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评协>评论家园

韩美林艺术:中国文化传统复兴的信号

2017-03-02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 收藏

草书 韩美林

  有人从磨难中走出来,作品里却充满了阳光与爱,造型艺术大家韩美林为当代艺术界积淀了丰富的艺术资源。他的作品大到一个马屁股就有1 . 7米的水墨绘画,小到邮票设计,无论是绘画、书法、雕塑、陶瓷、设计,每一件都烙有深深的“美林印记” 。明明是耄耋之年,却依旧像个孩子一样拥有不竭的想象力和创造力,用纯真塑造着万物生灵;然而在看似简单的画面背后,却是一个“强者”和“美者”更深层次的对抗和颠覆。

  近日,陈履生、徐里、苏士澍、林阳、杨晓阳等专家学者以及常沙娜、温练昌、顾丁因、崔栋良等韩美林往日良师同仁齐聚于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韩美林八十大展理论研讨会,深入探讨了艺术之林中这棵常青树的艺术风格、精神和心灵。

  韩美林不平凡的人生经历注定了他独一无二的艺术风格。12岁时,韩美林参加革命,成为“小小通信员” ,考上中央工艺美院后又饱受多年牢狱之灾,然而他的作品却始终呈现出积极、阳光、向上的人生态度。“韩美林在每一个创作阶段都不受当时的流行风气所影响,杂志、报纸、展览、图片上看到他的作品,都有绝对的风格,不和任何人重复、混淆。 ”中国国家画院院长杨晓阳认为,改革开放以前,美术学院、美术界有学习苏联的风气,改革开放后学习日本、学习欧美之风又悄然流行,但韩美林的作品一反流行风气,从中国的原始文化入手,甲骨文、岩画、彩陶、古瓷、青铜器、民间玩具、民间年画、石雕、砖雕、木雕、水墨、雕塑、平面设计、书法等等,所有的作品都指向中国传统,既具有中国精神和中国元素,又具有现代审美的理念。

鸡 韩美林

  韩美林的书法作品曾一度引起争议,被批为工艺美术字,草书也无章法可循。然而,中国书协主席苏士澍并不这么认为:“不管韩美林画美女还是画动物,还是在书法上,线条的流动和沉着都跃然纸上,扎实的功底、雄壮的行风,该流畅的流畅,该顿挫的顿挫,该细的细,该粗的粗,形成强烈的反差,又能给人现代化的感觉,这就是美林书法的美不胜收之处,也能看出韩美林对于唐楷的吸收。 ”同时,他认为韩美林的草书草法也不是胡来的,“他的草法恰如其分的,有时候笔粗了,顺势而下,怀素的流畅、奔放也呼之欲出。在这些地方韩美林还是保留了书法的本色,某些方面还有所出新。 ”其实,韩美林的书法还有更惊人的跨界出新,他的手抄《心经》已经涉足饮食业了,吃过韩家菜“心经面”的人都赞不绝口。

  韩美林的本业是陶瓷陶艺,但是社会上他的艺术身份却不是陶艺,而是从陶艺走出去的所有公共艺术门类,从国航的标志设计到奥运福娃,再到丁酉鸡年邮票,老百姓心目中的韩美林远远超过陶艺家身份的韩美林。在美术界,大家看韩美林,不仅仅看他的这些设计,更看他的书法和中国画。

  《美术》杂志社社长兼主编尚辉认为,韩美林最重要的成就是审美上的跨越。“他的书法实际是从文人到民间,或者说他能够把一种很高贵的艺术变成一种平易的艺术,在平易和高贵,在民间和文人,在传统和现代之间,他能够跨越。 ”尚辉以韩美林的新作《百鸡图》为例分析了其中的玄妙:“在大家熟悉的鸡的形象中,鸡的肚子通常被画得很大,但是在韩美林的《百鸡图》和百鸡雕塑中,可以看到鸡的肚子反而被缩小了,鸡冠成为他进行夸张变化的一个重要元素。鸡腿和鸡爪子在图形变化当中是比较难处理的一部分,但是韩美林能够把鸡从冠、脖子、尾巴、翅膀进行一些图形上的重新变化,从原来没有什么东西的地方变出很丰富的内容,对原来很难入手、很难进入画面的脚和爪进行艺术化的处理。这是韩美林艺术创作中实现从图像到图形的重要成就。 ”

  韩美林的艺术创作也跨越了时代和雅俗。中国艺术报社副社长朱虹子认为韩美林最重要的成就是打通古今,打通雅俗,塑造中国城市美的韵味。“韩美林对中国艺术传统的全面再造,需要拥有巨大的勇气,因为中国的传统,特别是在中国艺术上,主要是追溯、继承,能够和先祖保持一致。在整个20世纪,中国出现了一种要走向现代的时代背景,所以韩美林的勇气是时代赋予他的,当然,那个时代也需要这样一个英雄人物去担当起这样的责任。 ”朱虹子说。

  韩美林画过很多马,马和他的生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12岁在部队的时候,他看到战马残废了,因为不能继续服役,也不能拉车了,即将被枪毙,饲养员、号兵、老百姓都站在一旁哭,马也跟着哭,韩美林哭得差点晕过去。在他生活最艰难的时候,他将一只患病的小狗留在身边,之后画的小猫小狗也都富有人情味。尽管在“文革”时期他遭受了非人的折磨,但是他没有怨天尤人,反而在苦难当中生发了关爱一切生命包括动物的悲悯情怀。

  他的画就是他天性的流露,是一颗始终追求真善美的童心。在美术评论家王镛看来,这颗童心就是韩美林艺术最显著的特征。“他的作品从来不表现生活中的苦难和丑恶,只表现人性的善良和人生的美好。他希望自己的艺术给人以精神的抚慰和审美的愉悦。儿童的想象力特别丰富,成人以后想象力就逐渐衰退,可是韩美林就始终保持着富于幻想的儿童心态。 ”王镛认为,恰恰是儿童般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促成了他在艺术上的跨越。

  中国现代美学家宗白华曾说: “中国的魏晋风度,晋人之美之所以有独特美,就是因为魏晋人的心灵本身就是艺术,不用学琴棋书画,整个心灵就是艺术。 ”这一点或许可以用来理解韩美林的艺术风格和艺术精神。北京大学艺术学院教授王一川认为,韩美林的艺术不是从外面吹出来的阵风,也不是其他地域移植来的种子,他的艺术就是在自己的艺术心灵土壤上生长起来的硕果累累的大树。 “他拥有一颗外圆内方的艺术心灵,这颗艺术心灵凝聚了他的人生苦难、人生体验和艺术追求,是中国现代艺术及中西文化融合的风雷激荡和波谲云诡所孕育的产儿,更是不甘衰落的中国古典文化传统在当今全球化时代中发出的自我复兴的信号,这一信号对于面临文化复兴的中国,想必有一种特殊的启迪和价值。 ”王一川说。

岩画 韩美林

韩美林设计的紫砂壶

(文/王雨檬)

 

       延伸阅读: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