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张火丁“四平调”唱响《红梅赞》

发布时间:2016-11-15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 收藏

\

\

  “红岩上红梅开,千里冰霜脚下踩……”歌剧《江姐》中的主题歌《红梅赞》11月13日晚在国家大剧院以京剧“四平调”的板式唱出。著名京剧程派表演艺术家、中国戏曲学院教授张火丁以她独有的程派唱腔,塑造了江姐这位家喻户晓的革命先辈,那独有的气质和委婉动听柔中带刚的唱腔,将这位为新中国解放而献身的伟大女性演绎得独具韵味,赢得现场观众阵阵掌声和交口称赞。

  大型现代京剧《江姐》昨晚在国家大剧院的演出是为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并在北京市委宣传部“京剧流派研究计划”科研项目支持下进行的。2001年,国家京剧院根据同名歌剧创排京剧《江姐》,由国家一级演员、现任国戏教授张火丁首演,著名剧作家阎肃编剧、著名导演谢平安执导,2002年改编拍摄成戏曲电影,2007年张火丁交响乐版《江姐》在北展上演。十五年来,京剧《江姐》的不断演出赢得了观众广泛的好评,被认为是程派京剧的优秀创新之作。

  京剧《江姐》实现了程派创始人程砚秋大师创作现代戏的夙愿,填补了程派现代戏的空白。该剧曾在德国科隆世界艺术节上公演,使京剧程派现代戏走出国门。在继承程派艺术特色的基础上,京剧《江姐》在音乐创作、人物性格的塑造、舞美设计等方面都有进一步的丰富和发展。程派风格较为哀婉清丽,多表现的是柔弱的良家妇女形象,在唱腔上是比较柔美低沉的,这似乎与江姐慷慨激昂的革命者形象不太协调。这也成为张火丁在排演《江姐》时的最大困难。最后,张火丁确定了这样的基调:“无论是用什么唱腔,一定是‘江姐’,并且一定是程派特点的‘江姐’。”于是,就有了“江姐”一上场的那段小导板和用四平调唱出的《红梅赞》。这些,在原先程派唱腔中都是没有的。该剧唱腔创作极为成功,如《红梅赞》、《绣红旗》、《不要用哭声告别》等唱段,已成为耳熟能详的现代京剧的经典唱段,在戏迷中广为传唱。

  这一次中国戏曲学院改编复排的《江姐》,吸收了原舞台版和电影版的成功经验,在保留原经典场次、经典唱段的基础上,采用以民乐队为主的伴奏形式,对音乐配器、舞台美术、舞台节奏、武打等方面进行了新的编排与设计;在突出程派艺术特色和张火丁艺术风格的基础上,力求形式与内容的和谐统一。复排现代京剧《江姐》,是中国戏曲学院承担的北京市委宣传部“京剧流派研究计划”中的重要内容,是推动京剧流派发展的重要举措。

  据悉,为弘扬优秀民族艺术,响应国家“戏曲进校园”战略,京剧《江姐》将进入北京高校进行演出。张火丁教授将带领学院程派传承中心程派研习班弟子为大学生们演绎青春版京剧《江姐》。

  链接

  程派的戏都是悲 江姐只是多了一个字:悲壮

  痴!张火丁寄情“江姐”十五年

  张火丁是我国京剧程派艺术优秀的继承者,15岁进入天津戏曲学校学艺,后来成为程派表演艺术家赵荣琛的关门弟子。作为程派的继承人,张火丁不仅能够技艺精湛地演出《锁麟囊》、《春闺梦》和《荒山泪》等程派代表剧目,更在程派的继承发展上作出突出贡献,包括她演出的现代京剧《江姐》和新编剧目《白蛇传》、《梁祝》等都探索着程派艺术的发展道路。

  张火丁曾这样告诉记者:“程砚秋先生生前经常说一句话: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我的理解是他给了继承者变化的权利。我们有责任继承程派艺术,还有责任发展程派艺术。”

  2001年,当时还在国家京剧院的张火丁演出了现代京剧《江姐》——那次演出是张火丁主动请缨。张火丁说:“江姐是家喻户晓的女英雄,她在人们心目中是刚毅和坚强的象征,但江姐也有女性委婉细腻的一面,这很适宜程派艺术去表现。说起来,这与我性格也很相近,大家都看到了我文静内向的一面,其实我也很执著的。”于是,剧场里响起了四平调板式的《红梅赞》。这首优美的《红梅赞》一经唱出,立即赢得了戏迷的喜爱,进而也接受了用高拨子演唱的《不要用哭声告别》和反二黄唱腔《我为共产主义把青春贡献》。

  2005年,电影导演张元被张火丁的艺术所感染,将该剧拍摄成电影,并采用了交响乐伴奏的形式。2007年,交响乐伴奏的京剧《江姐》在北展演出,这是该剧第一次实现现场的交响乐伴奏。张火丁说:“《江姐》唱腔真的很好听,它把歌剧中一些音乐元素不露痕迹地用到了老程腔中。程派唱腔幽咽婉转,含蓄低沉,但是为了塑造英雄人物,需要一些高亢激昂的东西,这对我的表演是个挑战。”

  在现代京剧《江姐》中,只运用程派的表演和演唱是不够的,因此,创新成为《江姐》必不可少的做法。张火丁说:“我没有刻意地要去创新,只是做了些尝试。因为我们这一代人,有义务把京剧艺术和程派艺术往前推进一步。但一切都需要实践,才会有结果。程派大的前提是永远存在的,因为我是学程派的,我不可能唱出梅派的味道来。程派从来没有现代戏,而我要排的是《江姐》。很多人都说她是一个女英雄,需要高亢、需要力度,你程派怎么可以做到呢?但是我坚信,江姐这个人物与程派绝对不矛盾,为什么?程派的戏都是悲,江姐她不悲吗?她很悲,只是多了一个字:悲壮。我唱的时候是江姐的内心世界在倾诉,我相信没法不打动观众。”

  现在,京剧《江姐》已经首演十五年了,它的唱腔被戏迷经常演唱;京剧电影《江姐》也公演十多年;今天,张火丁再次唱起四平调的《红梅赞》,再次演绎江姐这位为新中国解放而献身的烈士。张火丁不仅自己演,还将要带领她的学生进入高校演出,让这出程派现代京剧更加普及、再次绽放光芒。

文/伦兵,摄影/崔峻

 

  延伸阅读:

  谢柏梁:叶少兰、张火丁版《白蛇传》的文化范式

  张火丁开班 京剧传“程”续火

  戏曲界期待更多“张火丁现象”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