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引导创作  推出精品  提高审美  引领风尚

主办方: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

杂志邮箱 新媒体邮箱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特别策划

大美:中华美育精神的意趣内涵和重要向度(金雅)

2020-08-31来源:《中国文艺评论》 作者:金雅 收藏

  编者按:做好美育工作,要坚持立德树人,扎根时代生活,遵循美育特点,弘扬中华美育精神。本期特刊发陈振濂、高建平、王杰、金雅、宋修见等艺术家和专家学者围绕这一主题撰写的文章,以期把文艺界和学术界关于中华美育精神的研究引向深入。

大美:中华美育精神的意趣内涵和重要向度

  内容摘要:大美是中华美育精神的重要命题之一,与中华美学追求“美何为”的核心理论品格密切相关。中华大美之意趣,非着眼于形式化因素,其要义是对天地物我、小我大我之关系的诗性超拔及其阳刚健进的大无畏、大涵融、大自由之美。20世纪上半叶,“大”范畴生成了“大我”“大词人”“大诗人”“大艺术家”等系列话语谱系。它们和现代启蒙思潮相呼应,聚焦主体人格刚健、精神浩然、生命正大等美趣意向,突出美育的道德向度、崇高向度、自由向度等,生动体现了中华美育精神的民族传承与现代推进。梳理阐发中华美育的大美精神,是对民族优秀文化资源的挖掘,也是对当代艺术风骨精神的呼唤。

  关 键 词:大美 大我 中华美育精神 意趣 中国美学

摄影:张励(图片来源:影像中国)

  一

  大美是中华美育的重要命题之一,它与和谐等命题共同构筑了中华美育精神的核心谱系。中华美育精神聚焦以真善为内核的美的人格涵育,标举美情高趣至境的主体生命涵成,形成了富有特色的民族意趣。

  中华美育与美学同根同源,离不开民族文化的滋养。与西方自古希腊以来叩问“何为美”的认识—科学论命题相映衬,中华民族自先秦以来就探寻“美何为”的价值—人生论命题。自前学科的古典思想形态始,到学科意义上的现代理论形态,美与人的生命、生存、生活的价值关联,在中华美学中始终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崇扬大美,是中华文化与中华美学的重要价值旨趣。中华之大美,既是对象的刚健超旷之美,也是主体超越小我之束缚、与天地宇宙精神往还和合的诗性美。中华大美之意趣,究其根柢,乃“天地与我并生,而万物与我为一”[1]的浩然正大之美。“大”,不能简单将其等同于体积之大、数量之巨等形式化因素,它与西方美学中的“崇高”也“并不是同一的范畴”[2]。西方式的“崇高”美,追求“理性内容压倒和冲破感性形式”,与内容形式统一的“和谐”美往往“是对立的”。中华之“大”美,建基于中华哲学天地万物相成化生之“大道”,深具中华文化的独特印记。“‘大’者,也是‘道’(天)之义”,“在古人的观念里,‘大’是最美的”。[3]“大”是刚健正大与超旷高逸的统一,是物与我、我与他、小我与大我的诗性关联及审美生成。它并不破坏事物要素间的内在联系与整体和谐,而是通过以整体涵融局部的诗性化成,达致新的更高的更大的正大之美。“大”可以是“压倒和冲破”的超拔浩然,也可以是“和谐的统一”的诗性正大,其要义是冲破一切、升华自我、直抵大道的大无畏、大涵融、大自由之美。

  王国维曾在《孔子之美育主义》中说:“美之为物,不关于吾人之利害者也”[4]。这里的“吾人”,即“我”,即审美主体,后人据此常常把王国维解读为审美无功利论者。实际上王国维谈的是审美主体应超越美之于“我”的利害判断,而不是否定美之于人的普遍价值。“利害”作为偏正结构的语词,内含了辩证的尺度。以实用尺度的功利考量来替换利害考量,并不切于王国维的本义。在该文中,王国维又说:“无利无害,无人无我,不随绳墨而自合于道德之法则”[5]。“无利无害”指审美主体超越“我”之一己利害判断,而达“无人无我”的道德境界,实现美的道德目标。因此,王国维的美的无利害并不是康德意义上的审美无利害。在中华文化中,“道德”的最高境界乃是合于宇宙自然之大道,亦即抵达“天地之大美”。所以,中华美学的核心命题乃“美何为”,而非西方式的“何为美”。中华美学必然要走向美育,以人的审美生成为最高目标。可以说,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王国维又说:“观我孔子之学说”,“其教人也,则始于美育,终于美育”。[6]如此,“之人也,之境也,固将磅礴万物以为一,我即宇宙,宇宙即我也”。[7]我与宇宙万物融通之大美,超越了美对于“小我”之利害。唯此,大美与那些“逐一己之利害而不知返者”正相反对,是超越“有用之用”的“无用之用”。[8]前一个“用”,对“小我”言。后一个“用”,对“无我”言。“无我”之“我”,也就是“宇宙即我”之“我”,是突破了个体与宇宙之对立、实现两者和合的诗性“大我”。

  ……

  阅读全文请点击底部“登录后查看PDF完整版”

 

  作者:金雅 单位:浙江理工大学中国美学与艺术理论研究中心

  《中国文艺评论》2020年第8期(总第59期)

  责任编辑:易平

 

  ☆本刊所发文章的稿酬和数字化著作权使用费已由中国文联文艺评论中心给付。新媒体转载《中国文艺评论》杂志文章电子版及“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众号所选载文章,需经允许。获得合法授权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为作者署名并清晰注明来源《中国文艺评论》及期数。(点击取得书面授权

 

 

 

  延伸阅读:

  喜讯 | 《中国文艺评论》晋身C扩

  《中国文艺评论》杂志征稿和征集美术、书法、摄影作品启事(点击查看。学术投稿邮箱:zgwlplzx@126.com)

  《中国文艺评论》2020年第8期目录

  “美情”与当代艺术理论批评的反思(金雅)

  丰子恺诞辰120周年|回望他的艺术审美世界

  传承优秀民族文化精神 推动当代文艺创新发展




  • 中国文艺评论网

  • “中国文艺评论”微信公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