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人生论美学”有利于实现中华传统美学的“两创”(仲呈祥)

发布时间:2017-07-24来源:中国艺术报作者:仲呈祥 收藏

 \     

     浙江理工大学金雅教授寄来即将付梓的《 “人生论美学与当代实践”全国高层论坛论文集》书稿,并嘱我为之作序。这着实令我汗颜。此次论坛,我本拟与会学习,不料公务缠身,未能遂愿。书稿到手,爱不释手,喜读收入其中的论坛文稿50篇,才扎扎实实地补了课,获益匪浅,感触良多,信笔记下自己的肤浅体会。

\

  近十余年来,金雅教授为领军人物的学术团队锲而不舍地高举起“人生论美学”的旗帜,可谓登高一呼,应者云集,成果累累,已成气候。我是“人生论美学”的赞成者、信奉者。理由如下:

  其一, “人生论美学”传承和弘扬了中华传统美学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在著名的“四个讲清楚”中首要便强调每个国家、每个民族都必须讲清楚自己独特的历史传统、文化积淀、基本国情,因而都有其特色的发展道路。建构民族美学和开展民族美育,也必须首先讲清楚中华美学的历史传统、学术积淀、基本国情,才能坚定地走有中国特色的美学、美育发展道路。应当承认,美学是20世纪初才从域外引进的现代理论学科,但这并不能说中华文化传统中此前就没有美学与美育。从儒家的“尽善尽美”到道家的“天地大美” ,从代代相传、丰富多彩的各种文论、书论、乐论、画论到戏论,其间追求的人生伦理与自然伦理和谐交融的大美境界,其间聚焦于真善美张力贯通的大美清韵,其间蕴含的审美艺术人生的动态统一的大美诗意,都为“人生论美学”所承接并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学术资源。因此,“人生论美学”既植根于中华传统文化和中华传统美学精神的沃土,又接续着进入20世纪以来中国现代美学呈现出的如梁启超的“趣味说” 、王国维的“境界说” 、朱光潜的“情趣说” 、宗白华的“情调说” 、丰子恺的“真率说”等富有人生价值取向的学术积淀,是有中国特色、中国精神、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美学美育理论主张和发展道路。

  其二, “人生论美学”昭示了中华传统美学实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一条正确路径。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强调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创作导向,坚持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坚持“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坚持实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这足见能否实现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是攸关到当代文化建设的方向、道路、方针的一个重要问题。美学美育的当代构建也必须实现对中华传统美学的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而真正实现“两创” ,前提是必须对中华传统美学做到“两有” :有鉴别地对待,有扬弃地继承;并进而做到“两相” :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这“两有”“两相”到“两创”的正确路径都离不开“人生” 。所以,在我看来,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在我国开展的那场关于美学的大讨论,聚焦于“美是什么”“美的本质” ,总在形而上的概念层面思辨争论,并未跳出认识论美学的框架,当然也是有益的,于学术发展也有贡献,但承接的主要还是西方美学的研究路径和思维方式。之后,尤其是历史进入新时期以来,东西方文化八面来风,中国又相继问世了实践美学、新实践美学、生命美学、生态美学及女性美学等学派,都从不同重点和侧面丰富和深化了对中国当代美学美育的研究,都是需要的,都功不可没。但是,比较起来,我以为“人生论美学”的提出,有利于令中国特色的当代美学美育研究和建构对中华传统美学美育精神实现“两有” “两相”并进而实现“两创” ,是既更具统领全局的宏观眼光,又更能紧密联系实现“两个一百年”的宏伟目标、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促进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人生实践的。其现实意义与深远意义都不可低估。

\

  其三, “人生论美学”紧扣“人生” ,即以人为本以人生为对象的美学研究贯彻了以人民为中心的工作导向和为人民服务、为社会主义服务的方向,因而具有强大坚实的研究对象和服务对象、具有广阔的研究天地和用武之力,前途未有限量。“人生”者,涵盖了人与他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以人为本的整个生态,因此举起“人生论美学”旗帜就比单一地提“生命美学”“生态美学”“意象美学”更为全面、更为确当。而“认识论美学”和“实践论美学”都对,都有存在之必要,其“认识”和“实践”的主体皆为“人” ,而“认识”和“实践”的都是主体与他人、与社会、与自然发生的关系即“人生” ,所以,倒不如以“人生论美学”统而全之。这样,既上承中华传统美学精神,又更富时代特色和中国风格,且更趋科学、精准。不仅如此,“人生论美学”还有力地把美学美育研究从过去的书斋里彻底解放到现实鲜活的“人生”海洋里来,解放到人民群众的审美创造、鉴赏实践和艺术教育活动中来,解放到当今文学艺术创作与鉴赏的百花齐放的人生中来。“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这就为当代中国美学美育理论研究和实践注入了强劲的活水。

\

  其四,“人生论美学”为创建中国现当代美学美育理论和话语体系、创建中国美学学派,开通了一条充满希望和生气的大道。“人生论美学”作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和中国特色美学之一脉,必然要在中华传统美学宝库里吸取丰富的营养以“各美其美” ,并注重学习借鉴西方美学经典中适合中国国情的有用东西以“美人之美” ,并立足中国改革开放现代化建设的现实和人民的“人生”将两者交融整合创新以达到“美美与共” ,从而创建出中国特色的中国现当代美学美育理论体系和话语体系,创建出中国当代美学学派,为人类美学作出独特贡献。当然,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学派的形成是需要历史和人民检验的。一是要有传承和渊源,“人生论美学”上承中华传统美学;二是要有代表性学者,“人生论美学”从孕萌于20世纪上半叶的梁启超、王国维、朱光潜、宗白华、丰子恺、方东美到自觉于20世纪末至迄今的钟惦棐、聂振斌、金雅、陈望衡、马建辉等;三是要有标志性的学术成果,“人生论美学”出版了《中国现代美学名家文丛》 《中国现代人生论美学文献汇编》 《 “人生论美学与当代实践”全国高层论坛论文集》和金雅的《中华美学:民族精神与人生情怀》等个人专著;四是要有读者群,“人生论美学”已经开始有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它、传播它的读者群、尤其是青年读者群;五是要有代代相传的后继学者,且喜“人生论美学”两次学术论坛上已有越来越多的青年学者登台亮相; ……所有这些,都预示着“人生论美学”学术生气勃勃,前景辉煌灿烂。习近平总书记殷殷期望我们:“既要像小鸟一样在每个枝丫上跳跃鸣叫,也要像雄鹰一样从高空翱翔俯视。 ”我深信:“人生论美学”既能像小鸟一样深入“人生”细节捕捉并解析思想发现和审美发现,又能像雄鹰一样以与时俱进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历史哲学意识从高空翱翔俯视“人生”洞察真谛,为引领提升中华民族驾驭“人生”的精神修养和审美素质作出独特贡献!

  以文化人,以艺养心,以美塑人,重在引领,贵在自觉,胜在自信。“人生论美学”作如是观。

    (作者:仲呈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主席)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仲呈祥:荧屏担当重在引领

       仲呈祥:构建中华民族当代哲学精神的一位学术大师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