。我为她感到欣慰,她没有放弃钟爱的秦腔演艺事业。

  早年,陈淑玲在宁夏走红的时候,演出之盛况可谓一票难求。她凭借扎实的基本功和独特的唱腔征服了不少热爱秦腔的戏迷朋友,获得过国家级和省市级戏曲大奖,在宁夏乃至西北地区享有盛誉。特别是她因为在剧目《周仁回府》中对舞台角色的诠释入木三分,素有“活周仁”之称。

  陈淑玲与秦腔的缘分何来?走进她的老家——有“陇口要冲”之称的甘肃省平凉市静宁县,就能深深地感受到了。那里,丘陵逶迤,山大沟深,土地贫瘠,十年九旱,自然环境十分艰苦。也许是与贫困的抗争需要一种粗犷的声音去张扬生命的激情,也许是生命的个体在寻找自我中需要一次次的证明。生活在那片厚重的黄土地上的人们,寻找到了属于他们自己的音乐,这就是大秦之声——秦腔。

  1973年,陈淑玲出生于静宁县古城乡一个偏远的小山村。她的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憨厚农民,识字不多,更不识戏曲谱,但对秦腔一往情深。她的外祖父和母亲天生就是戏迷,一家人经常在一起又拉又唱。陈淑玲5岁就会唱几段精彩的唱段,在家庭里自编自演,村上男女老少总来她家中观赏。命运就此在不经意间为她的人生走向打上了秦腔艺术的烙印。陈淑玲天资聪颖,刻苦好学,中学学习成绩优秀,父母希望她能考个好大学,走出大山。然而,15岁的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竟然瞒着家人独自去平凉戏校报名学戏。这让作为戏迷的父母都难以接受。陈淑玲对父母说:“行行出状元,我喜欢秦腔就一定能学出个名堂来,你们不要担心。”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从那以后,陈淑玲潜心学习秦腔艺术,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汗水和辛劳,但也得到了丰厚的回报——她收获的掌声不断、荣誉不断,在首届秦腔艺术节、宁夏首届文化艺术节等文化展演、大赛中频频获奖。她主演的《清风明月》作为2008年奥运会展演剧目进京汇报演出……一系列成就让陈淑玲在秦腔艺术界的名声越来越响亮。

  然而,就在大家以为她将大展宏图之时,陈淑玲却突然隐退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直到2015年,我收到她从西安寄来的《塞上凤凰陈淑玲戏曲集萃》,才知道她在所钟爱的秦腔艺术之路上一直默默地行走着。现代秦腔广播剧《山花》播出时,电波里传来她熟悉的声音,我又一次被她充满真情的唱腔打动。

  《山花》写的是上世纪80年代初村党支部书记大奎含辛茹苦抚养两位烈士的孩子——山花和丁旺成人的故事。深受乡亲恩泽的山花、丁旺结为夫妻后,知恩、感恩并立誓报恩。他们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在本乡镇开了一家“报恩理发店”回报父老乡亲。山花在水中奋勇救人时失去了腹中的孩子并因此造成终身不孕。然而,他们夫妻以大爱之心收养了四个身世不同的孩子为义子,并将其全都培养成栋梁之才。这年中秋节,四个孩子通过手机微信视频,从世界各地为山花祝贺60岁生日,唱出了一支歌颂中华美德和改革开放成就的壮丽颂歌。

从左至右——编剧/主演:陈淑玲、编剧:韩怀仁、编辑:李倩、导演:焦瑞霞、编剧/作曲:刘戈兵

  剧中的陈淑玲以神入戏,以情动人,唱出了山花的无奈、苦闷、痛苦、执著和坚定。陈淑玲始终把成为一位有灵魂的演员当作追求的目标,让自己融入到每一个角色之中,用真情去诠释人物的内心世界,全身心投入到对角色精神气质的把握中。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八千万老乡齐吼秦腔。陈淑玲用她那精湛的才艺和深情的演唱,表达着她对人间真善美的憧憬和向往。梨园再现“山花”红,我欣慰于她的执著追求结出了灿烂的艺术之花。

 

  (作者:赵炳鑫,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评殷健灵长篇小说《野芒坡》:点亮生命成长的精神之光(赵炳鑫)

  秦腔《关中晓月》:古老秦腔的现代提升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