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中国评协>名家专栏

张世英:我的学术道路

2017-03-27来源:中国文艺评论网 作者: 收藏

我首先向今天出席的每一位学者、朋友致以衷心的谢意和敬意。下面,我讲讲我的学术道路。

  如果说我还有一点学术成就的话,主要是在改革开放以后的三十多年里做出的。改革开放以后,我已经六十多岁了,就字数来讲,这三十多年来我写的文字,大概统计一下,是前三十年的六七倍。就内容来讲,近二三十年我的学术思想主要是思考两个问题。一个是哲学何为,哲学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个问题我今天没有时间多讲,只简单提一两句:一般认为,哲学是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总结,是讲最普遍规律的科学,但我以为,哲学还应该比这个更高,哲学还应该讲对这个最普遍的规律抱什么态度,用什么样的精神境界去对待,所以我认为,哲学是讲精神境界之学。

  另一个问题是中国哲学与文化的未来走向,我们的未来到底走向何方?这个要从中国的传统文化讲起,也要将其放在世界文化发展的高度来看。中国传统的东西或者说文化形态,我将其归结为“天人合一”或者说“万物一体”,这是个粗略笼统的说法,其中有漫长的发展过程。

  西方思想文化的主流传统,特别是近现代以来,我以为是“主客二分”,强调人的“主体性”。中西对比来看,中国文化强调“天人合一”,有一种和谐高远的精神境界。但是也由于强调“合一”,不重区分,对于人的个体性,对于人征服自然、征服客体的主体性就忽视了。所以中国人最首要的是重“合一”,重“一体”,这里所蕴涵的高远的精神境界,确实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优点。但是它也带来了缺点,就是:人的个性被湮没于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的群体之中,缺乏自我的独立性;自然科学不发达。这样一来,中国传统文化在科学、民主、自由等方面就有欠缺了。所以对于中西未来的发展,我一再强调要中西结合。就是说在中国的天人合一、万物一体的基础上,吸取西方的主体性思想,把西方追求自我的自由思想吸纳进来,建构成为一种“新的天人合一”或者说“新的万物一体”的更高级的文化形态,我称之为“万有相通”。我所谓的“万有相通”,不再是原始的“天人合一”那种不重个体独特性的“混沌”,而是尊重个体独特性、重彼此之不同而又相互融合的“灵通”。宇宙间的万物(“万有”)是互相联系的一个整体,各有各的个性,但是彼此又互相依存,互相隶属,互相融通。在“万有相通”的文化形态中,我们既重自我,重个性,但又不是像西方的“自我专制主义”那样一味强调一己之自我,抹杀他人之自我,而是提倡人人皆有自我,故每个人都要尊重他人的自我。只有这样,才能真正做到和谐共生。“万有相通”,是尊重他者(的自我)的哲学。

  有人问我,到底应该怎样才能走上这条道路?我现在想到,除了吸取西方主体性思想外,从我们自己这方面来说,有两点:第一点,我们常说,中国士人学而优则仕,总想当官,所谓“身在江湖,心在魏阙”。但是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当了官又很不自由。所以也就有了另一句老话,“身在魏阙,心在江湖”。心里想的是田园生活,老庄哲学,于是吟诗作赋。唐朝张九龄身为高官,却还写过“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诗句。连草木也有本心,人都有自我,我何必老求人家?中国传统士人,一般都有两面性。一方面学而优则仕,这是人的现实的要求,也就是我说的人要面对现实,但是这些士人又有超越现实的一面,总希望自由。那到哪里去找自由?吟诗作赋。中国古典诗的理论基础主要在“意象说”。叶朗教授经常讲“意象说”的美学思想,就是要在有形象东西背后的隐蔽天地里玩味无穷,从而获得一种纵横驰骋的自由。所以中国是意象说、隐秀说的思想把人引导到自由。屈原、司马迁、陶渊明、李贽都是想生发个性,但是在封建专制社会里,这些士人追求自由、想伸张个性的目的都不可能达到,其结果都冷落甚至很悲惨。我们要伸张自我,就要发扬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神。但是这些人还是受老庄思想支配,其中都有消极的方面,所以也不能完全照搬过来,还要借鉴西方主体性的思想。中国的荀子讲制天命而用之,很好,但是没有占主导地位,而西方制天命而用之,结果就有文艺复兴,就有启蒙运动。所以我觉得要发扬中国传统文化的这一方面,而去掉其中消极的那一面。

  第二点,这是从现实中体会到的。2001年,北大哲学系要我给一年级新生讲哲学导论课,送了我一台电脑。我就学着用。现在,我一天用电脑起码两三次,而且写文章都在电脑上面写了。另外,我还学会了用手机,和友人通微信。什么“微博”“微信”“微评论”等等,这“微世界”“微文化”,把人的内心的东西都能够发表出来。个人的点滴即兴之作,都可以自由表达出来。我认为,微信、微博或者说互联网引导人走向民主、自由、开放,是当前弘扬自我的一条最宽广的大道。这一条大道发展下去,我们的思想、文化会发生难以想象的变化。当然,中国“天人合一”传统的原始性根深蒂固,我们要想完全弘扬自我独立、自由本质,还得慢慢来,很难快速前进,所以我常说:中国是启蒙维艰啊。但是我觉得,这终归是一条光明大道。

  总起来说,中国文化未来走向的问题就是我上面说的这两条,一个是弘扬中国传统审美观中追求个性自由的思想,一个是拓宽网络里面的自由天地。而这些,主要还是靠年轻人。我从网络上看到,在各种思想的碰撞中,站在进步的方面,走前进方向的人,大多是年轻人。所以我觉得我们中国文化的未来,走向自由,走向万有相通,尤其要靠年轻人。

  延伸阅读:

  叶朗:当代学者的历史责任和精神追求

  张立文: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文化立命,万有相通

  仲呈祥:构建中华民族当代哲学精神的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