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观儿童剧《市场街最后一站》:把白的说成白的

发布时间:2017-05-05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作者: 收藏

  最近在北京上演的儿童剧《市场街最后一站》,在育儿圈中颇得好评。这部剧改编自同名绘本,讲述了一个关于“三观”养成和心灵成长的故事。作为历史上首部荣获“纽伯瑞金奖”“凯迪克银奖”双料大奖的绘本,原著可谓声名显赫,更何况,该书还获得了《纽约时报》最佳童书、金恩夫人奖、纽约公共图书馆100本必读书等30多项殊荣。大凡优秀的作品,总是因对人性的深刻体悟和揭示而具有跨文化的价值,当中国的艺术家把这部西方童书经典搬上中国的舞台,同样带给了人们新的惊喜。

  舞台的正中,是高高低低、制作精良的景片,开开合合之间,组合出街区、马路和巴士,以及主人公小杰梦境中的奇幻世界。小杰和祖母生活在一起。某一天,他们乘坐公共汽车去“市场街”。和祖孙俩一起坐车的人,有文身男士、弹吉他的青年、只顾低头看报的白领职员,还有抱着装蝴蝶玻璃瓶的老婆婆。

  车辆摇摇晃晃地前行,小杰靠着打毛线的祖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在梦中,他再一次遇见了同车的乘客,他们不再是平淡无奇的路人,摇身一变成了许多小朋友幻想过的海盗、女巫和牛仔。就这样,小杰经历了一次奇幻之旅。他和祖母一起帮“好海盗”从“坏海盗”手里夺回了船只,帮“女巫”找回了丢失的蝴蝶,帮“牛仔”击退了土匪,还把钱分给了需要帮助的人。

  该剧从故事、表演、音乐到道具、布景,都让人感到一种简洁的美。舞台艺术中的简洁,有多种样态,可以如中国传统写意画,寥寥数笔而意境深远,耐人咀嚼;可以充满现代意味,以抽象的魅力,诱导人们猜解深刻的哲理;也可以是阅尽风情后的洗尽铅华,返璞归真。然而,这部儿童剧的简洁还有另一种味道,表现为不谙世事的天真与童趣,好比青埂峰下那块还没被带入红尘的石头,率直地展露着本相,花花世界与己无关。

  全剧没有一句对白,而是以娓娓道来的旁白和演员出色的肢体语言,讲完了整个故事。这是小杰心灵成长的过程,也是观众的心灵被童心撞击的过程,善良、勇敢、互助、宽容这些道理,在演员精湛的表演中自然流淌。最重要的是,所有这些道理都是“演出来”,而不是“讲出来”的,更不是像有些儿童剧那样声嘶力竭地“喊出来”的。儿童的世界是纯真的、洁白的,一切异想天开都顺理成章。而这个世上最动听的语言,其实也不过是把白的说成白的。我想,该剧艺术地做到了这一点。

  如前所述,这部剧从同名绘本改编而来。应该说,保持了绘本的基本风貌,当然也有不小的变化。比如,绘本中写到:“黑暗中,乘着音乐的翅膀,小杰仿佛离开了巴士,离开了这座繁忙的城市。他看到落日的余晖,随着海浪翻滚。看到老鹰一家,在天空中翱翔。还看到老婆婆的蝴蝶,在月光下自由飞舞。小杰快乐地沉醉在乐声中,这乐声让他产生了奇妙的感觉。”这107个字,在绘本中仅仅占据了区区两页的篇幅,在儿童剧中却成为主体内容,演绎出一段瑰丽的梦幻旅程。

  再如,绘本并没有交代小杰为何与祖母生活在一起,儿童剧中则多了“两页”。第一页,一对青年男女生下了一个宝宝,这当然就是小杰;第二页,爸爸妈妈吵架了。这相当于为小杰写了一篇简短的“前传”,既解释了为何他与祖母生活在一起,也为他多少有些灰暗、郁郁寡欢的心情作了伏笔。这两处改写,我认为是必要而有益的。前者使故事更加饱满,在绘本亲情、哲理的基调中加入了一丝惊险,而且把绘本中祖母对小杰的教导,不动声色地转化为舞台剧中小杰自主的心灵成长,这样的处理无疑可以增强作品对小观众的吸引力。后者则不动声色触及家庭破裂这一当代严重的社会问题,使这个关于儿童的故事具有了更强的现实性,引导大观众们思考自己的社会责任。

  但作品的改编也还有不尽如人意之处,值得进一步打磨。比如,在绘本中,作为“最后一站”的“市场街”是“爱心厨房”的所在地,一个给穷人施舍食物的地方,这里有“破破烂烂的人行道,坏掉的门,窗户上的涂鸦和用木板封住的商店”。祖母带着小杰来到这个地方,显然是参加一次公益活动。小杰抓住奶奶的手,问道:“为什么这里总是这么脏?”奶奶笑了笑,指着天空说:“小杰,有时候,当你身处尘土之中,反而更能体会什么是美好。”反观绘本的开篇第一句“小杰推开教堂的大门,蹦蹦跳跳地下了台阶”。两相对照,文字中显然充满了宗教的隐喻。也就是说,在绘本中,小杰的心灵之旅,以及祖母箴言式的教诲,是伴随着宗教之光的照耀甚至受其含蓄地牵引的。这并不奇怪,因为绘本原著是西方文化的产物。而宗教本就是西方文化的一抹底色。在中国舞台上,作者没有着意渲染宗教色彩,相反,增加了小杰家庭破裂的“前传”,这一细微的变化,以人伦之情冲淡了宗教色彩,无疑更符合本土文化的口味。但是,儿童剧对“爱心厨房”缺乏必要的交代和解读。我想,没有读过绘本的观众,对于小杰和祖母为什么不辞辛苦地来到“市场街”多少会有些不解,也会阻碍人们理解这片脏乱之地对于灵魂净化的意义。这些,不但有碍于人们完整地欣赏这部作品,也会削弱儿童剧对于绘本原著的独立性。当然,这也许只是我作为一个大观众的一点儿“过度解读”,把白的说成了黑的,沉浸在观剧愉悦中的小观众们或许并不关心这些。对他们而言,适当的节奏、迷幻的灯光、飞舞的蝴蝶、美妙的旋律,已足以令他们和小杰一起去感受生命中的美好与诗意了。

(文/尼三)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胡一峰:网络文艺评论的“情理法”

       胡一峰:不要割断我们与昨天的联系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