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从历史的索引到精神的抵达:评音乐作品《千古传奇科尔沁》(美成)

发布时间:2018-04-26来源:通辽日报作者:美成 收藏

\

乌恩

\

宁立新

\

乌日丽嘎

  由宁立新作词、乌日丽嘎作曲的音乐作品《千古传奇科尔沁》,荣获通辽市首届“科尔沁文化政府奖”。 从传播的角度考察该歌曲,目前歌曲有不同的歌手演绎的不同版本。通辽地区的一些大型晚会把这首歌曲定位为反映当代科尔沁生活的必选曲目,凸显了作品的主流价值。这说明,歌曲的影响力历来都源于专业人士和大众对歌曲审美的同频共振。能够真正的抒发心意、寄情感怀、表达心声,这是被接纳、欣赏、传唱的基础。

《千古传奇科尔沁》具有鲜明的地域文化标识

  一个普遍性的共识认为:科尔沁是著名的蒙古族地域文化——科尔沁文化的发祥地。历史上科尔沁草原是成吉思汗之弟哈布图·哈萨尔的领地。蒙古语中,科尔沁的意思是“造弓箭者”。科尔沁文化的特点是以蒙古民族文化为根、多地域文化汇集融合而成。叙事性,来源于科尔沁蒙古族内容繁盛、变化多样的叙事民歌。这是科尔沁文化立足于世、差异性存在最为典型的胎记。

  词作者宁立新在谈到创作背景时提到:“2012年3月,为举办音乐创作培训班面向全市征集歌词,当时有三十多位词作者上交作品近百首。客观地讲,好的作品不少,但细细品味,总觉得哪里不对,与我的审美有偏颇。举办一次创作班不容易,作为组织者总是奢望出一两首好的作品。于是,我开始构思,准备创作一首至少自己满意的歌词。”她还说“科尔沁草原上有很多美丽的传说,经典民歌《诺恩吉雅》深入人心,把远嫁的姑娘那深深的思乡情节刻画得淋漓尽致。而安代舞、马头琴、蒙古马是科尔沁最具代表的文化符号。近一周时间的构思,捕捉住灵感涌现的瞬间。创作班期间,曲作者乌日丽嘎对此首词产生了共鸣,于是《千古传奇科尔沁》就诞生了。”

  歌词历来和作者的生活背景、生活经历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家乡的认识,是站在生命的源头来展望和外部世界两者之间产生的同异,彼此参照、验证审美情趣、生命价值和精神建构中存在的区别和联系,由此激发内心的喜怒哀乐来成歌成韵。《千古传奇科尔沁》的词作者宁立新一直生长、工作在科尔沁这片神奇的土地,对歌曲产生风土的原生状态有更加直观的了解和主观感受,她站在时间的逻辑立场,在纵向的回溯中让歌曲在风土的历史场景中交移、转换,抒发了她对历史、对家乡、对祖先发之内心的骄傲和自豪。这是地域文化带来的精神指引和及其宝贵的人生经验。

\

《千古传奇科尔沁》歌谱

《千古传奇科尔沁》具有典型的当代民歌特征

  为了便于开展对科尔沁民歌的深入研究,有关专家、学者把科尔沁民歌归纳、分类为:酒歌、劳动歌、时政歌、生活歌、情歌、思念歌等多个子级科目。细化的目的,是为了找到科尔沁民歌最大的阈限,便于从一个总体集合的视野去把握、探究科尔沁民歌的历史脉络和发展变革。

  歌曲《千古传奇科尔沁》在歌词创作上,集成了科尔沁地区神弓的故乡、黄金家族、诺恩吉雅思乡的歌、安代、蒙古马、马头琴等典型的文化符号来连缀起来的科尔沁草原千年史,歌曲自然生发并形成了 “千年的故事,唱成长长的歌”这种特殊的歌词意境。词作者用客观、准确、典型、生动的叙事,提纲挈领的刻画了科尔沁文化形成的前生今世。在波烂壮阔的历史之河,采撷出一个个时光孕育出的绚丽片段,不余遗力的观照了科尔沁文化的历史发展源流。

  作曲乌日丽嘎是一位内心有情感、有温度、有想法的作曲家,她出生在民族英雄僧格林沁的故乡科左后旗,先天的熏陶、哺育和后天的学习,使她在作曲构思中,自觉运用并广泛的吸纳了科尔沁民歌曲调歌唱性、说唱性、吟诵性的特点,曲风大气、舒缓、圆润、抒情,对歌词节奏给予了很好的把握。AB段中间以马头琴连音模拟大提琴完成音乐变奏,在穿越古今的思绪和现代音乐的元素中层层推进,乐曲和歌词意境融为一体,让人们在聆听中去驻足、感受、回望,进而调动了听众对科尔沁草原的向往,激发了草原人对家乡全部的眷恋。

  有人说,民歌是受地理、气候、文化、语言、宗教、民俗等诸多因素影响的产物。这种概括,基本能够解释清楚民歌的受动生成机制。我们关注民歌贯穿的时空,是因为在民歌中存在思考、存在哲学、存在价值观、存在审美选择和民族精神构建。当我们把《千古传奇科尔沁》这个音乐本体作为范例研究的时候,我们会清晰的发现上海音乐学院黄允箴教授提到的“歌从风土来,人归尘埃去”的全部意义。由此我们可以判断歌曲《千古传奇科尔沁》于科尔沁草原这片“风土”中,表达的重点在于:关注草原人的命运,关注人的心灵感受,关注对未来的向往,属于地域特点明显的生活类歌曲,具有民歌思念守望、生存选择、精神诉求、追求圆满等典型的内、外部特征。是以民歌为载体的记叙在当代的最新续写。

《千古传奇科尔沁》是个人情感、创作、演唱的完美结合

  好的歌曲必须在词、曲和演唱这三个环节实现珠联璧合。《千古传奇科尔沁》的歌词创作用了133个字完成了全部的思想表达。惜字如金、遣词造句洗练:都说你是神弓的故乡/黄金家族一个传奇的部落/都说你的情融入历史长河/远嫁的姑娘还唱着思乡的歌//都说你是安代的故乡/悲欢离合一个美妙的传说/都说你走过的路漫长又坎坷/千年的故事唱成了长长的歌//飞一匹蒙古马回望我的家园/深深的眷恋在我心间/千古传奇科尔沁/苍天赐我的草原。这种对历史、对文化的归集绝非一日之功,显示着词作者宁立新对科尔沁文化源流、脉络的熟知和准确的理解、把握。

  作曲乌日丽嘎是一位活跃的、勤奋的作曲家。由她作曲的《每一天的中国》和《草原上的月亮》在参加“感动中国全国优秀歌曲选拔活动”中,被评为全国优秀歌曲。《欢乐的那达幕》在全国首届“民族之声”大型音乐活动中荣获铜奖。《我的阿妈》、《快乐草原》在2007年通辽市科尔沁艺术节上获创作奖和一等奖。歌曲《国宝》参加由中国文联民间文艺家协会、中国名家收藏委员会主办的“国宝”征歌活动中被评为《十佳歌曲奖》。2010年她的作品在参加“二十一世纪华人音乐奖”全国大型音乐活动中获作曲二等奖,歌曲《千古传奇科尔沁》荣获首届科尔沁政府奖。

  在我们听到的演唱中,由通辽市民族歌舞团声乐队副队长、独唱演员乌恩演唱的版本受到普遍的欢迎。乌恩出生于内蒙古通辽市科左后旗,1999年师从著名男高音歌唱家苏日塔拉图学习声乐, 2006年从内蒙古大学艺术学院音乐系毕业,同年考入通辽市民族歌舞团。曾先后获得第二届内蒙古草原星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获优秀奖,首届八省区科尔沁民歌电视大奖赛获优秀奖,《首届中国科尔沁歌王歌手电视大赛》年度总冠军。参加了自治区文化艺术节开幕式晚会、全区乌兰牧骑艺术节开幕式演出和2015年内蒙卫视蒙语春晚等重要演出活动。2014年赴蒙古国参加《中蒙文化交流年内蒙古文化活动周》文艺演出,并演唱科尔沁民歌,深受蒙古人民的热烈欢迎。《千古传奇科尔沁》是他演出曲目的代表作之一。乌恩的声线温润、饱满,具有干净、清纯、富于张力等多个特点。他的演唱对歌曲的流传是一种优质的介入和推动,他在歌曲演唱中表现出来的拳拳心、赤子情及饱含的亲和力,为稳固的推动歌曲朝着经典化的目标迈进,提供了不可或缺的动能。

《千古传奇科尔沁》是从历史的索引到民族精神的抵达

  宁立新工作在通辽市文广局,服务于通辽市的文化事业。曾专业“码字”12载。“工作之余对小说、散文、剧本创作多有尝试,作品累计达百万字。她喜欢在文字间品匝现实社会尝不到的美妙滋味,享受指点文字描摹心中愿景的畅快淋漓,理智而感性地面对大千世界。”她以实践者和探索者的双重身份,让主观认识一直在与时俱进的时代中完成着一次次的转变。考察她创作的两首诗歌,完整的标志着她从个人情感到民族意识的思想过渡。她在《村庄》中写道:大风刮了一个晚上/深深思念/那个小小村庄和那棵/长在记忆里的参天白杨//祖母的小脚/踩痛岁月的伤/那矮矮的小土屋/装不下太多的快乐和忧伤//我知道/文字本没有力量/是接纳了思想的怂恿/才这样/大河澎湃/长风浩荡。这首诗用村庄和祖母这两个关键词作为她个体情绪的隐喻,通过大河、长风的转喻,实现了个人情感和浩荡世界的接续。

  她在《雪中》说:画一个太阳/在晴朗的天/没有风/白云飘得很远很远//草绿了/天就很蓝很蓝/风清了/水总会很甜很甜//你的爱/是不是给了大自然/相依相伴/千年万年/你的心/和脚下的大地息息相牵永远。诗歌从写意的角度,反应了她从认知的世界到彻底回归到自然之间递进的互动和联系。此间“你的爱”“你的心”是一种脱离了狭隘的广义泛指:身心,终将要在大地的生生不息中拥抱自然的接纳。

  歌词,可歌、可咏,是语言学精致的智力表达形式。正是有这样的心路历程,她才会在《千古传奇科尔沁》的歌词创作中,于浩瀚的时间之河,逻辑的提取出:神弓、黄金家族、安代舞、蒙古马等一系列的历史索引,用千年的背景、奔流的意向、宽泛的笔触、无尽的思绪在从前和当代由表及里的遥相呼应。歌词触及的人生经验,是地域中各民族的共同的人类经验。词作家的整合,不仅是自身意识的最新进展,而且和人类的心灵潜在的同源性审美标准发生联系和高度的契合,由此在对生存环境、人文精神的深刻的观察和总结中,作者和受众,一起完成了一次同向的精神抵达。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汇总

  文艺芬芳提升科尔沁草原魅力 —— 通辽市首届“科尔沁文化政府奖”述评(美成)

  评白晶回忆文章《我的乌兰牧骑》:那是青春吐芳华(美成)

  发扬红色传统 永远做草原上的“红色文艺轻骑兵”(美成)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