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文艺评论来到了一个好时代:广东评协研讨文艺创作路径

发布时间:2019-01-15来源:羊城晚报 作者:朱绍杰 收藏

\

  1月6日下午,由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办的“新征程:发展与繁荣广东文艺创作路径探讨”会议在广州图书馆举行,会议由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专职副主席梁少锋主持,包括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林岗,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羊城晚报粤派批评工作室负责人陈桥生,广东省评协监事长陈川泓,广东省评协副主席申霞艳、赵利平、陈志平、谭运长、江冰,广东省委党校教授张承良,广东南方软实力研究院常务副院长谢振泽,以及青年批评家郑焕钊、黎保荣、邝以明、张晋琼、卜松竹、王琴、王洪琛、谭昶等省内外多位文艺评论界专家与会。

 

  林岗[广东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中山大学中文系教授]:

  评论的希望在年轻人身上

  评论可能已经到了一个好时代。《诗经·小雅》有一句叫做“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嘤其鸣矣,求其友声”,首先这个“嘤”要鸣,求的是“友声”,我觉得评论就是一种友声,就是对人家的创作发出一种回应的声音。其实今天政府投入了很多资金,动员了很多资源去推动文艺评论,希望评论能够繁荣。而评论的希望在年轻人身上。我们当中不少人在高校工作,高校有高校的一套,我觉得大家不必要一门心思做评论家,其实把评论做成自己的一个业余兴趣,这真的是很好的。

  北京电影学院的曹小卉教授告诉我,现在中国没有动漫的评论。我想,动漫是一个新的都市时代的通俗文艺,观察中国社会就会知道古往今来中国古代的价值观一定是通过一些通俗的文艺形式——乡村就是戏曲,然后就是话本,长篇的《三国演义》、《水浒传》这样的小说灌输到社会基层的。而动漫就是都市里面最新的一种形式。如果你够敏锐,好好评论一下动漫,十年以后你就是头把交椅,因为没有人做,这对于评论家来说,对于年轻人来说是一个好时代,你要知道因为新的经济形态,新的都市形态会有新的东西出来,这个东西你早早去关注它,日后它成长了,动漫在小孩里头有多大的影响力!刚才曹小卉提出问题:为什么动漫里的妖怪都是女的?可以在评论里回答这个问题,不需要做很深的学术研究。这个通俗形式一旦和价值观结合起来,这种评论就真正是有用的。我觉得评论有两种,一种是对作家能起作用的,但是另外一种评论可能对作家起不了作用,但是对社会起作用的,就是价值观方面的评论。现在热心做评论的年轻一辈是遇到了一个好时代。

 

  郑焕钊[暨南大学中文系副教授]:

  评论的介入和引导很重要

  今天最重要的就是科技时代的文学经验。近些年来,科幻文学作为一种新的文学,随着全球性的科技竞争日益成为一种非常重要的文学类型,中国在很多方面目前已经开始领先。与此同时,信息社会,网络科技和人工智能也已经包围、进入和渗透我们的日常生活,不断地塑造我们的经验,重新书写中国故事、中国经验成为可能。

  此外,我们今天也进入了一个真正的城市时代,今天的城市显然已经不是简单的城乡关系,不是简单的90年代以来的二元对立的结构模式,而是日益和全球性的技术、媒介、资本等复杂经验勾连起来,我们已经看到有了一批非常新生的文学力量,而且这里面包含着非常丰富的可能。我们经常说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我们以为容易书写地域特色,然而如果不能在地域的人文风物,时代变幻当中深入时代人类所普遍面临的困境,缺乏具有普遍性关切的时代的精神哲学的介入,那我们的书写终将是边缘的,因此我们呼唤把握社会总体性新时代文学经验的一种书写。

  在这样一个过程当中,评论力量的介入和引导就很重要。在面对新现象、新经验的情况之下,评论和创作具有非常强的共生关系,如何用评论来引领文学发展理念,布局文艺发展的定位将极大影响文艺发展的未来格局。

 

  张晋琼[广东省艺术研究所研究员]:

  戏剧不能只注重后期结果

  从2015年开始,国家开始对戏曲进行各种政策、福利扶持,戏剧界非常繁荣,但是在戏剧批评还是比较势单力薄,我感觉处于一种孤军奋斗的状态。戏剧创作的路径在哪里?一个是戏剧家的主体,一个戏剧家必须有自己学术的深度和广度,还有对生活的温度,因为要深入生活之后才能写出有温度、有深度的作品。第二是政府层面,它有打造平台的作用,这个平台已经非常广阔。但在以业绩作为一个考核标准的情况下,我们更注重的是后期结果的考评,而戏剧可能同文学等其他艺术门类有所不同,如果前期的评审或者考核没有跟踪到位的话,留下来的可能就是昙花一现的东西。

  还有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评论,讲真话的氛围到目前来讲还是比较欠缺的,尤其是在戏剧界。以前的话剧多的是匿名评论,但我以实名做戏剧点评,很幸运的是在广东这样一种宽容的氛围当中,不仅在广东,甚至在全国业界都有比较好的口碑,其实就开了一个很好的头,但是远远不够,如果仅仅以这样一种现象式的评论去做的话其实是不长久的,我更希望能够以一种更长效的机制去做这样一个事情。

 

  黎保荣[肇庆学院文学院教授]:

  依靠厚重的成果说话

  广东不只是地域的广东,还是面向全国、面向世界的广东;不只是面对当下的广东,还是面对历史与未来的广东。所以,除了宣传与活动,还需要依靠厚重的成果来说话。而厚重的成果,需要做到三个维度,或者说一个成熟的批评家要有:历史高度、审美悟性与问题意识。

  所谓“史”,当然需要技法层面的史料翔实,大量地搜集史料,严谨地整理史料,但是更需要使得自己的评论体现出历史视野尤其是文学史视野,并非为评论而评论,而是善于将作家作品放置在整体的历史或文学史框架中去下判断,以彰显作家作品的特征。换言之,将微观与宏观结合,使得具体的作品评论具备了文学史的广度与视野。

  审美维度首先要求批评家具有坚实的审美观念、主体气质与语言气度,而不是跟风批评,随意批评。其次,要求批评家具有审美分析能力,也就是说批评家以敏锐的思维抓住作家作品的艺术特征,凸显作家作品的本质。再次,就是审美限度。审美不是只注重技法,不是炒作概念,不是宣传政策,不是红包批评,不只是评论作品,还要评论现象。

 

  王洪琛[吉林大学珠海学院教授]:

  本土经验世界视角

  粤派批评是把广东的文学、文化的经验作为一个改革开放40年的一个缩影,在某种意义上广东的文学文化引领改革开放40年的创作和批评的实践。

  中国经验在我看来它始终是文艺评论话语体系建设的出发点,当然我们在广东这个地方谈可以说是广东经验或者是南方经验,但是这个经验不光是历史的一个范畴,不光是一个现实层面的范畴,它同时是精神层面的一个范畴。这个经验不光是过去的政治语境之下的革命经验,同时也包括近些年来逐渐出现的一些个体人、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的一种经验。

  第二个侧面就是世界视角,因为当我们说一个文明共同体的时候,其实现在中国话语、中国经验或者是中国智慧等崛起,实际上这也是一个文明共同体的自我认知,但是这个自我认知只有融入世界的时候才有效,也就是当我们强调本土经验或者中国经验的时候,必须注意到它的世界视角,把我们的本土经验放在一个世界的视角上来看,才能凸显它的有效性。

 

  延伸阅读:

  最近各省级文艺评论家协会在忙什么呢?

  广东举行萧殷文学研讨会暨萧殷文学馆开馆活动

  “广东省文艺评论基地”授牌活动举行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