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读《大湄公河》:唤醒真相,还原真实(马明高)

发布时间:2018-06-26来源:三晋都市报作者:马明高 收藏

  读完黄风和籍满田合著的长篇纪实文学作品《大湄公河》之后,我有一种伍尔芙所说的“突然的震惊”之感。我感到了“真实的虚构”的强大力量。是这种力量,唤醒了那些已经消散了许多年的事实真相。而且,在这种强大的力量的召唤下,我们随着作家宽广式的展开,在一个没有边界的叙述王国里,不仅寻找和还原了那个震惊世界的“10·5”湄公河大惨案,而且还清醒地明白了为什么会在这条穿越六个国家的大湄公河上发生这样的惨案。

\

作家黄风

  首先是结构。在非虚构文学的写作中,《大湄公河》采用这样的结构方式,不能不说是一种大胆。因为这毕竟不是小说、电影或戏剧等虚构文学的写作。在任何文体的写作中,结构都是十分重要的。怎样结构作品,不单单是一个技术问题,而是作家对人与世界看法与理解的外在表现。你要结构这个世界,就得找到与这个世界同构的一个形式。所以,诺拉·以弗仑在2001年尼曼叙事大会上说:“叙事的重点就是结构,如果作者选择了正确的结构,其他的事情就容易多了。”作家以“2011年10月5日”发生的惨案作为引子,把读者引进叙事情境中,激发起读者了解事情真相的强烈欲望后,“大胆结构”开了,正如查尔斯·狄更斯所说:“让他们笑,让他们哭,但最重要的,是让他们等。”作家采取“虚实”结合的写法,让“虚”虚到极致,让“实”实到极致,以两条线索结构全书,奇数章一条线围绕湄公河宽阔展开,从历史深处与现实时代背景中对它的地理、历史、经济、文化和生活进行细致入微的叙写,舒缓诗意的语言、镜头式的画面描写、大量数据的真实记录,让读者对这条穿越六国的大河的复杂性、多元性与野蛮性有了极其深入的了解。偶数章一条线则围绕“10·5”惨案徐徐展开,以小说叙写的形象化手法,依次还原了两艘中国渔船在湄公河的生活本相、惨遭血洗的经过、糯康等毒枭密谋策划、中国警察破案抓获和公开审判的全过程,让读者对“10·5”湄公河大惨案的真相有了全面的了解。这种“在依据事实的基础上,作了细节性的想象与描述”的“真实的虚构”的力量,让我们充分感受到了非虚构文学作品的艺术魅力。

\

作家籍满田

  其次是视角。《大湄公河》的大胆,还在于作家的彻底退出,运用当事人的视角来叙写“10·5”大惨案的真相和过程。小说家达林·斯特劳斯说:“视角就是人物在讲述或者体验故事时的思维活动。”文学经纪人彼得·鲁比说:视角就是摄像机镜头的位置。总之,视角就是告诉我们,是谁的眼睛在看?从哪个方向看?看到了什么?重要的是,我们都知道,“这是谁的故事”与“谁来讲故事”肯定是两码事,但是,《大湄公河》就竟然把这两码事整合在一块,这还不够大胆?在第二条线索的叙写中,或以被害者黄勇、杨德毅、郭志强、文代洪、李天民等人的视角展开,或以凶手糯康、依莱、翁蔑、扎西卡、扎波等人的视角展开,或以中国货船船长谭庆鸿、吴德昌、张世松、部队战士黄成、谭建华、罗建春、西双版纳州公安局副局长李波等人的视角展开,全方位地、有声有色地还原了13名中国船员的日常生活和生前的熬煎与挣扎,还原了毒枭凶手的阴狠残忍,还原了中国公安、警察、船员和部队战士破获案件的全过程。这种众多人物的视角,极大地拓宽了文本的视野,犹如一部摄像机,栩栩如生地记录了多方人物的动作形象、事件场景和故事的全过程,立体地叙写了事件的来龙去脉和祖国对人民生命与财产的全力担当。

  最后,我还想说说非虚构文学中的虚构。非虚构文学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它的真实性。而真实性却是容不得一丝的虚构。真实性与虚构之间,始终存在着冲突,而作品的文学性、丰富性恰恰在于这个悖论。这就构成了非虚构文学写作巨大的挑战性和创新性。无限贴近法则和诚实原则应该成为非虚构写作的根本与底线。只有如此,有效细节呈现与诚实原则共同造就的“真实的虚构”,才是非虚构文学写作的艺术魅力所在。这或许就是《大湄公河》给我们的一个最大的启迪。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当前长篇小说的经典化有八个欠缺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