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中国文艺评论》>特别策划

谷建芬歌曲作品的艺术特色

发布时间:2017-08-17来源:《中国文艺评论》作者:魏德泮 收藏

  内容摘要:谷建芬是我国当代一位有代表性的作曲家。她从20世纪80年代以来,创作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流行歌曲,办班培养了一批享誉流行歌坛的演唱者,可谓“作品传天下,桃李满天下”。她的这些歌曲抒发了时代情感,弘扬了时代精神,成为这个时代人们的集体记忆。她贴近百姓生活,情感从百姓中来,回到百姓中去;她写歌走心,才赢得了天下人心灵的共鸣。她作曲不拘泥于技法,一切从抒发内心情感出发,善于运用各种音乐要素来塑造音乐形象,创造出了或优美或崇高形态各异的艺术美,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艺术境界。2005年以来,为了传承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拉近古代圣贤和现代儿童之间的距离,她用优美而富有童趣的旋律创作了50首古诗词歌曲——《新学堂歌》。

  关键词:时代情感 集体记忆 音乐形象 谷建芬 新学堂歌

\

  初春的阳光,撕开了云层的一角,降临在渐渐转暖的中国大地上,有一个声音对她说,一个伟大的时代已经到来,快拿起笔来写歌吧,你还等什么呢?20世纪80年代,改革开放的浪潮在中国掀起,流行歌曲作为一种崭新的艺术形式刚刚露出头角,就经受着巨大的压力,然而,这位忠实于听众的审美感受,坚持抒发内心真情的作曲家顶住了压力,迈开了她几十年如一日的歌曲创作之路,并且办班培养了一批享誉流行歌坛的演唱者,可谓“作品传天下,桃李满天下”,她成功啦!她用一首首脍炙人口的歌曲抒发了时代情感,弘扬了时代精神,她的作品成为我们这个时代人们的集体记忆,她那动人的旋律给我们带来太多美的享受,她就是今年82岁高龄的作曲家谷建芬。艺术欣赏是人类自觉的高尚的活动,人们在音乐欣赏中汲取精神力量,肯定和确证自己的本质,培养高尚的情趣。为此,我对谷建芬一些歌曲作品进行赏析。

  时代情感的集体记忆

  时代精神是每一个时代特有的普遍精神实质,是一种超脱个人的共同的集体意识。时代情感是每一个时代人民大众共有的喜怒哀乐。

  谷建芬是来自人民的普通一员,平时深入百姓生活体察人民的情绪、时代的情感,遇到能够产生共鸣的歌词,就把蕴藏在心中的情感化作音符抒发出来。所以,她的许多歌曲能够贴近大众心理,是时代精神和时代情感的写照。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政治、经济和文化环境,有一个时代大众的情感。情感存于心,看不见,摸不着,怎么记录下来,又怎么传递给别人?通过文学艺术。而音乐是诸种文艺中最直接地作用于人心的一种方式。贝多芬说过:“音乐是比一切智慧、一切哲学更高的启示。”我们从欣赏《高山流水》古曲可以体会到古人钟情于大自然的优雅、闲适的情致;从欣赏《胡笳十八拍》琴曲可以领略汉、胡音乐融为一体之妙,体会古人对山河破碎之无穷之哀和浩然之怨;从欣赏《黄河大合唱》体会抗日战争时期中华儿女奋勇抗战、保家卫国的英雄气概;从欣赏《歌唱祖国》《让我们荡起双桨》体会新中国诞生之初人民大众获得翻身解放的幸福与欢乐……

\

  春花开过,就谢了;海潮涌过,就退了。曾经打动过我们平静心湖的那些歌曲,却总也忘不了。每当播放它,哼唱它,就引起我们无限的思念,激起我们对音乐美的崭新体验。不能想象,在刚刚过去的三四十年间,假如缺失了谷建芬创作的这一批歌曲,我们的审美情感会失去多少尽情抒发的媒介,我们的审美世界会失去多少动人的光彩!因为这些歌曲曾经从这方面或者那方面抚慰过我们的心灵,给我们美好的集体记忆,给我们以精神的盛宴。这些歌曲所抒发的情感是这个时期各阶层人民大众情感的写照,因此,一时间传唱大江南北,获得广泛的共鸣。如《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张枚同词)表现出上世纪80年代我国思想解放的新鲜气息和年轻一代朝气蓬勃的豪情,它是80年代新一辈“挺胸膛、笑扬眉”自豪感的抒发,是经历过“文革十年”后人们对“天也新、地也新”的崭新时代的呼唤。又如:《清晨,我们踏上小道》(韩新杰词)有劳动者的轻松和乐观,《校园的早晨》(高枫词)有莘莘学子的幸福和自信,《妈妈的吻》(付林词)有母爱的甜蜜和温暖,《擦掉吧,伤心的泪》(赵捷词)有给失恋人儿心灵的抚慰,《那就是我》(晓光词)有游子浓浓的乡愁和对母亲深深的思恋,《思念》(乔羽词)有海峡两岸亲人久别重逢时情感的喷发,《烛光里的妈妈》有对母亲的感激之情,《今天是你的生日——中国》(韩静霆词)有拳拳爱国心、殷殷报国情,《歌声与微笑》(王健词)有轻松活泼、欢快热烈的情绪……什么是时代情感?时代情感就是由这点点滴滴人民大众的思想情感汇集成的,它是大众情感的风向标,代表了这个时代的正能量。时代精神则是这时代情感焕发出的夺目光彩。人们常说精神可以变物质,我想,这些歌曲给广大人民群众精神上的激励、鼓舞、抚慰和温暖,真不知激发出了多少改造世界的力量!

\

  为什么谷建芬这些歌曲一诞生立即能在中国大江南北广泛传唱?像她亲手栽种的绿树,蔚然成活,茁壮成长,荫庇大地。因为她抒发的是人民大众的情感。她的情感从百姓中来,通过她这位作曲家的手,把这情感运用由固定音高的声音作为媒介表现出来,回到百姓中去;因为她写歌走心,才能赢得天下人心灵的共鸣,才能够得到人民大众的欢迎。黑格尔说,“审美带有令人解放的性质”,人们通过歌唱这些表现自己内心情感的歌曲获得了心灵的解放,从而产生美感,即席勒说的一种“自由的快感”。

  一个艺术作品,要让老百姓喜欢,靠行政命令是不行的,靠媒体炒作也不行。当年写这些歌曲的时候,谷建芬只是中央歌舞团一名普通的创作员,没有任何特权。她按照好歌要有好歌手演唱传播的艺术规律,1984年至1989年谷建芬和她的丈夫邢波两人顶住压力创办了“谷建芬声乐培训中心”,培训歌手五十余人,包括苏红、毛阿敏、李杰、解晓东、那英、孙楠等一批享誉国内外流行乐坛的著名歌手,通过他们推出了一首首歌唱真善美抒发时代情感的新歌。

  从心所欲,不逾矩

  音乐的物质媒介是声音,有固定音高的声音,具有非语义性和非具象性的特点,它不是某种外物的符号,也不是它的相关体,而是作曲家思想、情感、愿望、理想的物态化、对象化。音乐中的声音不能像文字那样表达人们可以了解的语义,也不能像绘画、雕塑、舞蹈、戏剧与影视那样给人具体可感的形象,有如刘勰说的:“予欲虑之而不能知也,望之而不能见也,逐之而不能及也”(《神思篇》)。但是“非具象”不是无形象,艺术家塑造的是艺术形象。作曲家是通过音乐形象来抒发感情的,音乐形象是作曲家“意象”的外化。“音乐中特定的音乐语言与特定的情感内容具有某种必然的不可分割的联系;它的内容与表达手段二者关系上的确定性,使得音乐具有普遍可传达性;民族语言不相通的人,也可以通过音乐产生共鸣。”[1]应当说,音乐形态是感情形态的最佳对应物。

  不同的声音有不同的性质、特点和作用,会产生不同的音乐形象。每一种音乐要素的每一种用法,都影响到音乐形象的塑造。谷建芬正是由于有深刻的生活体验,又执着于作曲技巧的不懈探索,才达到“从心所欲,不逾矩”的艺术境界。

  节奏是音乐的形式要素之一,它是作曲家塑造音乐形象的重要手段。强弱有序、疏密有致、快慢相宜的节奏,给人们带来节奏美的享受。谷建芬在《年轻的朋友来相会》中,运用了3/4、4/4与2/4的复合节拍,歌曲前四拍是三拍子,“强弱弱”的节奏型通常是圆舞曲选用的,但是,这首歌曲要塑造的是四面八方年轻朋友来相会的音乐形象,所以,接下来三小节换成“强、弱、次强、弱”的四拍子,以及一小节“强弱”的二拍子,让听众感受到各路人马汇聚而来,在春光里朝气蓬勃群情激奋的形象,其中的韵味跟圆舞曲是不一样的。这就是作曲家为了塑造音乐形象对节奏作了灵活运用的结果。

  “重复与对比”是形式美的一条法则,是“对立统一规律”在艺术创作中的具体表现。音乐是听觉艺术,声音稍纵即逝,为了给听众增强印象,加深记忆,更好地感受美,重复是必要的。但是,只有重复,没有变化,也会使音乐显得单调,让听众产生审美疲劳。人们在审美中具有探究心理,内容与形式上的新颖和陌生会给听众带来刺激。所以,对比就是一个好方法。《那就是我》就很好地运用了重复与对比的方法。这首歌曲抒发思念的情感,前奏是阶梯式下行的旋律,表达急切的心绪。全曲分为三个部分,第一部分四个乐句,第一乐句节奏自由舒缓,把对故乡深切的思念之情娓娓道来,第二乐句旋律下行八度到全曲最低音“3”,思乡怀土之情更加深沉,其中两个切分音与前面节奏展开对比,把“歌唱的”“水磨”作了细致的刻画,第三乐句在对妈妈亲切的呼唤“噢,妈妈”之后,紧接着十六分音符的节奏使思亲情绪显得更加急切,第四乐句分别用 i、7、6 三个落音反复吟唱“那就是我”,音高一层层向下递减,情感却一步步更加深沉。第二部分是个对比乐段,整个乐段在高音区进行,第一部分第二乐句的旋律在这里提高八度作变化重复,进行了两次,然后通过高音区连续的十六分音符作过度,用高音区的 3、5、7 三个落音吟唱“那就是我”把情绪推向高潮。第三部分是第一部分的重复,节奏渐慢,情绪舒缓,余音悠远……这首歌曲就是多次运用节奏、旋律、音区上的重复、变化重复与对比,使情感的发展层次清晰鲜明,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引起广泛的共鸣,成为一首经典作品。

\

  从艺术美的形态看,如果说歌曲《妈妈的吻》《思念》《那就是我》是优美的话,电视连续剧《三国演义》片头曲《滚滚长江东逝水》(杨慎词 谷建芬曲)就是崇高美。它是一种宏伟的壮观的美。歌词借叙述历史兴亡抒发人生感慨,歌曲豪放而含蓄,高亢而深沉,创造出一种高远而苍凉的意境,抒发着豪迈、悲壮而旷达的情怀,听了令人荡气回肠,引起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曲调融入了谷建芬对社会生活和生命本质的深刻感悟。正如谷建芬自己所说:“在音乐中倾诉了我一生中许多的感叹。音乐一开始,走进了一种意境,悲凉了些、深沉了些、沧桑了些,我借助《三国演义》开篇那句‘滚滚长江东逝水’抒发了我自己的内心感受。这是几十年来对人生的另一层次的真实感受。”旋律为羽调式,二部曲式结构,节奏稳健。第一乐段起句有如江岸上劈空响起长者一声长叹,四拍“3”把感叹拖得很长,二句承此情绪,又一个四拍“3”把历史沧桑、人生悲壮统统迸发出来,第三乐句用上半拍休止符,似在刻画低头回顾之状,第四乐句歌词“青山在”与“夕阳红”展开对比,曲调也在高音区和低音区之间对比,出现最低音“3”,此情有几分无奈,几分悲凉。间奏是第四乐句的重复,引导人们对人生价值的思考,接下来的第5、6乐句,描写一位“白发渔樵”以超然的人生态度,“惯看”秋月春风,呈现出几分恬淡,几分旷达。曲调先在“2、3、6、1”几个音中缠绵、反复,然后跳进到“6”和“3”,进入第二乐段:好在有朋自远方来,举杯且谈且笑,带来几分慰藉,几分痛快! 旋律中一个切分音结合几个高音把情绪推向高潮,“笑——谈——中”三个字是全曲最高音、最长音,这两个乐句重复了一次,全曲在气势恢弘、撼人心魄的高潮中结束。歌声停了,人们的情绪还久久未能平静。这就是崇高美带给人们的巨大震撼力。

  传承经典的《新学堂歌》

  2005年以来,谷建芬开始为古诗词谱曲,至今已经为孩子们写了50首。她是受20世纪初期“学堂乐歌”的启发写这些歌的,所以把这些古诗词歌曲命名为《新学堂歌》。《新学堂歌》优美的旋律、童趣的表现,拉近了古代圣贤和现代儿童之间的距离,让孩子们更快乐地亲近中国传统文化。这些歌曲像清泉一样流进少年儿童心中,滋润其心灵,培养其情操,对他们的健康成长发挥着潜移默化的作用。是什么动力使她在70岁后这样专心致志地为孩子们谱写《新学堂歌》呢?2004年,时任副总理吴仪的一句话触动了谷建芬的心:“不要光写大人的歌了,你为孩子们多写些歌吧。”这对谷建芬触动非常大,她说:“我有责任用自己的真情和努力,为孩子们创作出更多他们爱听爱唱的歌曲。” 就是出于这样一种社会责任感,为了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得以更好的传承,她谢绝了很多社会活动,一直潜心创作。她觉得“为孩子们创作是一个净化心灵的过程”。

\

  《新学堂歌》50首歌曲用中国民族调式写成,有的旋律采用了民歌元素、古曲元素,具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和中国气派。古诗语言短小,却有丰富的情感和深邃的意境,要谱写出准确的音乐形象和悦耳动听、好记好唱又充满童趣的旋律,不是一件易事。谷建芬说:“为古代经典诗作谱曲是一个跟传统文化对话的过程,调式、节奏、风格都要有精准的拿捏。”要使旋律契合古诗词的神韵,又不能只停留于古代的意境解读,要写出当代特点。伴奏配器上,在使用琵琶、古筝等古典乐器和现代管弦乐的基础上,又配合吉他等流行乐器,力求古今契合。创作中,她几乎调用了她所有的专业积累和人生体验,创作过程带给她的挑战超过以往任何一次创作,丰富的人生阅历为创作提供了不竭的灵感源泉。如:《读唐诗》旋律优美、清纯,抒发出少年儿童喜爱唐诗、赞美唐诗的情感,引导人们不知不觉地沉醉在唐诗优美的意境中;《春晓》创造出清新、活泼、一派生机的春天意境,抒发出人们对春天喜爱的心情以及对花儿凋落的惋惜情绪;《静夜思》音乐中的凄婉、忧愁情绪直接撞击你的心灵,无论你是否听懂歌词,听着音乐就把你带入孤清的秋夜、游子思乡的意境中。此外,《寻胡隐君》抒发乘船赏花看景轻快活泼的心情,《元日》表现热闹、欢乐、万象更新的喜庆气氛,《七步诗》抒发如泣如诉的哀怨和悲伤,《出塞》描绘古代守卫边关将士昂扬而悲壮的爱国情感,《三字经》曲调明快的节奏、活泼的情趣,提高了儿童演唱记诵的兴趣,《弟子规》温和、柔美的旋律,把伦理、规范娓娓道来,让儿童在演唱中得到熏陶和教导……这些动人的歌曲不仅成为我国乐坛的经典之作,也是世界乐坛一颗闪亮的明珠!它是82岁高龄的作曲家谷建芬送给千千万万孩子们的一份丰厚的礼物。

\

  *作者:魏德泮,福建省音乐家协会副主席,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

  *责编:杨静媛

  [1] 程民生:《音乐美纵横谈》,上海音乐出版社,2000年,第22页。

《中国文艺评论》2017年第7期 总第22期

 

       延伸阅读(点击可看):

       微评文艺晚会《在党的旗帜下》:音乐书写我军光辉历程

       访《红楼梦》曲作者王立平:作曲家应以天下为家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