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注册登录

首页>艺评现场>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研讨会

李准:文艺评论界对《平凡的世界》的关注超过了《红高梁》

发布时间:2015-06-29来源:澎湃新闻网作者: 收藏

  【编者按】3月27日,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上海市委宣传部、北京市委宣传部在北京联合举办电视剧《平凡的世界》研讨会,来自北京、上海、陕西的相关领导和学者出席了研讨会。以下为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的名誉主席李准在研讨会上的发言摘要。

  李准:很惭愧让我先发言。第一点,《平凡的世界》从小说到今天的电视剧,已经成为整个文艺界非常值得关注和研讨的一种现象。这种现象对我们文艺事业的发展是有深度的启示意义的。《平凡的世界》在我看来有三个主题,一是年轻人的成长,二是中国农民乃至整个农民的命运,三是一切善良的、诚实劳动的人,在人生转折关头应该作出怎样的选择。这三大主题从时间来讲是永恒的,任何一个时代都存在这个主题,从空间来讲是普世的,是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民族都是时刻要面临的。《平凡的世界》小说了不起,首先它紧紧地抓住了三大主题,通过孙少平、孙少安弟兄二人为主的经历,非常好地揭示了这个主题。

  写这个主题的人很多,为什么《平凡的世界》能取得这样的成功?我想最大的原因就是优秀的艺术家到电视剧,从路遥到电视剧的改编,一个优秀的艺术家要在现实中把对生活的对人民的真诚真实的追求贯彻到底,只要它能贯彻到底,在抓住现实的同时,实际上就在拥抱内容。人们只能在现实中追求永久,只能在局部中追求无限。我觉得路遥的《平凡的世界》和这次电视剧的创作成功就是做到了这一点。

  1985年前后,反思文学、改革文学、乡村派、意识流等各种流派很多,很多的作品被炒得很红,有些到现在还留在文学史上。但是像路遥《平凡的世界》这样一部作品,30年前产生,当时默默无闻,开始发出来很困难,也没有很大反响,但是获奖之后大家越看越有味道,评价越来越高。这个电视剧当时有人担心路遥的散文诗语言能不能改编,改编以后如何,开始也并没有多少人看好,但是播出之后,时间越长,它的发酵越大。

  我这里简单说,不仅是电视剧多方关注,文学评论界对它的关注度,特别是发表的评论也超过了《红高粱》的改编。从观众和读者,不论是农村读者还是大城市的观众,不论是老年中年还是青年,都从这里面发现自己和时代的联系,发现自己和主人公的关系。这个现象确实非常值得人们思考。

  路遥当时经济困难,当时我在文艺局,专门给陕西省委宣传部打了电话,我说不能让路遥背着债这样艰难创作。看着《平凡的世界》的30年后,我马上就想到几个人。想到梵高的《向日葵》、司汤达的《红与黑》、曹雪芹的《红楼梦》,包括蒙克的《呐喊》,现在已经炒到几个亿了,当时有几个人看好?我想起了马克思的一句话,“弥尔顿创作《失乐园》像春蚕吐丝一样是出于本能。”这个话到今天仍有意义。

  所以事实证明一个真正的艺术家,只要在现实生活中把对生活的真诚贯彻到底,他的作品就有可能走向永恒。路遥这个作品当然现在还只有30年,但我相信这个作品包括电视剧还能经得起更长时间的检验。多少年以后我们回头还可以看这部电视剧。

  第二点,我觉得这部电视剧对于原著,路遥的《平凡的世界》这是经典,我是主张经典考验再长一些,起码是五十年。我的主张很简单,一个是忠于原著的基本故事框架,二是忠于原著的人物的定位和命运走向,三忠于原著的基本主题。这个电视剧完成出来,这三个都是忠于原著的,没有增加人物和改变主要的人物命运走向。电视化后,矛盾冲突有一些更集中,还有很多画面,下了很大的工夫。总体是成功的。

  我在这里头特别感兴趣的是两点:第一个,电视剧把原著中一些精彩的细节,都电视化了。如果没有这些细节,所谓忠于原著很可能就落空,因为细节是灵魂,细节里出魔鬼。第二个,我特别感兴趣的就是,原著中路遥忠于生活,敢于直面生活中的挑战。电视剧把当时看似不经意,实际是很深刻的东西,改编接过来了。这是当时小说中看似不经意的部分,电视剧都抓住了。我认为这两点是路遥的小说的生命力强大的一个方面,如果没有这方面,那它的生命力就要减弱很多。这两个部分抓得不错,你究竟做什么样的选择,孙少平那样的选择,孙少安那样的选择,这些到现在仍然在考验着每一个人。

  先富的人们,自己时刻都在面临着这样的选择。先富了以后怎么办,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和共同富裕什么关系,没有共同富裕还叫不叫社会主义。我当时在《光明日报》讨论一件事,说党中央的政策允许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共产党员特别是党的领导干部要不要带头个人先富起来,党员分成了两派吵了两天没有结论,实际上这个问题现在还是要继续争下去,说明路遥作品的穿透力,它的深度的东西,我觉得这点是很成功的。

  刚才说的这两个问题,电视剧的表现深入,我想不用分析了。多少有一点太容易地放过去了,特别是小翠那个事情,这么一下就过去了,这本来应该发挥电视剧的优势。电视剧的讨论非常热烈,本身说明了电视剧的内容的丰厚,批评小说的也有,那个批评我是同意的。这种讨论本身就说明了它的内容的丰厚和引起人们思索的深入。

  在我看来文学界有一些批评总的来说是很有道理,也有一些我觉得是过于苛求了。陕西方言没有人计较是关中话还是陕北话,这个关系不太大,要不要说普通话,有争议。有一些改动,我是很同意的,比如增加了少安跟秀莲恋爱的过程。小说中孙少安的性格逻辑发展的轨迹,他内心的东西,这个可以探讨。诸如此类的还有一些,但是总体这个改编是成功的。

  现在能够做到像《平凡的世界》这样忠于原著的作品不是很多。

中国文艺评论网,扫描二维码关注中国文艺评论网(http//www.zgwypl.com)