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小经”念出大道理(艾自由)中国文艺评论网实名认证

发布时间:2017-08-29来源:昭通日报作者:艾自由 收藏

 \ 

      微型小说(又称小小说)作为小说之一种,体现出“以小见大”特征,逐渐与短篇小说、中篇小说、长篇小说并列为小说的“四大家族”。因其精短简洁,意蕴深远而广受读者喜爱。其性质被界定为“介于边缘短篇小说和散文之间的一种边缘性的现代新兴文学体裁”,具有立意新颖、情节严谨、结局新奇三要素。即在两千字以内,要概括出普通小说应具有的一切。也可以说,微型小说是一种敏感,从一个点、一个画面、一个对比、一声赞叹、一瞬间之中,捕捉住了小说——一种智慧、一种美、一个耐人寻味的场景, 一种新鲜的思想。

  昭通中年作家周远清近年来在微型小说创作上标新立异,开掘颇深,“小经”念出大道理。他曾说过:“生活给了我创作的原动力,在我所熟悉的这块土地上,那些熟悉的人们生存的不易、生活的困顿、内心的苦闷与无奈,时时都在我眼前闪现,我无法做到无动于衷。我曾经当过十多年的中学老师,教育工作中认识的人和经历的事让我感动和反思,我力图通过小说这一方式来表达这种感动和反思,至于作品的主题,它已包含在作品中,每个人的理解不一样”。

  《小把戏》讲 “竞争经”:孙婷婷确实是一个“好演员”,歌舞团小舞台的垮台并不能阻止住她“精彩演出”的步伐,她把社会这个大舞台舞得风起云涌、好戏连台,而使用的无非就是一个假把戏“假打”,装模作样假打电话说所要应聘的兰花购物中心的老总是她叔叔,并将这个“假打”通过与负责初试的人事部经理窃窃私语说自己有“特殊情况”要上一趟卫生间来巩固这个迷魂阵,从而把和她一样花儿般盛开的11个美女搞得疑神疑鬼,或怀疑暗箱操作主动退出初试,或认为人员已内定心事重重初试效果欠佳,或认定是陪宰心灰意冷放弃复试,从而轻松初试过关而复试时更是硕果仅存自己一人,毫无争议地录用为待遇丰厚的兰花购物中心经理助理。揭示了残酷激烈的社会竞争面前,有时候小人式的卑鄙和演戏式的假打往往更能胜出,尽管这是一种不公平也不道义的竞争。

  《邻居》讲“生意经”:生意伙伴要互惠互利,要相互补台而不能相互拆台,要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开小吃早点店的二毛和三多是邻居,各自经营拿手的稀豆粉炸油糕和麻酱饵公式,而顾客吃早点是两样通吃才舒服安逸,这就是两家邻居店和睦相处时财源滚滚天上来,想方设法挤跑了三多的麻酱饵公式小吃店二毛的稀豆粉炸油糕小吃店也变得门可罗雀的原因所在。

  《良种鸡》讲 “升迁经”:先不说“鸡先生蛋、还是蛋先生鸡”的哲学命题如何精彩,官场升迁哲学同样精彩得值得琢磨研究。母鸡下蛋天经地义,阉鸡下蛋真的是猫儿下狗儿,怪都搞出来了,搞怪的是事在人为、偷梁换柱。秘书小刘能在三两个月当上政府办公室主任,就是拍蒋乡长的马屁拍得不露痕迹,要不是蒋乡长去看望姐姐无意中说起良种鸡产蛋的事,恐怕还一辈子认为小刘如何对他忠心耿耿呢?其实是对官场忠心耿耿,为了权力不择手段、瞒天过海,在官场利益才是最好的朋友。

  《干瞪眼》讲 “另类经”:局里从汤局长到大美女钱咪咪30多号人都爱玩扑克“干瞪眼”,只喜欢写写画画的“我”由于下乡检查工作和开年终座谈会均未参加集体玩“干瞪眼”,而两次集体“干瞪眼”均遭到来自组织监察部门不同程度的“干瞪眼”,“另类”的我自然被怀疑为告密者。第一次造成的直接后果是我由宣传科副科长调到后勤科“干瞪眼”当一般职员,第一次造成的直接后果是局工会主席告诫我不要人为使自己在单位“干瞪眼”。后来为避免在局里被“干瞪眼”,我凭自身才干考到报社当了一名新闻记者。当和大美女钱咪咪有一腿的汤局长调走后,据说新来的局长不喜欢玩“干瞪眼”,想必其他人对“干瞪眼”也没有先前那么大的雅兴了吧。在这篇微型小说中,汤局长和“我”都是“另类”, 汤局长是情人钱咪咪爱玩扑克“干瞪眼”才喜欢玩扑克“干瞪眼”的,而“我”是怕被生活“干瞪眼”而不喜欢玩扑克“干瞪眼”的。看来,“干瞪眼”一语双关,一旦上升到哲学高度,此中有真意,欲评已忘言!

  《发卡》讲 “教育经”:在成长的道路上激励有多大,成就就有多高!处于青春期的中学生铁力是学校出了名的“人渣”,年轻漂亮的女教师乌雪是其“梦中情人”,春心萌动在学校文艺演出前乌雪给他化妆前差点去摸低胸里的雪白乳房,但由于乌雪巧妙为这个“小流氓”解了围并鼓励其好好学习,甚至调回昆明教书后还把自己玫瑰色的发卡寄给铁力,以圆他玫瑰色的梦想。正是这种特殊的激励使铁力在学习上高歌猛进,真的如乌雪暗示的那样,考上了大学,当上了记者,后来成为了一名在全国获得大奖的专业作家。

  《最后的菜地》讲“环保经”:随着城市进程的加快,城乡一体化越来越明显,当一幢幢高楼吞噬城郊的良田好地后,“环保菜”“生态菜”“天然菜”将逐渐在城郊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视土地为生命的贵山老汉,自己只有一亩多点的“最后一块菜地”,夹在要征用来修住宅小区的众位乡邻的土地中间,尽管他固执不卖,但恨他的乡邻竟把他的菜地整得一片狼藉,胆小的老伴怕得罪大家也劝他卖地,城里做生意急需资金的小儿子因他不卖地更是大吵大闹,最后小说在众叛亲离的贵山老汉在卖地协议书上按下了一个鲜红的手印中结束,没有结束的是贵山老汉对菜地的无限眷恋和无限惆怅。

  我认为,由于通过有限的文字展现了无限的内容空间,“小经”念出大道理,周远清点多面广的微型小说给我们轻松阅读后的开心一笑。

      (作者:艾自由,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