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火布的追梦(邓添天)

发布时间:2018-06-15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邓添天 收藏

\

儿童剧《海上的诺苏火布》剧照

  儿童剧《海上的诺苏火布》(四川省文化厅剧目工作室、四川省戏剧家协会出品,成都艺术剧院有限责任公司演出)讲述了大山里的彝族少年诺苏火布携手狼崽追梦的故事。观剧时,我隐约感觉到,火布与狼崽的配对,这对追梦组合本身就耐人寻味。因为火布与狼崽可能相依相伴,但更可能相斥相峙,而火布的梦想的张力正是源于火布对这种相依相斥关系的克服、驾驭与超越,所以我认为,这是全剧的关键,也是全剧最值得玩味的地方。

\

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

  彝族少年诺苏火布被重重大山围困,但他向往山外的海,梦想成为船长,自由驰骋海洋。但大山阻隔了他的梦想,周围的小伙伴也不理解他对深蓝的海的构想。于是,火布只好在近旁寻找寄托,他选择了一只会吃牛羊、会吃人的狼崽,他还为狼崽取名“大副”,作为他航海的帮手,显然,狼崽成了他航海和逐梦之舟。后来,由于火布的过失,他弄丢了大副,梦想也跟着丢了。但这个时候,火布唯一做的与梦想有关的事,便是等待大副,等了整整五年,直到大副原谅了火布,火布的梦想才重新点亮。按理说,狼是最凶残的动物之一,虽然狼可能具备人性的一面,但与人类敌对的特性也是毋庸置疑的。应该说,追梦的人都孤独,但最大的孤独莫过于与敌人惺惺相惜,同频共振。可是火布为了靠梦想更近些,非但不惧狼崽威胁,还要向死而生,与之共舞,甘愿忍受孤独,由此可以想见,火布梦想有多强烈,将孤独与威胁统统战胜了。火布与狼崽为伴,与敌人相依为命,这种向死而生的决心,反而成了现实世界托住火布梦想不可或缺的支点,让他不知不觉间完成了精神的蜕变,这就像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少年派正是因为防御老虎的攻击,时时刻刻保持紧张状态,才顺利地战胜了海路上遇到的种种凶险,最后平安着陆。有的时候,一些危机看似灾难,却能够让人获救。而火布同样如此,他的精神的成长,还有他越来越饱满的、关于梦想的领悟,都是他的威胁——狼崽成就的。

\

儿童剧《海上的诺苏火布》剧照

  倘若我们要追求这份玩味,营造火布特别大梦想的张力,就得从火布与狼崽相依相斥的关系上着手。目前看来,《海》剧部分内容稍显偏移,而是在面面俱到地诉说关于海的构想(期望),这样就容易流于生活形态唠家常了,很有可能削弱了本已积攒起的艺术表现力。比如第二场,写到了小伙伴认同了火布的海的梦想,一同跟着火布呼唤大海带回远方亲人。我觉得,如若大海很快地就成了所有小伙伴愿望的归宿,那么,火布的梦想在大凉山现实中,就有更多人埋单,就有着落,火布就不会沟通碰壁,也不至于孤独到被迫寻觅一个敌人——狼崽作为砥砺,也不会苦苦等待狼崽五年,火布的一系列另类的追梦行动也缺乏了支撑。要知道,火布逐梦的心,从狼崽身上移开一点点,或者说,现实能够给予他的慰藉多一点点,也很容易动摇他对大副(敌人)的选择,容易淡化他的顽强与执着精神的表现,容易削弱火布渴望追梦的力量,因为人们在有更好选择的情形下,总会趋乐避苦的。而第一场,小伙伴嘲笑,也就是不理解火布的梦想,可在后面场次逐步加强且坚持到底,因为只有这样铺垫,“火布与狼崽相依相斥”的关系才是水到渠成、必须必要的。另外,狼崽对火布的威胁或者火布对狼崽的防守,都可增加些笔墨,这既是狼性使然,同时更能表现出火布追梦有多难,他的孤独有多深,他的突围有多险,他的梦想有多强烈,等等。

\

儿童剧《海上的诺苏火布》剧照

  其实,好的儿童剧都是面向众人,并无年龄限制,小孩感兴趣的是奇幻,成人玩味的是奇幻过后带出剧场的人生滋味和哲思意蕴,是各取所需。正如经典童话,它们的情节蕴含往往无法穷尽,会经你的成长与涉事逐步发酵地更加丰富、深刻、意味深长。就像我们长大成人,再读经典童话,总觉遭遇和感受样样熟悉,每个细节、每处笔墨都会释然或者强化某些领悟,越回味越酣畅。《海上的诺苏火布》原本就拥有那些值得玩味的内容,且该剧语言富有童稚气,人物对话大多由祈使句、短句、短语组成,给人感觉是伴着春风飞扬的小嫩苗,有着活泼干练的语感,具备了既满足儿童、又满足成人的观剧需求和可以走向更好的基础。那么,再加把力吧,把剧中火布与狼崽人物关系里最值得深思的东西,挖掘出来,塑造出来,突显出来,让剧目走得更远更矫健。

\

 

(作者:邓添天,四川省文化厅剧目工作室青年评论家,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纵览

  中国儿艺公益过“六一” 今年首部新戏《鹬•蚌•鱼》热演

  神话儿童剧《大禹治水》今年将亮相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