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词坛泰斗”庄奴90余载笔耕人生

发布时间:2016-10-28来源:音乐生活报 作者: 收藏

\

创作不靠灵感,真才实学让歌曲传唱不朽

  代表作品:

《甜蜜蜜》、《小城故事》、《又见炊烟》、《冬天里的一把火》、《原乡人》、《又见溜溜的她》、《踏浪》、《垄上行》、《海鸥飞处》、《风从哪里来》、《泪的小雨》、《假如我是真的》、《故乡的女孩》、《小丽》、《同一个太阳,同一个月亮》等。

  10月11日,著名词作家庄奴在重庆与世长辞,享年95岁。消息一出,顿时引起娱乐圈的集体悼念……

  庄奴,原名王景羲,1922年出生于北京,著名词作家,在60多年的创作生涯中,庄奴为后人留下了三千多首佳作,与乔羽、黄 并称“词坛三杰”。庄奴毕业于北平中华新闻学院,抗日战争期间曾到大后方参加抗日,作为流亡学生,一腔报国热血的庄奴常常和其他青年一同合唱《游击队进行曲》和《黄河大合唱》。1949年庄奴辗转到台湾后,曾当过记者、编辑,也参演过话剧。1958年,庄奴创作的《愿嫁汉家郎》随着影片《水摆夷之恋》放映而一炮走红,从此庄奴正式开始自己歌词创作生涯。当时台湾电影正在崛起,歌曲的需要量很大,有时候庄奴躲在饭店里,一天能写上五六首歌。

  后期,庄奴的音乐创作彰显盛名,尤以流行歌曲最为人津津乐道。上世纪70年代末,邓丽君在巡演时发现了《甜蜜蜜》这首民谣的曲谱,并把它带回台湾找人填词。庄奴曾表示,他在创作《甜蜜蜜》时仅用了5分钟,当时,得知这首歌将交给邓丽君演唱时,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她恬静的长相和清甜的声音。于是,写下这首耳熟能详的歌曲,庄奴也因此被称为“最懂邓丽君的人”。邓丽君曾说过:“没有庄奴就没有邓丽君。”邓丽君80%歌曲的词作,均为庄奴所作。庄奴也说:“我和她是相互依存、彼此影响的关系。”

  几十年来,庄奴笔耕不辍,即使晚年他生活清苦,但他家里的墙壁上始终挂着一副对联:“和时间赛跑的人,缘慈悲为怀的心。”90岁高龄时,他还坚持在每晚睡前阅读古典文学诗词歌赋。“我天生就是个写歌的,偶然入行,终身如此。”可惜,和“时间赛跑”的庄奴如今远逝,留下他的作品在时间的长河中沉淀、流淌……

歌词要洗练

更要雅致

  庄奴,作为中国的“词坛泰斗”,他的艺术需要传承,他的创作特色有许多需要被后人学习的地方。

  庄奴的词短小精悍。现代社会生活节奏明显加快,人们对音乐的喜好不仅反映在旋律的优美与否,而且也体现在歌词的长短以及是否迎合人们的心声。庄奴写歌词喜短不喜长,一般七八十字,至多百余,这在众多词家中是极为少见的。《小城故事》70个字、《甜蜜蜜》74个字、《垄上行》114个字。区区百字,既要简单易懂,又要传情达意,写出大众的心声,没有深厚的文学底蕴,如何练就?生前,庄奴在谈到歌曲创作方面表示:“从歌词的优美和传唱度上来说,我觉得不能过长,一定要短,才能通俗易懂,方便记忆,方便传唱。现在很多歌一段就写300字,歌星记不住,观众更记不住。‘小城故事多’就5个字,却有很多意味在里面。现在的流行歌曲,最缺的就是洗练之美。歌词要有意境,要言之有物、打动人心。”

  “小城故事多”是白话的文言文,“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大家都能讲,如果用现在“有的小城发生了许多故事,所有人都很欢乐”这就是 嗦。一首歌,它的长度不过是三四分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要表达一个故事、一个概念、一段往事、一个人物、一个思念,除了句要简练,词要精湛外,别无他法。

  喜重复善用韵。用词重复是歌词创作比较常用的一种手法,一首歌中,或多或少反复使用某句歌词以突出情感、加强效果,但庄奴尤喜重复、用叠字。如在《甜蜜蜜》中作者写道“啊,在梦里,梦里梦里见过你,甜蜜,笑得多甜蜜。是你是你,梦见的就是你。”庄奴通过反复吟唱,表达了普通大众对心爱之人的一种迫切爱慕之情。古代的诗词歌赋,大多都是注重韵脚,现代歌词秉承了这一传统。庄奴曾建议:“作词的人一定要多读古书和诗词歌赋,要懂得音韵学和文字学,多了解并感悟时代生活。”他也说,流行歌曲是非常难写的,尤其情歌和儿歌最难,看似简单,但是要做到“洗练”很不容易,越简单的越难写,情歌写不好就让人感觉肉麻兮兮的,很俗。”庄奴的写作动力源自两个方面,爱大自然、爱中华民族。而他创作的思路则源于读书,他曾说,读书对他的思维和语言的提升非常有好处。每天睡前,他都会看诗词歌赋类的古典文学。

词人要突破常规

更要投入真情

  庄奴不拘于词书韵谱。用韵敢于打破常规,用险韵。《甜蜜蜜》,情绪欢快,庄奴用的却是所谓低沉的“一七”韵,与传统的所谓欢快的情绪要用“江阳”等洪亮韵味不同。押好韵不仅有助于增加作品的成色,而且也符合听众的审美期待。

  平淡却不俗,歌词创作一定要贴近百姓,贴近生活,语言要通俗、流畅,让听众一听就懂。庄奴歌词最大的特点是平淡却不俗,是一种淡雅的美。表达口语化,内容生活化,情感大众化已经成为庄奴作品的一个符号。歌曲《为什么》中的歌词以通俗的语言、真挚的情感写出了母亲的伟大和无私,道出了为人子女的孺慕之情。庄奴曾表示,歌词要美,平淡却不能平乏,通俗却不能庸俗,文字的组合不需要靠华丽的辞藻来博取大众的眼球。歌词创作的关键是要以敏锐的目光去观察生活,去捕捉生活中独特的感受。

  真情且律动。一首歌曲要流行,必然要感动大家,歌词要写出听者的心声。这就要求词人必须站在普通大众的角度上抒发真情实感,而不是矫情做作。庄奴的歌词始终贯穿着强烈的人文关怀,诉说着普通人的喜怒哀乐。“记得你曾经唱过何日君再来,歌中情、歌中爱,让人难以忘怀;如今你不再唱何日君再来,往日情,往日爱,黯然随你离开……”庄奴写了这首《何日君再唱,何日君再来》来纪念邓丽君,这不仅仅是他做老师的怀念,这首歌也写出了爱护邓丽君,喜欢邓丽君的歌迷的心声。庄奴的歌词具有很强的律动性,这种律动性首先是因为他本身是一位懂音乐的词坛大家。《甜蜜蜜》、《冬天里的一把火》均是拿外国的曲调来填词。庄奴的歌词结构不拘一格,用韵和谐统一,随着语言音节的变化来渲染与表达作者的情绪,加强了音乐性,更便于人们的记忆和传唱,从而也形成了庄奴的歌词特色,使他创作出多首耳熟能详的歌曲。

多看、多听、多想

是创作的最佳良方

  庄奴生前,有人问他如何取得如此成绩,其创作的灵感来自何处时?庄奴笑着称他创作不靠灵感。他以《甜蜜蜜》、《小城故事》为例,写这些佳作都是一气呵成。他还坦言,作为一名职业作家,要多看书,创佳作依靠真才实学。在他看来,好的歌词就是能用十分简单的文字表达深刻的意境,同时还要能够引起演唱者、听众的共鸣。平时,除了看书写词,庄奴也会看一些探索类的节目。他说,体育类节目让他时刻保持创作的激情,动物类的节目让他有爱心,提高创作的境界。他也建议年轻人,要多读书,多写作,人生阅历很重要。

  庄奴欣赏的歌手有很多,李谷一、毛阿敏,还有邓丽君、凤飞飞、高凌风等。庄奴说:“这些歌手不仅仅有甜美的歌喉,她们还能够准确地把握住歌曲的词与曲的内涵,并且完美地将其演绎出来。光有歌词不行,还要有好的作曲和好的演唱者,这三个要素是缺一不可的。”庄奴认为,推动中国音乐发展,必须依靠词作者、曲作者、歌手三方面人才的共同努力。

  有人曾问庄奴:为什么你一直都能写出很年轻、俏皮的歌曲?当时,庄奴回答:“第一,我曾经走过年轻;第二,我还在读书;第三,我还在看、还在学习;第四,我还在创作。他指出,创作是人生经验的累积,多看、多听、多想是最佳良方。”

  如今,这位词坛大家,已经与世长辞。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情结,一个时代的青年,也有一个时代的命运。对庄奴来说,他的理想,最终凝结在了他创作的一首首优美的歌词当中。这些歌词所呈现的,是一个光明、美好的世界,体现了一位追求理想、心怀家国的知识分子一生的信念。这种信念会伴随着这些美好的歌,被一直传唱下去,成为中华民族共同拥有的精神财富。对于这个饱经风霜的“词坛泰斗”,也许所有的苦痛都已是过眼云烟……

 

 

  延伸阅读:

  庄奴故去,华语流行音乐一个时代终结

  歌词为什么越来越“水”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