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中国评协>家园

春风如是(朱良志评顾春芳诗集《四月的沉醉》)

2018-03-13来源:中国读书报 作者:朱良志 收藏

《四月的沉醉》,顾春芳著,译林出版社2018年1月第一版,68.00元

  作为一位学者,春芳教授是通过诗,来表达她的直接生命体验,并将此体验注入艺术研究中。诗中显现她直接的生命感觉,格调清逸,音声和美,富有浓厚书卷气。淡淡吟来,平常事象,却韵味悠长。

  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顾春芳(笔名四月)博才多艺,卓具艺术品位。她是一位有很高成就的戏剧研究专家,又是一位出色的诗人,常常是奇思佳绪,清词丽句,倾泻而下。其优雅的情致,深邃的历史和人生感思,富有感染力。

  她以诗心贯通艺术创作和研究,这本来就是中国传统艺术家所要求的禀赋。中国艺术在一定程度上说是诗性的,诗是传统艺术的底色。春芳教授的这份才素,对她深研传统艺术的精髓,创造富有新时代气质的新章,具有特别助益。其实,北大的美学与艺术研究向来重视诗性因素,像宗白华、俞平伯、吴组缃、林庚等著名学者,都是有影响的诗人。当代大陆美学与艺术研究中,诗性的气氛稀薄了,这是令人遗憾的。

  春芳教授的诗歌创作量很大,这本《四月的沉醉》,是她从近年来创作的作品中选出的诗集,皆为自由体,几乎篇篇可读。诗中显现她直接的生命感觉,表现出她对历史、生命、艺术等的态度,格调清逸,音声和美,富有浓厚书卷气。淡淡吟来,平常事象,却韵味悠长。

  她的诗,有一种“奇警”的构思。如集中写敦煌的两首诗,诚为佳构。一首假托月牙泉写给鸣沙山的恋歌,直呈敦煌的灵魂。“我沉醉在你的怀抱,/一醉就是千年。/直到醉成了一弯月牙,/笑成了这一泓清湫。”月牙泉,是一泓生命的泉源,一片永不黯淡的光明。环绕她起伏的沙海,历尽艰难,倔强地“弯成绵柔的沙丘”,阻挡风的怒吼和冰的锋利。她说,这沉睡的醉意的泉,分明渗出泪的清幽。佛国的庄严世界,透出人生命的惶恐和安宁。此与《莫高窟》诗中所写的“朔风吹散了历史,/却吹不去你的从容。/黄沙深埋了记忆,/却掩不住你的庄严”相呼应,透过佛教、艺术的帷幕,看人性的真谛。泉水就要干涸了,月光就要黯淡了,诗中隐括着当下存在者的焦虑。

  她的诗中,有一种淡淡的忧伤。如《约定》,反复吟诵此小诗,那“不是说好了么”的声音总在耳边,拂之难去。生命在一定程度上就是爽约,爽了春花秋月,爽了山高水长,爽了柔肠寸段。生命更是一段没有归程的路,理想的风总是吹出他树的绿,清月的明总是照着邻院的圆。发誓中的来年再无来年,口吐“三生”莲花愿景时,正被逼进此生空幻的路。诗写得似很轻盈,转见沉着;说得痛快,却意陷潸然。这也是我喜欢春芳诗的一个重要原因。因为我每每看到燕南园海棠花开花落时,总有一院的寂寞。她的诗又似在宽解,“落花是终将褪去的色泽/凋零也是一种庄严”。(《花开》)她的诗习惯创造这内在的情感激荡,未及篇终,读者已在混茫中。

  正像她所说的,“文明隔绝在几本残破的旧书,/微暗的火停留在枕边在书笺/在眼前在每一个细雨的瞬间,/成为我或深或浅的呼吸”。(《微暗的火》)她的诗中也有春水盈盈,花影缱绻,但却多具慷慨悲凉大漠风。作为一位女性诗人,读她的诗,毫无绵软的感觉,深具力量感,甚至有一种要起潜龙于泽中的狂想。如《致漂泊者》,写对文学家萧红的回忆,寓有“漂泊是漂泊者的故乡”的沉思,写那“永不会坠落”的自由精神,字正腔圆。她的诗别具一种历史的睿思,在“铜驼荆棘”(西晋索靖语)中发现人性的光芒。没有无病呻吟和花样摆设,篇什短小,常常是单刀直入,撕开生活表相,呈现出生命深层的痛,甚至有时不惜撕裂自己,带着痛去盘桓。《我读出了风》,是观丁方耸峙的山体油画写出的,我在此语言艺术中,也感受到了“垂直相度经验”。

  作为一位学者,春芳教授是通过诗,来表达她的直接生命体验,并将此体验注入艺术研究中。有这一泓清泉溉灌,她的研究一定会切入更深更广的领域,发掘出更有价值的妙思来。

  附:《四月的沉醉》诗作两首

早春

  鹅黄的柳荫似梦,/似婴儿稀疏细柔的发丝。/散发着乳香舒展开/皱了一季的冬天的眉头。//鸟儿歌唱流转成林溪的蜿蜒,/晕染了远山的水墨苍茫。/春风如是卷起了芭蕉,/静待那一株最温柔的海棠。//我沉醉于四月的沉醉,/怀着静默的欢喜和些许眩晕,/像是躲进母腹的胎儿,/成为柔弱的那一团幸福。//风透过我的身体,/把那跳动的心思吹向树梢。/唤醒了她的芽苞,/来会我又一年的花期。

霜降

  还来不及褪去最后的一缕绚烂/在隆重的谢幕中隐退,/就被这突如其来的苍凉覆盖了/光辉的余韵秋天在四季的枝头坠落。//燃烧的枫叶瞬间收熄住窜动的火焰,/遗落了去年此时的缤纷。/灰色的霜冻把它提前交还给命运,/寒气和僵硬从大地的深处潜行上来。//花瓣卷拢果实萎顿/那曾被十月感动的青空和斜阳,/也变得忧郁和阴沉,/幽寂地徘徊在枯芦和败草的叹息里。//还来不及酝酿好别离的心情,/大地就这样苍白得一发而不可收拾。/在这不可收拾的苍白里,/如何能整理出一些快意和情致。//在那积雪和浓雾的黄昏,/不至于快速地暗淡了年华。/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霜降借着你/正好从容我那颗凌乱而又惆怅的心。

  (朱良志: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主任)

  (顾春芳: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

  诗意的春天|顾春芳:早春/云在青天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众号:诗意的春天|顾春芳:早春/云在青天

  喜迎女神节,以诗集为礼(评论家送祝福)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

  • “艺评中国”新华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