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艺术学与美育

艺术该如何教:照样画瓢或自由涂抹?中国文艺评论网实名认证

发布时间:2016-10-18来源:澎湃作者: 收藏

  艺术如何去教?如何能教好?学习艺术,还有什么乐趣?经过“虎狼训练”的人,已有一手作画“模式”,手势深刻固定,又如何去体会、理解前人成果?又如何热爱曾经让艺术变得激动人心的伟大作品?

\

美术高考评成绩现场

  今年美术高考,评成绩现场几成奇观。几万张考试作品平摊,评卷老师拿着棍子指点,及格或不及格,几秒钟决定。不知这样能否辨识好学生?况且作品千篇一律。

  正因为考试如此,所以,几乎所有考美术的学生,都要经过“虎狼训练”,在各种升大班突击作画。升大班有明确目标,考广美还是考国美甚至央美,各有不同作品示范。甚至有了,比如,央美油画系的特殊颜料,或国美版画系的特殊颜料,不用调配,灰一号,灰二号;以及不同型号的笔,估算画一张脸大概二十来笔,画作就可胜考。只有一点是相同的,不许考生研究艺术史上赫赫有名的作品,因为,研究越多,越会败考。照此培训,还“虎狼”,长此以往,绘画还有什么意思?所以,我以为,人们对绘画的兴趣,那种发自本能的爱好,是让升大班给弄掉的。而且,我还发现,凡办升大班成功者,都不是美院老师,多是在美院读本科的人,少数几个或者还有研究生学历。这意味着,研究艺术越深,造诣越高,就越没可能去做这一类生意,教初级入门的艺术生。如此一来,艺术又如何去教?如何能教好?学习艺术,还有什么乐趣?经过“虎狼”的人,已有一手作画“模式”,手势深刻固定,又如何去体会、理解前人成果?又如何热爱曾经让艺术变得激动人心的伟大作品?

  这说明,今天学习艺术没有意义,不学也罢,花了很多时间,固定了手势不说,还弄坏了眼,看不出好东西,面对名作竟然视而不见。

  最近有机会随两位中国艺术家到英伦考察水彩艺术教育。因为事先有联系,受到对方邀请,所以来到之后,受到热情招呼,主人介绍学院教学情况,带我们参观学校环境和工作室。和中国美术教育最大的不同是,这里不教传统绘画,更没有国油版雕的划分,没有水彩画教研室之类的设置。英国老师说,他们以教艺术观念为主,学生大多都搞当代。我观摩学生作品,确有一种发乎内心的自由感,不过看多了,却发现也比较单调,是一种内模仿,像社会上正在流行的趣味甚至形式。比如所谓“坏画”,就是装着不会作画的样子,信手涂鸦而已。

  其实,同行都知道,中国艺术教育问题很大,其中最严重的是所谓写实,有一套固定方法,已经存在了大半个世纪,是徐悲鸿和前苏联画法的奇特混合物。以画种分科就是其中的遗产。聪明的老师不愿让学生学自己,希望保持他们的兴趣,鼓励他们按照个人见解去涂抹,去寻找独创甚至原创。呆板老师则具体教画法,做底、起稿、染色、处理轮廓,等等。画下来就是一个老师样,是老师画作的“简单版”。

  这真是让人纠结,做聪明老师,还是呆板老师?做涂抹的学生,还是模仿的学生?聪明不是一种方法,独创与原创无法认证,弄好了成大家,弄不好一辈子糊涂,还以为有才气。模仿肯定是一种方法,上手以后就会画出和老师差不离的画,但如何摆脱,却很无解。可能还不想摆脱呐,因为能卖钱。

  最后结论是:艺术不可教!艺术是领悟,是智性,是突然一闪念间的莫名的狡猾。甚至,艺术什么都不是!什么都不是的艺术,又如何去教?

 

  延伸阅读:

  中国文艺评论网专题 · 艺术学与美育

  艺术+教育,培育“未来观众群体”

  中国画教学中的临摹、笔墨、程式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