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评论家园

《长城》将映,解读张艺谋电影色彩学

发布时间:2016-10-31来源:时光网作者: 收藏

  张艺谋电影无处不在的色彩语言,源自他从小对美术的敏感,后来对电影摄影的精研,以及最后成为导演的非凡功力。他对色彩的表现力,也就是他对整个电影的掌控力。

  时光网特稿

  好莱坞顶级大导演斯蒂文·斯皮尔伯格曾不无羡慕地说,张艺谋是可以用色彩讲故事的导演。的确,张艺谋电影的色彩,已经成为一种辨识度,一种标签,很多年后,可能会像日本人研究黑泽明的叙事结构一样,成为华语电影学者的研究对象。

  不知是不是巧合,张艺谋导演《长城》是由马特·达蒙主演,他在出席纽约漫展时说:“能和张艺谋导演一起共事是难以置信的优待。在美国和他身份类似的导演,就只有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了——他们甚至比电影本身更有号召力,他们是电影偶像,也是传奇人物。”虽然《长城》是一部魔幻大片,和张艺谋以往的电影在形式上有很多不一样,但从预告片中看到,张艺谋依然用他独特的美学色彩把电影制作的美轮美奂。

  张艺谋电影无处不在的色彩语言,源自他从小对美术的敏感,后来对电影摄影的精研,以及最后成为导演的非凡功力。他对色彩的表现力,也就是他对整个电影的掌控力。以下六大关键词,带你解读张艺谋的电影色彩学——

\

\

《红高粱》

  红,几乎就是张艺谋电影的图腾色。

  张艺谋第一部电影《红高粱》,片名第一个字就是“红”,这也几乎在冥冥中,注定了张艺谋整个电影生涯,和红色的不解之缘。

  《红高粱》的“红”,那种浸满高粱酒的红色,是弥漫在整部电影之中的——那一碗一碗喝下的如血的高粱酒,都是“九九归一跟我走”的豪迈。“我奶奶”穿着大红袄子,仰天倒在高粱地里,红色和绿色有着强烈的对比。《颠轿曲》一段,红色的轿子在高粱地里穿行,异常亮眼。将红色运用到极致的,是在《红高粱》的片尾,残阳下,“我爷爷”牵着“我爹”,“我奶奶”倒在红色血泊中。这个场景加了红色滤镜,整个高粱地变成了血红色,太阳照耀下来,渲染着悲壮的气氛。

  在之后的《菊豆》中,红色更多是让这部略微冷峻的电影,多了些暖色。比如菊豆和天青偷情一段,红布坠入到染池里,象征着两个压抑已久的人的激烈释放。这场戏之后,以前的靛蓝布条,变成了红色,也是两人心境变化的写照。

\

《大红灯笼高高挂》

  《大红灯笼高高挂》,又是一部带“红”的电影。阴冷得让人不寒而栗的深宅大院中,只有红灯笼挂起,才代表着老爷对妻妾的宠幸。这部电影整个色调是偏灰色,但各种红色灯笼点亮的场景,却是电影最大的看点所在。

  《秋菊打官司》则是用各种生活场景中的红,提亮了电影的喜剧色彩,比如中国北方农村常见的屋外晾晒的红辣椒、红色的窗花、红色对联等等。最后村长被抓,秋菊穿着红色的棉袄追出来,一抹红色在白色雪地的路上,显得格外热烈。

\

《我的父亲母亲》

  同样的场景在《我的父亲母亲》中也神还原过,只不过是更年轻的“我母亲”,她穿着鲜红色的棉袄,这种红比秋菊的红更有少女的纯真,奔跑在白茫茫的山野大地上,目送着“我父亲”远去,红与白的对比,象征着父母纯真的情感,此时电影那著名的主旋律音乐起来,极具感染力。

  《英雄》里的红色运用也很具有仪式感和暗喻作用。比如无名刺杀秦王时,无名与持矛和盾的军士的服装都是黑色,只有军士头上是红色的羽毛,红与黑代表着两种势力的对弈,对比强烈。而残剑与如月缠绵一段,整个画面色调是红色,有一种诀别的惨烈感。

  而在《满城尽带黄金甲》中的红色,更多的是宫廷装饰的运用,比如雕梁画栋的柱子、地面,以及暗红色的城墙等。在《三枪拍案惊奇》中,红色的丹霞地貌,也在交代这是个荒诞不经的故事。

\

《山楂树之恋》这一抹红色

  《山楂树之恋》中,老三给静秋买山楂花颜色的布料做衣服,那红色在当时白灰的主流服装中,像一股暖流。《十面埋伏》中的红,显得比较特别,小妹一段舞蹈甩出长长的水袖,那水袖的颜色是一种极纯正的桃粉色,伴随着小妹如水般妩媚的舞蹈动作,色彩感让人赏心悦目。《三枪拍案惊奇》中小沈阳也穿的是桃红色,但却如人设一般扎眼。

\

\

蓝绿色主打的《十面埋伏》

  蓝色和绿色,也是张艺谋热爱使用的颜色,而且常常混用在一起。将绿色用得最纯粹的一部电影,就是《十面埋伏》了。之中的绿色竹林,相较于李安《卧虎藏龙》的缥缈点染,绿得更真实,更多的表现竹干的翠绿。

  片中两大捕头服装,就是以颜色来区别——刘捕头是墨绿色,更深沉稳重;金捕头是蓝紫色,更有心计。而舞妓小妹有一场戏是极美花边的天蓝色衣服,配合精致到极点的同色系项链与耳坠,微露香肩。

  而另一场小妹在绿叶簇拥的水池沐浴的戏份,绿色更是衬托出小妹的娇艳欲滴。小妹还有一场头戴斗篷,身穿浅墨绿长衫的戏,又是另一种英气逼人。

  带着张艺谋年轻时候满满回忆的《山楂树之恋》,也是用蓝色和绿色,来营造过往美好岁月的记忆。比如老三和静秋一起出外,老三是深蓝色长大衣,静秋则是更亮一些的蓝色,既像“情侣装”,又在性别年龄上区分开来。

\

《山楂树之恋》中的蓝色

  而静秋的蓝色运动服和老三的蓝色背心,色调上也非常一致。而那颗翠绿的山楂树,则承载着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仔细去看这部电影的海报,更能感觉到张艺谋对蓝色与绿色的使用的偏好。

\

《金陵十三钗》主打蓝色

  南京大屠杀背景的《金陵十三钗》,是张艺谋用到蓝色最多的电影,甚至可以说整部电影就是“蓝色”的。最典型的,就是教堂窗棂投下来的蓝光,制造出一种肃杀与恐怖的气氛。片中的女学生们的衣服,也是灰蓝色的。甚至牧师服也是蓝黑色。

  但在这一片肃杀中,只有倪妮饰演的风尘女子玉墨的服饰,是“万花丛中一点绿”,用的是很出挑的孔雀蓝和祖母绿,甚至在一群花枝招展的妓女之中,这种蓝绿色,都非常显眼。

\

《英雄》中的蓝色

  《英雄》中,深绿的残剑和粉绿的飞雪的斗剑,有一种难舍难分的暧昧掺杂其中。残剑身穿天蓝色衣服与黑色的无名的决斗,则暗示着一种义无反顾的牺牲。

\

\

《黄土地》摄影师是张艺谋

  出生在黄土地的张艺谋,对黄色自有一份别样的情感,他和陈凯歌等“第五代”中坚力量合作的《黄土地》,将那片黄土地的雄浑之美,表现得淋漓尽致。

  张艺谋电影中的黄色,往往是和红色结合在一起用的,比如《菊豆》中有一个场景,是俯拍染坊,高高晾晒的红色和黄色的布匹,泛着温暖的光芒。而那个封闭的染坊,则代表的是最严酷的封建势力的现实。

\

张艺谋首部武侠片《英雄》

  《英雄》中则有另外一个经典的红黄搭配的场景,即张曼玉扮演的飞雪和章子怡扮演的如月,在金黄色的胡杨林决斗。两位女侠均身着红衣,但仔细观察会发现,飞雪的红衣更为沉稳内敛,如月的红衣更为轻盈张扬。两人决斗时,金黄色的树叶纷纷降落,炫目的红与灿烂的黄色交织,叹为观止。这里的红衣又似有隐喻两位女侠拼死一搏的决心,漫天飞舞的黄色树叶,饱满的色调中,却透出决绝的凄凉意。

\

  《满城尽带黄金甲》,则是将黄色的运用推向极致。这部电影的基调就是黄色,皇宫前满地的菊花,即是影片英文名《菊花的诅咒》的寓意所在。电影里满是黄色菊花的影子,比如巩俐饰演的皇后绣了一件菊花袍子,还戴了一朵菊花,其实就是反抗的信号。这部电影的高潮部分,是菊花台的争权夺利,整个皇宫广场铺满了菊花,一场腥风血雨的争斗后,为了掩盖被蹂躏璀璨的菊花,又重新换上了新的菊花,其中寓意,其实是新的反抗在继续。

  菊花成为宫廷政变的标志,重阳日“就菊花”的日子,周杰伦扮演的杰王子率领菊花标志的黄金甲士兵叛变,却还是没能捍卫皇权。皇后接应的菊花巾,也只能随着满地菊花残而飘去。这部电影中极尽华贵的金黄色皇袍,象征着不可一世的的皇权。杰王子叛变失败,血染黄金战袍,也有着极为深刻的寓意,这又是一个红与黄色结合的典型场景。

\

  张艺谋最喜欢用的颜色,既有影像色光三原色(红绿蓝),也有颜料三原色(红黄蓝),三原色之外,黑与白,乃至于中间地带的灰色,都被老谋子用来表现电影的不同背景。

\

《大红灯笼高高挂》中的黑白对比

  比如《菊豆》和《大红灯笼高高挂》冰冷封闭的深宅大院,都用黑灰的庭院表现,显得阴冷幽暗,就连巩俐穿的外套衣服,都在黑白颜色上做了精心布置。但他用了其他的暖色,来打破这种黑灰的冰冷。比如《菊豆》有红黄交错的晒布,《大红灯笼高高挂》则有让画面发光的红灯笼。

  在《英雄》中,张艺谋用颜色来推进故事发展,同色系,对比色,层次分明,娓娓道来。《英雄》中的黑白色,也起到了“讲故事”的效果。黑色可以淹没任何颜色,也可以提亮任何颜色。

\

《英雄》的黑白布景

  《英雄》里经典的棋馆一站,李连杰饰演的无名,身着黑色衣服,甄子丹饰演的长空则是姜黄色衣服,周围棋馆的环境是灰色,黑、姜黄在灰色背景中,让人非常容易分出人物角色,并指代着这将是一场“世纪之战”。而无名与残剑、如月都身着白色衣服,在暗黄色竹简屋内决斗,白色飘忽在暗黄色背景中,也将决斗气氛交代得清楚明白。不过,这之中的白色,还是有细微差别,比如如月的残剑的白色长袍外,系了一根麻色的腰带,这和一身纯白的无名区别开来。

  《满城尽带黄金甲》中皇上的嫡系部队,是黑灰色的装束,代表着不可一世的统治势力和不可颠覆,与明亮的金黄色和菊花的黄色,形成了强大的反差。

\

《长城》中也有黑色盔甲

  而在全新的《长城》中,堪称张艺谋电影生涯色彩讲故事之大成——五军将领,分别用紫色、铜黄、黑灰、铁锈红和孔雀蓝区隔。王俊凯的华贵小皇上和陈学冬的铠甲装扮,好像就是《满城尽带黄金甲》遗留下的戏服改制一般一脉相承。林更新、马特达蒙背的弓箭的羽毛,都是红色的。那些神秘的攻城的怪物,则是让人心里发毛的绿色。整部电影最大的主角——长城,则是烟雾中的灰黑色,这个颜色,能衬托出任何其他颜色跳出来。

\

\

巩俐《红高粱》

  巩俐被张艺谋一手发掘,之后两人合作了11部电影,成为中国电影史上最为耀眼的银幕搭档。而巩俐在张艺谋电影中的服饰色彩变化,也几乎就是一部张艺谋电影色彩断代史——巩俐如今在时尚界被成为“巩皇”,每次出场必是自带光芒,礼服宛如红毯王者,这其中也有张艺谋多年的色彩审美的辅佐吧。

  很多人对巩俐和张艺谋合作的首部电影《红高粱》中,“我奶奶”身穿新嫁娘的大红色袄子,“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啊”的歌声一出,记忆犹新。尤其是我奶奶倒在高粱地里,和“我爷爷”余占鳌“战天斗地”一段,仿佛一簇燃烧在高粱地的烈火。这一身火一样的红色,与“我奶奶”的年龄(巩俐当时20出头)、个性相得益彰。但这部电影大部分时候,“我奶奶”的服装,都是当时中国北方农村妇女惯常的色彩,比如淡蓝色、米色、麻布色和浅粉色,都是很纯正的劳动妇女服装颜色,在电影雄辉的背景下,比如酿造十八红的酒作坊,反而让“我奶奶”的人物凸显了出来。

  1988年,张艺谋和杨凤良合导的《代号美洲豹》,巩俐是其中唯一的主要女性角色,一个被绑架的护士。她全片都是白色服装,包括护士服和白衬衫,不得不说,就是如此简单的白衬衫打全场,巩俐的造型都超越了潮流。紧接着,张艺谋和杨凤良又联合执导了《菊豆》,《菊豆》代表着张艺谋和巩俐合作走向默契。这部电影讲述的是染房的故事,所以巩俐在其中,多穿着中国传统老染坊最通常的布料颜色——靛蓝。

\

《菊豆》中受尽苦难的巩俐

  不得不说,巩俐在《菊豆》与《红高粱》中的服饰色彩甚至款式很像,甚至也有大红色上衣。不过这些衣服都镶了花纹的边,和《红高粱》质朴的“我奶奶”区别开来。《菊豆》中除了靛蓝色衣服,明黄色衣服也是重点,尤其是女主人公菊豆身着这身衣服惨遭凌辱,领口被撕破,也昭示着菊豆之后的命运。

  从《大红灯笼高高挂》开始,张艺谋和巩俐进入了合作巅峰期。这部电影的背景是大户人家,女大学生颂莲嫁入陈家成为四姨太,她的服饰变化,也代表着她从女学生到少奶奶的转变。这部电影中有一个巩俐的经典造型:白色的盘扣改良旗袍,显出颂莲的淡雅清丽。不过,随着姨太太们争风吃醋的登峰造极,颂莲的服装开始变得“奢华”,金色与红色混合的绣花绸缎面料成为主角,金色的镶边尤为惹眼,也代表着颂莲以往美好理想的破灭,坠入陈家万劫不复的争斗深渊。

\

《秋菊打官司》让巩俐成为威尼斯影后

  1992年让巩俐成为威尼斯影后的《秋菊打官司》,则是巩俐最“土得掉渣”的角色,秋菊有着当时最为典型的中国农村妇女造型:红色花格子棉袄、黑底红花棉袄,还有秋菊进城的灰色竖条外套,墨绿色头巾,让巩俐完全变身为农村大嫂,“沉入”角色中,也是她最成功的角色塑造之一。不过村长最后被抓走,秋菊追出去在雪地里的那段,她穿的是农村人过年办喜事才穿的大红绸缎绣花棉袄,也很贴切。

  1994年的《活着》,小富之家少奶奶家珍的服装,多以彩条花纹为主,也和人物个性与命运走向很贴合。电影海报上的紫红色旗袍,也是巩俐最为经典的造型之一。第二年的《摇啊摇,摇到外婆桥》,是张艺谋和巩俐第一阶段合作的最后一部作品,巩俐饰演上海滩当红歌女小金宝,服饰招摇外放,艳丽浮夸,但小金宝的大红唇,却力压了那些华丽的服饰,成为巩俐造型的“主角”。

  时隔11年之后,巩俐和张艺谋再度合作《满城尽带黄金甲》,巩俐的皇后造型“母仪天下”,带着宏大的“巩皇”气场。从金色的刺绣,到凤凰牡丹的红袍,到镶满珠宝的凤袍,主色调就是极尽华贵的金色。当然,华服只是外力,巩俐多年来历练的强悍演技,才是让皇后这个角色立住的关键。

\

《归来》中的巩俐演绎中年妇女的沧桑

  2014年,巩俐和张艺谋合作《归来》,饰演失去记忆,一心等待丈夫陆焉识归来的冯婉瑜。这部电影非常平实,张艺谋讲故事的能力也炉火纯青。巩俐的服装也是洗尽铅华,都是普通中老年妇女的日常着装,不过,她等待丈夫归来,脖子上的普通的绛红色呢子围巾,却象征着冯婉瑜炽热的心,很是点睛。

  作者:落山风 编辑:崔汀 设计:姜奇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