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城南瀑布》(庞井君)

发布时间:2018-11-06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庞井君 收藏
一瀑无名家城南,
世人无意我独怜。
幽情四季两相悦,
一次一呼一飞澜。
\

  出康定城,南行10余里,见小村掩映竹树中,右拐进山谷,迎溪流再西行一里,便可到飞澜瀑布。飞澜,是我给她起的名字。记得刚到康定不久,一日从成都回,停车小憩,见一条清澈的小溪从沟里流出,轻盈可爱,远远地听到沟里传来瀑布声,为一山所掩,看不见面目,顿生好奇之心。问了一下路人,说村叫升航村,沟叫大沟,瀑布无名,也没人来,康定像这样的瀑布多的是。我不听友人劝阻到了瀑布脚下。那时见她从高高的山崖上飘逸着美丽的身形,宛若飞舞的波澜,便起了这个名字,后来便传开了。

  记得那是早春三月时节,小村田野里,菜花刚刚泛出黄意,果树结满了含苞待放的花蕾,瀑布周围的崖壁上挂满了冰凌,像一群冰清玉洁的白鹤,伴着瀑布一起跳舞,还有几只橘红色的小鸟飞跃在水花间,欢快地鸣唱。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她的感觉和印象,后来便念念不忘。山花烂漫时节去过,浓荫蔽日时节去过,红叶漫山时节去过,白雪飘落时节也去过。每一次去都是一个人,大多是在周末,带上一本要看的书,常常在潭边的大石头上一坐就是大半天。一边读,一边思,一边看,一边想,兴致来时,也吟也唱。一个人的山,一个人的水,一个人的世界,就这样一次一次静静地体味着、梳理着缓缓流动的生命时光。

  离开康定最后一次去看飞澜瀑布是深秋时节,那次印象很深。

\

  山城夜里下了一场小雨,高处的山下的是雪,一片银白。我想象着飞澜瀑布此时的样子,早晨太阳没出就出发了。还是像每次一样,把车停在小村那个院坝里,沿着小溪往上走。溪边的小路已结了薄薄的冰,本来就怪石嶙峋、草木横生的路更加难走。水还是那么清澈,人的影子映在溪水里,被不停地激荡着、扭动着、变换着。我驻足凝视,思绪仿佛也从头脑中顺着目光流到了溪水里,和水融在一起,随着溪流的跳跃流淌而婉转波动。一进峡谷,山风凛冽、寒气袭人、英气逼人。我一下子闯入了一个玉树琼枝萦绕的冰凌世界。这个世界是由夜里的细雨和清晨的繁霜塑造成的。与雪的世界不同,霜的世界更加轻盈灵动,活泼烂漫。与冰不同,霜给人的感觉更加高雅娇柔,像游荡于这仙山中的白色幽灵,将自己附着于千枝万木之上。它们让自己超逸脱俗的灵魂物化在哪里是很有选择的,泥土上没有,岩石上没有,杂草上没有,它们把云杉、冷杉、红杉、白桦等大树作为自己的栖息之地,又仿佛给这些树披上了素雅的衣服,创作了一幅幅摄人心神的画卷。盐肤木上那挂满枝头的红果子、白果子和粉果子,在霜的映衬下展现着一种冷艳高贵的精神气质。远处山坳里那一片片、一丛丛、一抹抹的霜林,衬着木叶尽脱的灌木和初冬残存的黄叶,恍如家乡燕山深处满山遍野、如云如霞的杏花,娇媚迷人。这白的霜、黄的叶、蓝的天凝结在流动的云下和巍峨静谧的山上,涌动在眼前,涌动在心中,让人久久沉浸其中,回味无穷,想象无限。可谓,霜结万木白,泉飞一壑清。我还在一棵浓霜覆盖的云杉枝丛中偶然见到一只小鸟,灵动跳跃着啄食霜凌,轻盈可爱、淡雅别致、意境清幽,我仿佛觉得它是在关阔老师清新静雅的画境里“冷啄梅花雪”呢!这个世界是这样独特,什么是云,哪里是雾,何处是霜,一时间难以分清。我想它们原本是一个东西,是可以瞬间变幻的,你永远也难以看到它们的真面目,只能通过这些表象来感悟它们本真存在。

  穿过了冰霜云雾,走到飞澜瀑布近前,我感到她那春天的多情、夏日的轻柔、秋天的浪漫,都不复存在了。原先瀑布脚下那片碧绿的草坪已变成了枯黄色,潭边那一片粉红色小花也已凋谢,倒是瀑布的两侧黑色的灌木上比黄豆粒还大的红色果子,在瀑布飞花和清气的冲涌、浸润下,显得鲜亮润泽。抬头仰望,瀑布从三四十米高的山崖上喷涌而下,再往远处看就是和蓝天融在一起的冰凌世界,瀑布就是从那个地方直接流出来的。她宛若一溪雪、一团云、一群羊,被一种强大的力量驱赶着,穿过树枝、红叶、野果和惊飞的水鸟,携着清冷迅厉的山风,从崖顶倾泻而下,势从天降,怒不可遏。可一流下来,飞动的水被山风一吹,让岩崖一挡,便瞬间飘散开来,激荡出去,情态为之一变,幻化成了一个身着白色轻纱在水潭上翩翩起舞的少女。这少女不但裙纱在飘动、舞姿在变幻,而且情绪也在变,每一次变幻都是那样大胆恣肆、出人意料,但又符合自由的法则,符合自然的法则,是自由自然的融合与统一。

\

  这瀑布,远远看去,如一团变幻形态的云雾,可却比云雾要厚重得多;又像是阳光下崩腾的大雪,可远比雪要轻盈得多。近看时,她柔美中透着一股执著的力量,看似随意的飘动挥洒中却透着确定的精神追求。那弥漫飘散的雾气、水珠向你拥来,仿佛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力量让你与她融合在一起。

  从沟里出来,见一农人在花椒树下细心地爬梳菜畦,开始种冬天吃的青菜,从飞澜瀑布流出来的溪水滋润她的田园和生活。小路前面,有两个小女孩像林间小鸟一样跳跃嬉闹,叽叽喳喳、天真烂漫。见我走近,倏忽而逝。我一下子想到了聊斋故事,正在迟疑困惑间,她们却突然从果树后互相推挤着走了出来,好奇而又陌生地看着我,我也好奇而又陌生地看着她们,并与她俩轻松闲散、似有若无地说了几句话,感觉好极了。

\

  离开小村,太阳出来了,冰霜开始融化,隐约听着飞澜瀑布渐渐远去的声音,心里想着她此时的样子,回味着刚刚体验的精神感受和心灵图景,蓦然听到村边田野里传来几声清凉的山歌,断断续续,撩人心弦,辨不出意思,却勾起了我心底的一些语句:

雪山永远皎洁灿烂,
天空却是风云变幻。
有雾凇沆砀,
还有溪流婉转。
有山鸟啼鸣,
还有野花烂漫。
有细草如茵,
还有秋色斑斓。
有一轮明月悄然爬上山巅,
还有卓玛轻轻放牧着白云,
让清凉的山歌响彻在云雾弥漫的山间,
还有……

  泰戈尔说,“我的歌将替你的梦添上一双翅膀,把你的心载到未知世界的边缘。”我想,是的,城南飞澜瀑布,就是一首永远回响在我心底的歌,不断触碰另一个世界的边缘。

\

 

(作者:庞井君,中国文联理论研究室主任、文艺评论中心主任,中国文艺评论协会驻会副主席兼秘书长,《中国文艺评论》杂志主编)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庞井君:中国文艺评论网认证主页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开显自由自然的心灵图画(上)》(庞井君)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开显自由自然的心灵图画(下)》(庞井君)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雪野记趣》(庞井君)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康定初遇》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桃源小住》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小城夜思》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去雅江》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采虫草》(报纸专栏连载四篇)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莲花雪山的记忆》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大渡河畔菜花黄》

  人民政协报专栏“艽野散记”:《老王》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