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追思童庆炳:作为教育家的文艺理论家

发布时间:2016-11-18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 收藏

 童庆炳:作为教育家的文艺理论家

——《教育,整个生命投入的事业》序

\

\

  童庆炳先生是我国著名文艺理论家、美学家、教育家,北京师范大学资深教授,博士生导师。

  童庆炳先生教泽宏、深、远。在北师大执掌教鞭60载,先生不仅培养了博士生80余人,带出了文艺学界一支赫赫有名的“童家军”;还指导过许多著名作家,包括莫言、余华、刘震云、毕淑敏、迟子建、严歌苓、刘恪……如果把这个名单一一列出来,几乎占据了中国当代文坛的半壁江山。可以说,童庆炳先生是当代学术界和教育界屈指可数的高峰人物。

  有人称,童庆炳先生是中国当代文坛的“教父”。他解释说,应该这么理解:“我是他们父辈的指导教师。”

  童庆炳先生是一个真正的师者。

  1984年,童庆炳先生刚从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副主任的位置退下来,学校决定让他当研究生院常务副院长,被行政工作套上了“枷锁”,十分繁忙。不久,学校准备提拔童庆炳做副校长,但他不想做。

  1985年,北师大校长王梓坤,还有中组部的工作人员,找童庆炳先生谈话,想请他到教育部出任基础教育司的司长,还加上一句——后面还有更重要任用。他同样拒绝了。

  1986年,教育部缺一个管文科的副部长,在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搞民意测验,结果童庆炳先生排在最前面。教育部里的人到他家里,说这一次你无论如何不能拒绝。童庆炳先生说:“你们不要来说了,我对当这官没有太大的兴趣。”为什么不愿意呢?他说:“如果我走当官那条路的话,也许我会得到很多利益,但是我就把学问丢了,把学生丢了。这是我不愿意的主要原因。”

  童庆炳先生终生奉行用生命教学、以生命育人的教育理念和思想。他说过:“教师的生命是宝贵的。他的工作,不仅仅是用话语,是用全部心灵,是用全部生命,是整个生命的投入。他的生命永远属于他的学生。”

  一个老师的荣光源于培养了足以超越自己的一批学生。

  2015年5月20日,童庆炳先生为北师大文学院师生作了最后一次讲演,题目是《做“四有教师”,为党和人民培育英才》。先生坦言:“我今年80岁了,我从始至终认为,我就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尽管我有很多著作,但是,我看重的第一位的东西就是,我是一名教师。”谈到自己培养的几十位博士生,先生骄傲地说:“我培养的这些学生,没有一个是贪污犯,没有一个是腐败分子。这是我为他们感到骄傲的地方。我认为自己一生的意义之所在,就是我是这些学生的老师,我指引他们走向生活,走向社会,走向自己的职业岗位,而且他们在那里为人民为祖国为党做出了自己的贡献,这是我为之骄傲的事。”

  人们清晰地感受到了一个“四有老师”的真正自豪!

  2015年6月14日,天空洁净、碧蓝如洗。在“征服”金山岭长城的归途中,童庆炳先生心脏病突发,经抢救无效,不幸于18时18分逝世,享年80岁。

  6月18日上午9时许,八宝山革命公墓庄严肃穆,哀乐低沉萦回。“方而不割廉而不刿夫子人格宜为天下楷,仰之弥高钻之弥坚先生学识堪称百代师。”这副挽联悬挂在童庆炳先生追悼会吊唁厅的大门上,寄托了大家对童庆炳先生的哀思,也是对这位文艺学领军人物之人格与学识最为恰当的评价。

  童庆炳先生是我的授业恩师,在先生刚刚离开我们的日子里,每每念及先生的恩泽,不禁潸然泪下。正如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所云:“教育是人们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智知识和认识的堆积。教育的本质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为便于人们全面了解、研究先生的教育思想,本书从“教育改革新思维”“教学的艺术”“学习的智慧”“学为人师,行为世范”和“审美人生”等专题,精心编选了童庆炳先生的25篇文章;此外,还附录了由先生主笔的《高中语文必修课程设计思路与框架》,还有本书编者撰写的《童庆炳:作为教育家的文艺理论家》,以立体呈现童庆炳先生的教育思想和教学实践。人们当能从中体会到先生之于中国教育事业改革的拳拳之心,并受益良多。

(文/吴子林)

 

  延伸阅读:

  我一生的“人师”走了——忆童庆炳先生

  庞井君:建立“文艺评论学”初议

  庞井君:“文艺评论”与“评论文艺”的界域

  王岳川:中国文艺学美学如何走向世界

  刘俐俐:文艺评论价值体系的理论建设

  专家纵论全媒体时代的文艺与批评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