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87版《红楼梦》——让艺术之梦永不腐朽(赵凤兰)

发布时间:2017-06-28来源:光明网 作者:赵凤兰 收藏

  1987年5月2日晚,电视连续剧《红楼梦》开播,在全国掀起了一场红楼热潮。一群酷似曹雪芹书中角色的青葱演员,用本真质朴的表演生动诠释了古典名著《红楼梦》中的人物,成为中国观众难以忘怀的美好记忆。

87版《红楼梦》:让艺术之梦永不腐朽

  时光荏苒。30年过去了,87版电视剧《红楼梦》仍然一再被提及并重温。它已经成为影视作品的经典。今年6月17日,87版《红楼梦》剧组台前幕后的创作者重新聚首,并用一台纪念音乐会回馈观众。

  “红楼梦中人”30年后再聚首

  最先发起这次“30年大聚会”的是87版《红楼梦》中薛蟠的饰演者陈洪海,活动的主要组织和策划工作负责人是“宝玉”扮演者欧阳奋强。30年岁月洗礼,当年那个“面若粉团,唇若施朱”的怡红公子已经成长为一位成熟老道的影视剧导演。谈到这次聚会活动的缘起,欧阳奋强说,原本最近他的新书《1987 我们的红楼梦》要出版,书中写的是87版《红楼梦》台前幕后的故事。“就着这本书的首发式,我想干脆就办一个像样的聚会和纪念音乐会。最后得到了一些单位和公司的支持,共同促成了这件事。”

  “大聚首”的意义和时间紧迫性不言而喻。林妹妹扮演者陈晓旭、板儿扮演者李玥已先后辞世,“红楼梦中人”也都不复曾经的青春容颜,当年那个大师云集的庞大顾问团已有若干人的名字划上了黑框,一些前辈艺术家已年届九旬,就连当年那些小年轻如今也已两鬓染霜。陈洪海说:“《红楼梦》播出20周年时,我们在央视的《艺术人生》栏目团聚了一次;2014年,我们又在北京百望山森林公园组织了一场小规模的聚会,大家还重游了大观园。这次的聚会应该说是30年来阵容最齐整的一次。除了主要演员,我们还把服化道等默默无闻的幕后功臣们也请到了现场。”

  在30周年大聚首之际,这些暌违荧屏几十载的“红楼儿女们”齐聚一堂。王熙凤扮演者邓婕,忙前忙后为活动出谋划策;阔别舞台30年的《红楼梦》歌曲原演唱者陈力从海外回国,在《红楼梦》音乐会上一展歌喉;探春的扮演者东方闻樱早已转战幕后,做起了影视制作人,她用当年海棠诗社般的文采为聚会发来贺词:“一朝入红楼,终生梦不醒。一群人、一部剧,书写一个时代的记忆……三十年后聚首,让我们再结海棠,给时间涂上香料,让梦永不腐朽。”

  敬畏之心成就87版《红楼梦》

  作为中国第一部古装电视连续剧,87版《红楼梦》从开始酝酿到拍摄完成、播出,前后共花费了5年多的时间,还史无前例地成立了红学顾问团,第一次以36集电视剧的形式相对完整地展现了曹雪芹原著的全貌,这在当时的条件下,可谓鸿篇巨制。剧组上下怀着一颗敬畏之心,慢工出细活,兢兢业业创作精品。电视剧对曹雪芹的《红楼梦》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普及,已故著名红学家周汝昌评价它是“首尾全龙第一功”。

  回想当年,导演王扶林说:“对我而言,拍这部经典连续剧当时就好比是一次从零开始的创业。我心想:只要一心一意、全力以赴、认认真真去拍,拍出来一定有人看。”

  王扶林不仅慧眼识珠地从全国海选演员,还英明地选择了一个好搭档王立平。虽然当时的王立平并没有创作古典音乐的经验,但当他果敢地说“我愿意把我创作的黄金时间贡献给红楼梦”时,王扶林就信任地把创作《红楼梦》组曲的重担交给了他。王立平感慨地说:“王扶林导演不仅能容忍我一年一个音符也没写,还在剧组给陈力安排演了一个柳嫂的角色,帮助她了解剧情,深入理解红楼梦。为一部电视剧的歌曲专门定向培养一位业余歌手,不遗余力地调教一群生瓜蛋子,这样的创作集体是空前的,或许也将是绝后的。”

  尽管87版《红楼梦》问世之初,也有部分专家对剧本结构和剧中人物的性格处理、命运走向略有微词,但经过30年的岁月沉淀,仍然没有哪部同题材作品能够超越并消蚀它在观众心目中的分量。欧阳奋强说,87版《红楼梦》的成功折射出一种“红楼精神”,“归纳起来就是8个字:团结、友爱、奉献、责任。”

  不断探索经典文化再传播

  1962年,由王文娟、徐玉兰主演的越剧电影《红楼梦》风靡全国,一时间,“天上掉下个林妹妹”等经典唱段广为传唱、家喻户晓;1987年,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第一次呈现了原著的全貌,使这部文学经典从阳春白雪变成了视听化的大众文化产品,有利于文学经典的传播,也扩大了文学经典的影响力。谢铁骊执导的电影版《红楼梦》也是一部精雕细琢的改编力作,影片云集了当年北影厂的戏骨们和花容月貌的女演员,可谓大投资、大师手笔、大明星,且导演手法细腻、艺术质量上乘,但由于影片长达6部8集,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该片整体的放映传播。2010年,李少红执导的新版《红楼梦》无论在服装造型、影像科技还是表现手法上都有许多突破和创新,作品华美时尚,颇具贵胄之家风范,但是由于大众认知和审美差异等原因,标新立异的创作风格和表现形态也引来不少争议。

  北京市曹雪芹学会曾做过相关统计,有近七成国民接触过《红楼梦》及相关作品,有32.8%的人看过《红楼梦》作品原著,有49.6%的人看过电影、电视、曲艺及舞台形式的《红楼梦》。中国红楼梦学会会长张庆善说:“87版《红楼梦》的这份绵长是与严谨细致、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密不可分的。在如今这个多媒体网络时代,怎样阅读经典、创作经典和传播经典,以便今后有更多的经典产生,这是87版《红楼梦》给社会释放的信号和带来的思考。”从这个意义上说,87版《红楼梦》开播30周年大聚首既是对经典影视作品的记忆和重温,也为经典文化如何在当代更好地弘扬和传播提供了新的注脚。

(文/赵凤兰)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赵凤兰:现实主义应是创作主流

  赵凤兰评十载“新农村建设纪实摄影工程”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